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七六‧五

「喵喵喵?」由於當日需要進行結界維護,所以當審神喵知道此事時,已是她下班回本丸後。

看到博多藤四郎被結結實實綁起來,而且繩結有點特別,呆住是很正常的事。

「呵,沒事。請大將不必擔心,兄弟們沒傷害他們,只不過是讓他們無法逃跑或藏起小判。」近侍刀作為代表,簡單扼要地說出情況。

說「他們」是因為御手杵同樣被綁,只是被「丟」到一旁,暫時沒太多人理會。

「主人!快來評理呀!輕裝之嘛,為甚麼要綁起我?」博多藤四郎立刻「告狀」:「他們呀!還用銃兵刀裝!好痛啦……」

「給藥研小判就免痛不是嗎喵?」審神喵眨眨眼,然後側頭裝可愛:「很簡單喵。」

「不要!明明說好買曾叔公那套,為甚麼現在變成三套呀!」博多藤四郎大哭:「賺小判很辛苦呀!」

「說起來,貓直至現在仍未知道要買給誰耶。」

近侍刀上前,附耳說出答案,貓咪瞪大眼:「真的?」

很意外的答案。

說起來,今天威脅他們那位財政大臣及其助理的「人」,好像只有短刀。

「吶呢,是我們的一致決定呢!」

「我沒答應!不是一致!」博多藤四郎立刻反對。

五虎退其中一隻大老虎,一肉球拍到博多藤四郎的頭上。

「啊!老虎太多爪呢……對不起。」話雖如此,五虎退沒阻止另外四隻老虎繼續輪流拍頭。

「可是,為甚麼是他們喵?」貓咪任由她的財政大臣慘叫,好奇地問。

「買給一期哥哥,他一定會因為不是所有弟弟有,所以會內疚呢。」亂藤四郎回答:「可是,如果是買給他們其中一個或者兩個,又一直你推我讓,但又同時很想要……所以嘛……」

「因此。」前田藤四郎微微點頭接話:「大家希望先送給另外兩位哥哥,一方面可以完成主上交託之任務;另一方面,亦可向兩位哥哥表達感謝之情。」

審神喵想吐槽小心一期一振吃醋,不過,轉念一想,他們的「擔憂」比較合理。要那個一期一振比弟弟早拿到輕裝,相信內疚和壓力會遠遠比高興多。

「喵!那主角們呢喵?」

「我們請鯰尾哥哥今天陪骨喰哥哥去後山修行!想給他們驚喜!」

「等等……鯰尾會答應??」貓咪又眨眨眼。

「因為理由是!」大部分短刀一起比出「V」手勢:「我們想證實,同田貫先生是不是會照顧骨喰哥哥的好刀!」

難怪那個藥研也答應呢喵。

審神喵甩甩尾,佩服他們的才智。

「好!我們一起去買輕裝!」

「好!」

「你們先放了我和御手杵先生!!」博多藤四郎踢着腳掙扎:「小判都給你們嘞!快點放人!!」

「在小判平安變成輕裝前,貓不會准許放你們呢。」貓咪竊笑:「以防有刀出爾反爾。」

「這是綁架還是勒索?」

「Why not both,喵?」

大家開開心心買輕裝(博多藤四郎除外),然後,是粟田口家的溫馨時間。

鬼丸國綱不了解大家要買新衣給他的原因,但被短刀們拖去換輕裝,然後拉出庭院一起玩後,多少感到「有趣」。

至於今天哭了大半天的某短刀,相信今晚會繼續哭(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