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三九

「主殿,請稍停玉步。」剛回到本丸的審神喵,在踏足往樓上房間的階梯前被叫住。

三日月宗近。

叫「主殿」的時候,肯定另有所圖,而且不會是加州清光那種想哄自己買指甲油那類可愛的原因。

「說。」審神喵回頭的一刻,眼神已完全不一樣。

藍色的華麗太刀輕笑。

這位「小姑娘」太不會隱藏心思,不過,正合我意。

「記得早前亂君曾舉行一個談論表演的活動。」三日月宗近不動聲色,維持合度的態度:「老爺爺當時或未聽真,因而錯過。聞說當日邀請有趣的人,只是一直未見主殿為其作任何感言,現在回看實感可惜。」

果然被發現。

看來那天亂藤四郎確很細心挑選「賓客」,不知到底是那孩子的決定,抑或是自己那個聰明的近侍的「要求」。

「大家興緻勃勃聊劇情,為之後播映作準備而已。」審神喵沒收起警戒的表情:「記得昨夜已是最後一齣作重溫的最後一天……三日月,若你有意與大家討論各演出,可自行邀請合意之刀劍參與,這點自由,本丸還未至於會規限。」

「哈哈哈,主殿難道會有拑制言論之舉?」

「三日月。」審神喵頓了頓:「既然知道,就請三日月自行邀請客人……」

咚咚咚……

「大將。」原已上樓為貓咪準備入浴更衣之物的近侍匆匆下樓,借說話之機,擋在審神喵前面:「熱水、衣服已準備,請大將先回房梳洗以防瘟疫。」

「近侍大人事事小心,甚好甚好。」

「世局多變,及早提防為應份。」藥研藤四郎擋住路讓審神喵可以「逃走」:「這點,相信三日月『大人』比我更清楚。」

「哈哈哈,既然主殿需要回去梳洗,老爺爺就先行告退……嗯……那個甚麼『討論會』,就看看老爺爺是否有空處理吧。最近和小狐有各種要事要辦,以現世說法大概是『busy』……哈哈哈,失陪了,小狐在等我。」

確定三日月宗近走遠,藥研藤四郎才一步一步慢慢退回房間。

「貓,沒事嗎?」見貓咪仍坐在梳化上深呼吸,藥研藤四郎急步上前慰問。

「沒事,只是嚇一跳。他在打聽早陣子亂那個討論會的事……那天他不在場,是你要求?」

藥研藤四郎搖搖頭:「我只跟亂說,要看起來像很普通的討論會。其他人會到,大概是因為之前的事令他們猜到事情並不簡單。不過,我相信亂在邀請其他刀劍時,多少會注意用詞,以『捕捉』合適的刀選。」

「難怪三日月會覺得自己『錯過』好戲……」貓咪甩甩頭:「貓先去洗澡冷靜一下頭腦。」

「嗯。」

「今天是星期一……麻煩……」審神喵站起來,邁步前再望向自己的近侍:「要拖到周末可能很困難。藥研,如有必要,一切交給你處理,包括召開軍議。」

「是。」

暫時……先這樣決定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哇哈哈,怎麼大家都是一副在戒備的樣子?不過是我們這些前政府職員很久沒聚會,希望各位很有愛地帶同重要的人一起出席而已。」提出開茶會的一文字則宗搖着紙扇大笑,見氣氛沒太大改變,就順道自嘲一下希望可以緩解僵硬的氣氛:「小子們的世界果然不適合老爺爺,哈哈,大家都是一雙一對……」 「請則宗大人不要誤會,江雪大人為吾修行伙伴,若被虛妄之言所傷非吾之所願。」 「無妨。」江雪左文字制止地藏行平輕率斷言「監察官大

撤退後的審神喵意外地被其他刀劍攔截。 「喵,你這個變態的瘋狂科學家不准亂做實驗!」聽到攔下她的刀劍男士=南海太郎朝尊的話後,貓咪幾乎想咬刀:「酒的話,你自己不懂去買嗎?」 「嘿,老師打算在網上亂買,所以我已封鎖他的財政。」肥前忠廣以沒太大起伏的語調道出身邊的打刀會興起找審神喵討酒用的原因:「差點被他嚇死,好像打算買一些看就知道危險的東西。」 「忠廣,不是說在主人前也可以和平日那樣叫我的名字嗎?」南

「別動,打劫喵,拿出貓要的酒來!」審神喵沒說謊,真的帶天保組去「搶劫」,開門的壓切長谷部先是臉色微帶怒意,聽到「打劫」目標後愉快地笑起來:「主上,請不用自眨說要搶我們的財物,我們是屬於主上的刀劍,主上需要甚麼自當為主上奉上。」 「嘿,那是因為這隻貓咪不是要你的東西,你才會說得那樣大方。長谷部,換這隻貓咪問你拿你的東西時,你再那樣說吧。」 「誰准你亂說,我現在命令你把所有酒拿出來供主上挑選!」對着審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