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七九

審神喵原以為他們會立刻舉行正式的比賽,但出乎意料地,因為一件「小」事要暫時「延期」。

「呀!忘了準備開幕的表演外,我們完全不知閉幕也有表演呢!」亂藤四郎抱頭慘叫,和他一起慘叫,甚至想撞牆的是籠手切江。

「無法帶給所有人一個精彩的stage,偶像失格呀!!」

無論是關心兄弟的粟田口家,還是寵愛同刀派裡的脇差有加的江派,都很自然遊說其他人暫時推遲正式比賽的時間。而且,意外地,過程異常順利,讓他們大感驚訝。

探聽下,事情又在情理之中。

「大將,現世人類很厲害!還以為我們力量、速度更強,一定可以很快弄懂比賽方法,想不到嘛……」厚藤四郎揉揉頭,上面貼上好幾塊膠布:「原來很難……哎!痛!」

聽聞今天不知哪個藤四郎球拍沒拿穩,結果球連球拍直直甩到他頭上幾次。

到底要怎樣才會出現這種「失手」?

好像,也有刀說練習藝術體操,結果把各種道具甩到他頭上。

審神喵瞄了眼亂藤四郎,心忖他是否故意捉另一個笨蛋哥哥,得到吐舌頭做答案。

團體比賽,像三人籃球,即使他們之前曾經有在本丸「比賽」過,但變成要跟正式場地設計時,出現撞在一起,或者跳太高而撞籃球架等等意外(審神喵表示,可否分一些高度給她)。

嘗試用後山去做長跑比賽的項目,結果好幾振刀因為不懂掌握跑步技巧而拉傷小腿。

游泳有幾振遇溺,幸好有南海太郎朝尊特製的「快艇」去拯救(此項和所有相關賽事,在近侍刀運用職權下取消)。

摔跤類嘛……和「劍(手)擊(合)」一樣,因為拼盡全力,結果又一堆傷員。

「喵……貓有叫過大家做好保護措施呀喵!!」審神喵指向山伏國廣:「貓最擔心的攀石比賽,反而因為山伏做好安全措施,今天有刀過去也沒刀受傷。運動員受很多年、很多年的嚴格訓練,當然比你們厲害!他們做足準備都會有意外時,你們沒真正練習過,又不注意安全,自然會出事,喵!」

刀劍們縮起頭,乖巧地聽貓咪訓話。

「延後沒問題喵,最重要是安全。」審神喵甩甩尾,突然笑起來:「也可以加一項活動,當是熱身。」

「咦?」

「明天開始召喚新人喵!」貓咪舉爪:「你們可以維持分組的情況下,輪流派人『出戰』,只要鍛到新人,那一組就可以加分,喵!」

「順便,之前承諾過,只要貓能力範圍內的『願望』,都可以實現這一條件,都會繼續。要買現世零食、化妝品等等,可以買給全組!不過,只限貓的口袋能負擔的程度。」

不少刀劍雙眼閃閃發亮。

很吸引的「比賽」呢!

那先完成這個項目!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