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三六

「喵,開始佈置呢~~」貓咪正不甘心地緩慢「爬」出門的時候,看到庭園很熱鬧:「祭典模式?」

「嘻嘻,當然!」愛染國俊自豪地揉揉鼻尖:「保證是我得意之作啦!祭典呀!祭典!」

「喵,的確呢~~」貓咪笑了幾聲,然後見證「奇蹟」:「明石醒來了?!」

「啊,對呀。」紅髮短刀笑起來:「而且不用阿螢丟醒。」

貓咪瞪大眼:「實在太讓貓震驚呢喵。」

「喲,我也覺得震驚呢,大將。」佻皮的尾音讓貓咪身體一抖,在她有意識掙扎前身體已經凌空。

拎起、扛上肩、開門、丟、噗啪、關門。

……

「藥研正壞刀呀喵!」

「快將遲到,卻只顧罵我,大將實在叫我驚訝。」

一隻貓咪乖乖去上班,嗯,帶着淚那種。

「要幫忙嗎?」近侍刀回頭,帶着「工作模式」的笑容:「只有你們兩個可能會趕不及。」

「大家,還有國行會幫忙,就請近侍大人放心啦!」愛染國俊笑起來,但笑容比平日牽強。

「明石先生……在幫忙?」

「……我知道。」愛染國俊抓抓頭:「雖然不用丟醒,但似乎嘛……」

某太刀一面「幫忙」, 一面喃喃自語說自己今天應該是主角之一。

「呀呀……」藥研藤四郎搖搖頭,理解對方不想「工作」的心情,只是,別人的家事,貿然插手又好像不合禮數,可是嘛……

聽到眼前短刀打算叫他兄弟過來用「武力」解決,又不是他願見。

「國俊君……」在螢丸「執行家法」前,藥研藤四郎悄聲叫他們到自己身邊耳語幾句。

「真的有效?」愛染國俊一愣,不大相信效果。

「有一試的價值,不試試看?」

「直接用摔會較快。」螢丸只想儘快解決。

近侍刀感到自己無法制止「慘劇」,笑笑後以工作為由先行離開。

「我去摔國行。」螢丸見近侍刀已退場,捲起衣袖準備丟刀。

「阿螢。」愛染國俊拉住他:「試一次?」

「啊?」

「反正不行再摔再丟也可以啦。」愛染國俊瞇眼大笑:「就多留國行幾分鐘命。」

「也好。」

兩刀找來幾件要掛的掛件,彼此對望一眼、點頭,實行「計畫」。

「不……不夠高……」螢丸努力揮手,可惜因為身高關係,那件掛件完全無法掛到掛勾上。

「喲嗦,讓我來!」

嗯,身高沒高多少,結果當然一樣,尤其他們兩個沒想過要跳高或找梯子。

「阿螢,不如你站到我肩上試?」短刀蹲下,拍拍自己肩膀。

「好。」

!!!

來派的機動,可是很「有名」呢。

明石國行高速跑來搶過螢丸手裡的掛飾再掛好,前後不到三秒。

「我幫忙,不准爬高。」太刀難得認真。

「嘻嘻,那就拜託國行喲!」

原來近侍大人的辦法真的有效呢!嘿嘿,今晚的宴會一定趕得及!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