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三九

「主殿,請稍停玉步。」剛回到本丸的審神喵,在踏足往樓上房間的階梯前被叫住。

三日月宗近。

叫「主殿」的時候,肯定另有所圖,而且不會是加州清光那種想哄自己買指甲油那類可愛的原因。

「說。」審神喵回頭的一刻,眼神已完全不一樣。

藍色的華麗太刀輕笑。

這位「小姑娘」太不會隱藏心思,不過,正合我意。

「記得早前亂君曾舉行一個談論表演的活動。」三日月宗近不動聲色,維持合度的態度:「老爺爺當時或未聽真,因而錯過。聞說當日邀請有趣的人,只是一直未見主殿為其作任何感言,現在回看實感可惜。」

果然被發現。

看來那天亂藤四郎確很細心挑選「賓客」,不知到底是那孩子的決定,抑或是自己那個聰明的近侍的「要求」。

「大家興緻勃勃聊劇情,為之後播映作準備而已。」審神喵沒收起警戒的表情:「記得昨夜已是最後一齣作重溫的最後一天……三日月,若你有意與大家討論各演出,可自行邀請合意之刀劍參與,這點自由,本丸還未至於會規限。」

「哈哈哈,主殿難道會有拑制言論之舉?」

「三日月。」審神喵頓了頓:「既然知道,就請三日月自行邀請客人……」

咚咚咚……

「大將。」原已上樓為貓咪準備入浴更衣之物的近侍匆匆下樓,借說話之機,擋在審神喵前面:「熱水、衣服已準備,請大將先回房梳洗以防瘟疫。」

「近侍大人事事小心,甚好甚好。」

「世局多變,及早提防為應份。」藥研藤四郎擋住路讓審神喵可以「逃走」:「這點,相信三日月『大人』比我更清楚。」

「哈哈哈,既然主殿需要回去梳洗,老爺爺就先行告退……嗯……那個甚麼『討論會』,就看看老爺爺是否有空處理吧。最近和小狐有各種要事要辦,以現世說法大概是『busy』……哈哈哈,失陪了,小狐在等我。」

確定三日月宗近走遠,藥研藤四郎才一步一步慢慢退回房間。

「貓,沒事嗎?」見貓咪仍坐在梳化上深呼吸,藥研藤四郎急步上前慰問。

「沒事,只是嚇一跳。他在打聽早陣子亂那個討論會的事……那天他不在場,是你要求?」

藥研藤四郎搖搖頭:「我只跟亂說,要看起來像很普通的討論會。其他人會到,大概是因為之前的事令他們猜到事情並不簡單。不過,我相信亂在邀請其他刀劍時,多少會注意用詞,以『捕捉』合適的刀選。」

「難怪三日月會覺得自己『錯過』好戲……」貓咪甩甩頭:「貓先去洗澡冷靜一下頭腦。」

「嗯。」

「今天是星期一……麻煩……」審神喵站起來,邁步前再望向自己的近侍:「要拖到周末可能很困難。藥研,如有必要,一切交給你處理,包括召開軍議。」

「是。」

暫時……先這樣決定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