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三三‧三

「貓來了~~」回本丸後立刻洗香香、換過一身衣服的審神喵,拿着「伴手禮」來到小茶室:「聽說有可愛的討論會呢,貓買了迷你蛋糕來啊,現、世、產、品~~」

亂藤四郎閃過可惜的表情,很快換回最常見的笑臉:「是嗎?讓我看看……小小的,是純蛋糕嗎?」

「對不起,因為聽說不肯定人數,所以只能買這種小顆又沒任何裝飾的迷你蛋糕。」審神喵沒看漏有刀悄悄吞口水:「可以先嚐一顆喵。」

「還是等大家來一起吃較好呢~~」亂藤四郎搖搖頭,然後又努力展開一個可愛的笑容:「放心,不會很多人呢,很多人也說要繼續看表演耶。可是,主人不打算看今晚的重播嗎?雖然可以和大家聊一會,但擔心主人會錯過前面的部分呢!」

「呀呀,沒關係,到時再說。」貓咪開心地找了個位置坐下:「換成茶几和坐墊呢,喵~~~伸長腳也沒關係嘛?反正貓腳短。」

「主人要怎樣坐也可以呢,亂希望大家可以放鬆聊天,所以才請大家幫忙,暫時換上大茶几。吶,藥研哥哥來了呢!」

「嗯。」

其他刀劍陸續來到,人數果然如亂藤四郎所說並不多。地藏行平是「最早」出現的「客人」,進門後四處張望,然後問亂藤四郎古今傳授之太刀會否來,可惜卻聽到那振太刀今晚和戀人出門去一家很有特色的餐廳吃飯的消息。

「既然來了,請先坐下吧。」

「呃……嗯,履行承諾是修行之基本。」

之後,有點意外,是新新刀的兩位「前」公務員。這下難辦呢,但,似乎可以混淆視聽,順道「了解」他們「前公務員」之間有沒有特別的聯繫,即使他們或會有所提防。

「啊?我們似乎來得太早呢。」源清麿不大在意,安撫準備「教訓」「遲到的刀劍」的水心子正秀。

「吶呢,沒關係沒關係,主人買了一些現世的迷你蛋糕回來,或者大家邊吃邊等?」

「喵,材料聽說只有雞蛋、麵粉,牛奶做的牛油,大概行平也適合吧?如果不行,貓改天另外買真正純素的蛋糕回來請行平吃。」

「感謝主人掛心,吾沒關係。」

亂藤四郎幫忙把一大包的迷你蛋糕分成兩份,放到茶几兩側,想吃的表情完全無法壓下。

「喵,亂不會在想,浦島今天沒來無法一起吃,所以自己也不吃喵?」貓咪注意到短刀的異常,很快拿回之前放蛋糕的紙袋,隨意抓起一堆迷你蛋糕放進去:「這份給你和浦島。」

「主人太客氣呢。」

貓咪還想說甚麼,可是被進門的石切丸和笑面青江打斷。

喵……要形影不離至這地步嗎?

即使愛看BL的審神喵也忍不住吐槽:「青江,你的機動被石切丸拖慢嗎?」

「被吃呢。」大脇差妙回:「呵呵,我只是說機動啊。畢竟,我只希望走在他的身側,或是追隨他背後呢。」

完全不像他的發言。

藥研藤四郎默默準備「藥物」備用。

很快,預定的時間來到,來的刀劍多了幾振屬於「軍議組」,現在一看,就只有「前公務員」們和亂藤四郎不屬於軍議裡的刀劍。

「好,我們開始談!燭台切先生已經把便當拿來呢~~」亂藤四郎正要分派,卻聽到外面有人叫他:「浦島?」

「亂……之前抽選的店剛打聽說,有後補……後補位置……」乖巧可愛的脇差看來有點慌張:「那個……」

「要去!」亂藤四郎站起來,突然想起自己的情況:「糟……」

「去吧!去吧~~要抽選的店,似乎是很特別的地方呢。」審神喵甩甩尾揚揚爪:「給貓拍點照作補償吧。」

「是!」亂藤四郎開心地準備往外走,回頭望向未吃的那包蛋糕,眼神有點遲疑。

「拿去吧。」貓咪爪子一甩,把那包迷你蛋糕丟給短刀,看到他轉瞬間露出笑容。

「謝謝主人!」

「哎呀,主持不在呢。」笑面青江輕笑:「不過,小孩子喜歡去有趣的地方,實在很可愛。」

「反正只是聊表演裡的事,沒關係喵……」貓咪伸爪預備拿便當,暗暗數了一下數目:「對了,今天的便當是素還是有肉的喵?」

「呀……」燭台切光忠立刻明白,隨手移動便當檢查:「我忘記了,我現在立刻去換。」

然後捧起不知多少個便當盒迅速離開,回來時帶來純素的便當放到地藏行平面前。

「感激不盡。」

沒幾秒,太鼓鐘貞宗捧着一大盤雜菜天婦羅來到:「小光,你忘了它們呢!」

「對啊。」

大家的注意力被香噴噴的炸物吸引,而且得到再三保證說是自家培植,處理時用純素方式製作的美味。

「喵!不管了!大家一邊談一邊吃!!」

「討論會」正式開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