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三O‧五

如貓咪所「安排」般,午飯後,石切丸到達大廣間,亦立刻明白一切。溫和的神刀大人雖沒生氣,但想以「祝禱工作較重要」為由離席,旋即被笑面青江拉住:


「噯呀……真的不看嗎?聽說是另一個本丸的我的演出。」大脇差淡淡地笑:「就,只有『我』一個。」


一振好乖好乖的大太刀,立刻找一個最好的座位(僅次於主君)坐下。


審神喵悄悄跟大家比拇指。


喵,表演當然重要,但看老實的大太刀的反應也很重要。


大家從沒想過,石切丸會有如此豐富的表情。


緊張、安心地笑……


還有,會哭、會流淚……


中午的一場只有距離很遠的全景版本,不過已足以令大太刀情緒不斷起伏。


最後就連愛吃BL的貓咪也不忍心,待表演結束後,靜靜帶大家離開大廣間。


「我快被勒死呢,我的御神刀大人。」


環抱着大脇差的手卻沒放鬆。


「御前大人,我感到痛耶……請放輕一點,否則我會壞掉。」笑面青江沒自己的話下註腳,反而再次強調:「真的會壞掉。」


「抱歉……」石切丸終於反應過來,手放鬆又再抱緊:「裡面說的事,是否真有其事?」


「呀呀~~」大脇差決定暫時不再「掙扎」,順從地窩在伴侶的懷裡,感受越收越緊的手臂:「會痛呢,御前大人。」


手臂再一次稍為放鬆,這次沒再緊箍。


「其實,我主要回去京極家。」笑面青江低聲安撫:「呀……只是,那種想法嘛……嘿,已是過去的事……」


「青江……」


「幸好,有你在呢。」笑面青江的語氣裡有着甜蜜的笑意:「我的御神刀大人。」


「嗯?」石切丸彎下腰,枕到笑面青江的肩上,細聽他的話。


「心裡有屬於自己的御神刀大人,無論何時也感到有人在背後支持。」笑面青江頓了頓,不自覺地輕笑幾聲:「呀……或者,是人類常說『有家可回』的感覺。」


手臂又一次收緊,不過這次沒弄痛對方。


「噯呀,我說啊,我這個呆笨的御神刀大人。」


「嗯?」


「我們應該讓出地方,聽主人說,晚點還有一場可以看到近鏡的演出。」


笑面青江聽到後面的大太刀在嘆氣。


「捨不得看,可以回去休息……兩個人一起。」笑面青江反認為對方比自己更需要「照顧」:「好嗎?」


聽到答案前,大脇差發現自己「騰空」而起,意識到是甚麼一回事的那刻,臉頰驟然變紅:「等等……現在是白天……」


「不會放手。」石切丸平靜地宣告自己的決定:「一起回去,我們『兩個人』。」


兩刀走遠後,走廊的轉角探出一堆頭。


「喵……回房間喵……」


「主人,我勸妳不要跟上去偷窺……」亂藤四郎示意背後某振正準備……呃,晚了一步。


拎。


扛起。


「喵喵喵喵喵?!」


大家揮爪向審神喵道別,胡亂惹惱近侍,不是聰明刀所為。


幸好短刀最後有放過貓咪,讓她看傍晚那場表演。


「咦?石切丸和青江呢喵??」表演開始前,貓咪四處張望找刀。


「似乎不在。」藥研藤四郎抬頭環顧四周:「要我去請他們來嗎?」


晚飯同時在大廣間吃,如果不表演,可以用一邊的餐盒盛戴自己要吃的食物到房間或飯廳吃。可是,若完全不出現,有可能出現沒飯吃的情況。


「不用,暫時不用。」貓咪搖搖頭:「表演開始呢,回頭找人準備一份……啊……大家??」


「我們在準備笑面先生和石切丸大人的飯盒呢!」亂藤四郎揮揮手:「放心,表演結束後,我們會把握時機送去他們的房間呢!」


「拜託你們。」


「惟一可惜他們無法看到近距離拍攝的版本。」


「明天有重播,到時給他們帳號,讓他們私下靜靜看喵。」


「那我們呢?」


「……過幾天有回看功能,貓上班後,你們隨便用貓的帳號。」


「是!謝謝主人!」


看來這表演加深他們之間的了解呢,可惜無法偷看(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嘛,說的時候就是不錯。不過嘛……」加州清光戳戳他的耳環:「雖然我知道大變態一向會在聖誕節送點甚麼,但,現在送的話,外面大概又會瘋起來。」 「送的禮物似乎不易設計。」歌仙兼定點頭:「男性可用的飾品有太大差別,代表不同的心情。」 「吶,不用擔心耶。」亂藤四郎笑起來:「主人不是很會做小小的東西嗎?那個笨蛋哥哥沒少收過,質素,還有適合男性作飾物等,我絕對相信有一定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第二回合,是首飾,或者是任何可以用上那些玻璃珠、一大堆晶石的飾物。 導師當然不只一位,不過嘛,審神喵一秒「黏」過去就只有一位。 「喵,源也來了呢,教教貓嘛~~~~~」有貓撒嬌模式全開,輕搖着尾巴坐到源清麿旁邊。自一開始已坐在一旁的水心子正秀瞬間彈起來,惟片刻因為源清麿的笑容和微微點頭的動作而坐回梳化上,向源清麿點頭作回應。審神喵當然沒錯過這段小小的BL福利時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參加人數遠遠比想像中少這點,叫亂藤四郎感意外。 或者說,除了「參觀」布料時還多少混着看熱鬧、好奇的刀劍男士外,到正式報名參加「面試」時,很自然已只「剩下」不用「面試」都會知道是高手的幾個。 省很多時間呢。 同樣也代表要準備各種比賽、派對的另一邊,是各刀劍男士是自願到那邊幫忙準備,而且,在不知是誰的「宣傳」下,比平日更用心,好像說要為努力「清減」存貨,辛苦製作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