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八一‧五

「新人~~~貓回來了呢喵!」有隻貓咪一反常態,下班後以極短的速度奔回本丸,而且,「到站」時還精神奕奕,完全沒有工作一天的疲態。


呃,這狀況應是「正常」,下午可以指揮大家鍛刀,肯定沒在工作,嗯,不是沒專心工作,是連工作也沒去做,自然不可能有甚麼疲態。


新人姬鶴一文字因為貓咪太熱情,加上沒想到主人真的是貓咪(一文字家和其他刀劍已跟他說),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


然後,下一秒被貓咪撲上抱住:「果然是大美人呢喵!姬鶴果然刀如其名,不枉貓不看其他同事貼的照片,下班後立刻跑回來見你呢喵!」


「大將,注意身份!」近侍刀半點分客氣直接從姬鶴一文字身上扯起審神喵扛到肩上:「就算不說我會吃醋,妳淋浴更衣了嗎?一會兒不小心傳染現世的瘟疫給新人,妳哭也於事無補!」


「喵。」


「抱歉要先帶大將去消毒,各位請便。」


見藥研藤四郎「拐走」貓咪,亂藤四郎才敢鬆一口氣:「藥研哥哥剛才的眼神很兇呢。」


「我以為他會罵人。對吧?龜吉。」浦島虎徹點頭和應。


「我是慶幸自己未及時向主上打招呼,還是要為此感失禮?」


「山鳥毛先生,我看你最近要小心一點呢。」亂藤四郎笑着搖搖頭:「藥研哥哥吃醋時很可怕耶。」


「為小事害怕,會讓一文字此名蒙羞。」山鳥毛不以為然,但語氣溫和:「過幾天再和『小鳥』談,讓我的右手熟習本丸事務,儘快壯大這個鳥巢的力量方是正道。」


「吶呢,相信主人都會這樣做呢!」


亂藤四郎的「預言」成真。審神喵被徹底消毒後,立刻下達出陣命令,讓人大吃一驚那種。


「哇……昨天只有我一振太刀去夜戰已嚇倒我,今天三振……而且要帶上姬鶴大人?」鶴丸國永雙眼瞪大,望向隊伍裡負責防守的脇差雙子:「一會兒要拜託你們了!」


「放心,我們一定會保護好大嫂!」鯰尾藤四郎大笑,而骨喰藤四郎只簡單「嗯」了聲。


「小伽羅,你也要加油喔!」


大俱利伽羅別過頭不作回應,反而惹鶴丸國永大笑,並用力揉他的頭作「回報」。


「呼?我的眼沒看錯?」剛被召喚,就被塞滿金光閃閃的刀裝,然後被委派作隊長,就算是其他刀劍也會以為自己在做夢。


「請展示一文字的實力。」山鳥毛拍拍姬鶴一文字的背:「我們一文字家,絕對相信你的實力。」


大膽的編隊也有其效用,因為上面作為活動用的指定地區的敵人不算強,所以沒出現任何讓人驚嚇的畫面。要說讓人驚嚇嘛,反而是「事後」。


回本丸後,出陣部隊按照規定回去梳洗更衣,以免把有可能存在的瘟疫帶到本丸裡。換上一身內番服的太刀,怎樣也沒料到自己又一次被撲。


「喵喵喵!犯規!犯規呀喵!!」審神喵抱住姬鶴一文字的大腿,下秒被近侍刀再一次扯走,貓咪爪腳並用掙扎,一貓一刀扭作一團。


「吶呢,藥研哥哥,小心主人呢!」


「我會注意!妳這隻出手性騷擾下屬的壞貓!」


「是他犯規!喵呀!!」因為刀劍們不打算勸交,所以貓咪要靠自己,張嘴就想咬自己的短刀近侍,藥研藤四郎甩甩被咬住的手,很想笑,但努力忍住。」


「主人完全貓化呢。」


「嗯嗯,亂,我們真的不用理會嗎?」


「反正主人沒辦法咬傷那個笨蛋哥哥,就算咬傷,也是藥研哥哥活該呢!」


「喂!不准亂說!」


「吶呢,生氣了,生氣了耶。」


「媽媽今天總是惹爸爸生氣,怎麼辦?」


「不用理他們。漂亮哥哥犯規!」


「對!是姬鶴犯規,喵!」聽到「女兒」的話,審神喵立刻鬆口補充:「旗袍下面穿運動長褲是犯規,喵!」


一文字家上下同望向審神喵,完全不理解她的意思。


「旗袍下面,除了內衣,甚麼也不能穿!喵!」貓咪拼死大叫出奇怪的規條:「還有一些人為了穿起來好看,會穿丁字褲,甚至不穿內褲!」


「不要把妳奇怪的妄想說成現世的打扮。」藥研藤四郎輕敲一下審神喵的頭:「看太多奇怪的本子呢,大將。」


「喵!」


「同意近侍大人的說法。」山鳥毛步出,不着痕跡地擋住姬鶴一文字:「小鳥要求的打扮太失禮,不是我們的風格。」


「喵……」貓咪扁嘴,然後乖乖地「啾」了一聲作配合。


「主殿剛剛的說法實在嚇倒我!這兩天簡直驚嚇不斷!」鶴丸國永出來打圓場:「說起來,姬鶴大人的衣服很有趣,我有興趣試試。」


有貓眼裡閃過一絲光芒。


「喵!你來!」


「請容我代鶴拒絕。」現在換一期一振上場,攔住準備答應的鶴丸國永:「有失體統的打扮,實在不便在主殿面前出現。」


「喵……」


「我認為,至少要適度蔽體。」擔心再次讓她失望,連累弟弟今晚的「遭遇」,一期一振暗示可以退讓:「旁邊沒露出過多,我不會有異議。」


「開叉要高才好玩喵……」貓咪暗暗抱怨:「裡面可以穿內褲?」


「主殿,請慎言。那是基本禮儀。」


「……喵!好啦!」審神喵放棄:「貓准穿安全褲,可以當配襯那種用來保護部分大腿!」


瞄到背後的鶴丸國永蠢蠢欲動,一期一振知道即使他反對,也會有刀搶着答應:「可以。」


轉眼,亂藤四郎出來拉起鶴丸國永,說為他找適合的旗袍和安全褲,而且故意邊走邊大聲說到時會讓他的一期哥哥第一個看到。


審神喵則被拉回主位,看她兩眼仍在轉,想必仍在腦補奇怪的事。


剛到本丸的姬鶴一文字雖然未完全理解,但多少已發現自己去到一個「有趣的」本丸。


尤如做夢般令人難以致信的本丸。


唔,以後,大概會有很多就算是夢也無法想像的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大除夕那天審神喵被扛回來被「掩飾」着的紙箱,一直是刀劍們想打聽的事,仗着和審神喵要好的亂藤四郎,還有加州清光等刀有試過打聽,但貓咪一直以要保持神秘為由,所以一直沒有透露。 他們倒是沒太在意,畢竟當晚太精彩,之後大家也因為多少有食材等東西剩下,在大家本身不是非常在意賺錢(或者說,那天沒攤檔虧本,只有不少刀劍忍不住花了不少錢而已)的情況下,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倒是在忙着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