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七八‧五

審神喵以為他們分組會花上很多時間,沒料到第二天已看到他們進行所謂的「預賽」。

和現世的預賽有一點不同,刀劍們「預賽」的意思,最主要是用以決定各比賽會派誰出戰。據貓咪昨天的「最終決定」,除了「團體比賽」所需的特定人數外,其餘項目每「組」最多派兩個人去比賽。

因此,要爭取勝利,就不得不了解每個刀劍男士的實力和專長項目,從中挑選最有贏面的刀劍,或分配合理的比戰方式,以免令部分「選手」太疲累,影響表現。

「嘿,需要策略、計算,沒想到現世的比賽可以和行軍作戰可以一比。」厚藤四郎跟正在「測試」的兄弟們招招手,請他們先休息,然後再喚下一批「出發」:「家裡成員眾多是優勢,但會成為被狙擊的目標。我們必須小心部署,以取得真正的勝利。」

審神喵從他口中,聽到可以一日之間組隊成功的理由:全部刀劍都以擊敗粟田口家為目標。

「早知我也出戰。」藥研藤四郎嘆一口氣。

「不可以!」貓咪一甩尾就打到對方背上:「藥研要迴避任何可以令大家感到不公的情況。不准,喵!」

「我覺得大將是為昨天的事報復。」

「是又如何,喵?」貓咪毫不客氣回瞪。

「昨天的事」嘛,其實和比賽項目有關。因為聽從審神喵的建議,刀劍們大幅削減打算舉行的項目,要以他們本丸可以簡單「改裝」就可以達到安全比賽,又大致上符合現世規則的「要求」。簡單說,像昨天說的射擊、短跑、攀石、乒乓球等等,不需要大型改建的項目。

所謂「大型改建」,舉例說,有不少短刀想試,但沒場地沒「裝備」的單車比賽。

「很快!想騎騎看!」

「喵,我們沒單車呢喵。」

「呵呵,如果主人吩咐,我相信半天內我可以完成足夠比賽用的數量。」

「南海太郎大人,真的嗎?」

「就算可以,我們也沒有那個轉轉轉的比賽場喵。」

「我們現在立刻去做!」不少短刀捲起衣袖,準備大顯身手。

「不准,不准呀!」叫停的「人」不是審神喵,而是博多藤四郎:「只為幾天活動花小判買材料造場地,我不會批准!浪費!Waste!」

「主人啊……」短刀們一起用祈求的眼神望貓。

「喵……貓不敢得罪博多呢喵。」審神喵縮起肩膀:「而且,那種場地若不熟練,很容易出嚴重意外。貓不想大家受傷,尤其資源嘛,下星期開始有召喚刀劍活動,不能多用喵。」

「是……」

失落的,不只是短刀們,還有審神喵。為了彌補這種心情,貓咪提出反建議:「大家覺得韻律泳如何?裝備只要泳衣、播放音樂的器材和大海!!我們沒泳池,可以在海裡玩!」

「似乎挺有趣,但練習需時……」

「吶呢!可以當成AWT48的新表演呢!」

咳,問題出現。

「游泳?I love it!」千子村正突然出現:「Huhuhu,是個大家一起脫的……」

磅!

「失禮了,實在非常抱歉。」蜻蛉切純熟地打暈千子村再扛走。

之後,就算審神喵和亂藤四郎如何懇求,藥研藤四郎都駁回這項提議。

「笨蛋哥哥,我說你是吃醋,才不讓主人看呢!」

「是大將准我吃醋。」

「笨蛋(喵)!」一貓一刀即使回嘴,也無法令短刀改變心意,最終導致現在的「結果」。

「大將,妳是公報私仇?」

「是誰濫用職權在前呢喵?」

繼續爭論不會有結果,所以一貓一刀很快停止「吵架」,然後到不同的場地去「欣賞」各刀劍的預賽。

順帶一提,他們「預賽」的成績會當成本丸的排名、「本丸紀錄」,以方便之後安排比賽的先後次序和有一個「目標」去打破。

「按照分組,你們會很吃力呢喵。」簡單看過一遍各刀劍的打氣用的字眼和實力,審神喵由衷道出感想。

「哈哈,那不如請大將收回成命?」

「不可能,喵。」

「嘖。」

看樣子,正式比賽很快就可以開始呢。

P.S.:不是所有刀劍都會出戰,但不代表他們不會參與。有部分手藝高超的刀劍,已在這幾天,預備了簡單的獎牌和掛繩、打氣用的橫幅、「樂器」(秘寶之里的樂器(含))。讓貓咪讚嘆他們的能力和認真、專業的態度,而且比他們任何一刀,更期待比賽開始。

P.S.2:原本小刀靈們想參加,但基於安全理由,最後只准他們參加射擊(因為是用遊戲機作比賽儀器)的預賽(以防正式比賽出現意外)。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