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七一

「藥研哥哥!求求你幫我,不,幫本丸一個大忙!」


看到自己某個好弟弟撲倒在自己腳下,死命拉住自己的披風,藥研藤四郎完全無法擺出一個合適的表情,只能錯愕地看着對方。


「就只有藥研哥哥有辦法啦!」博多藤四郎依然拼命地搖披風,可是仍未說想要他幫甚麼忙。


「求求你,藥研哥哥~~~」


拜託,你到現在仍然未說想做甚麼好嗎?


努力忍住吐槽,剛丟貓出門的短刀腦袋快速運轉,希望可以找出一絲令他弟弟性格突變的蛛絲馬跡。


記得,他好像除了偶爾要去一下演練場,其餘時間和平日沒甚麼分別。


「師父,請你跟近侍大人直說。」一直在旁看的御手杵抓抓頭,苦笑着開口:「呀……請不要問我,因為不知如何開口,不好意思。」


「當徒弟不是要幫師父忙嗎?」博多藤四郎朝御手杵喊:「你說!」


「不不不……」御手杵拼命搖頭揮手:「這種事要師父親自說比較適合!我我我,我只懂突刺,當說客的事,絕對不懂!!」


「我叫你說就說啦!」


「我不懂呀,師父大人!」


看着兩「刀」一「人」一句在吵,就是沒說到重點,近侍刀終於舉手:「你們沒話跟我說嘛,那我先回去工作。」


「哇!不要啦!」


「不想我走就麻煩立刻說。」藥研藤四郎要把佯裝抱住自己腿的弟弟甩開,博多藤四郎死死抱住,突然大叫:「請藥研哥哥勸主人不要急於完成上面的要求!!」


「吓?」藥研藤四郎以為自己聽錯。


「我的意思,是請主人,不要花太多小判去打連隊戰!拜託!」


「吓?」有花得很兇嗎?


「主人她……主人她……」小小的短刀快哭出來:「我知道主人希望儘快完成任務和讓千代先生提升實力,可是,可是,不化算呀!」


「欸?」近侍刀開始理解視財如命的弟弟的話,但,仍然未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主人今次太急嘞!」博多藤四郎吸一口氣,反正已說出口就不要跟他哥或主人客氣,連珠爆發地說了一串:「主人平日不是照進度工作嗎?這次怎麼沒偷懶?上面安排了三星期訓練時間,她打算一星期完成?!藥研哥哥你要主人努力工作,今次都太超過呀!日日撿一、二萬夜光貝,甚至更多回來,有沒有考慮我這個管財政的人的感受?小判!用的都是小判!!不要同我講,藥研哥哥私下和主人有甚麼秘密協議,只要那個甚麼……對!完成任務,主人就准你去玩水砲戰!!這叫賄賂!!」


被數落一番,而且被猜中「交易內容」的藥研藤四郎愣了幾秒才回復正常表情:「那個……有這樣快嗎?」


他只記得這次大家的戰鬥速度比以前快,而且比以往「輕鬆」。


「看看!藥研哥哥你自己看看!!」博多藤四郎拿出平板電腦,指向進度表:「15萬,已經超過15萬!!你們用太多小判!!」


雖然不大相信,但藥研藤四郎也不得不相信他們這次的速度比想像中……嗯,快太多。原以為要兩星期左右才能達標,現在看嘛,今天內或可以完成大部分任務。


「不准再浪費小判!」博多藤四郎盯住哥哥:「我,還有大家賺小判很辛苦呀!」


「呀呀……」藥研藤四郎苦笑。


「一定要制止主人!」


「我會跟她說……」近侍刀抓抓頭,看到弟弟笑起來,低聲撥了他一臉冷水:「不保證有用,要知道,她很希望千代大人大幅提升實力。」


「總之,要省小判!!」


藥研藤四郎不可置否地點點頭,心忖要那隻貓咪節省嘛,一點也不容易。


無論是現世的錢和小判,她好像也不會省。


哈哈。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天保組這次的假期,遠遠比他們所猜想的輕鬆、熱鬧。 嗯,沒錯,熱鬧。 原以為會像以前那樣,一文字則宗只會「贊助」他們兩刀出門。會有此安排,一方面是為了可以在外面休息,不用擔心本丸的事務,另一方面可以迴避審神喵的「監管」請「外人」為他們治療。即使源清麿有向主人稟報他的狀況,以及提及治療師的事,但不受本丸之主的「關心」和「注視」下的治療,某程度是必要。 理由很充份,對嘛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