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一五‧五

毛利藤四郎準時回到本丸。

一方面今天貓咪休息,不用上班自然沒機會加班,所以可以準時開門接毛利藤四郎。更重要是,由於粟田口的刀劍很掛念他們的兄弟,所以早已在大門邊守候,一聽到門外有動靜立刻開門拉進來揉,嗯。

在毛利藤四郎進門前,「受害者」包括陪螢丸出門買祝賀用禮物的愛染國俊(因為他走在前面)、今天來送貨的特別送貨狐狸,以及今劍……呃,被摸到不是今劍,而且他的「坐騎」岩融,今劍反而差點因為岩融被緊張的短刀們拉進門(及亂抱大腿)而撞上門框,幸好機動夠高,所以能及時避開。

到毛利藤四郎進門,終於盼到他進門的刀劍們紛紛圍上去擁抱他,摸他的頭,或者被他摸頭。

樂意被摸頭的刀劍,讓審神喵感意外,粟田口的短刀們和狐狸當然包括在裡面,但平日被摸會不大高興的螢丸主動過去抱抱修行回來的短刀,讓他摸至頭髮亂翹後,仍能保持笑容送出祝賀他回來的禮物;平日偶爾被他打的靜形薙刀,亦已「希望見識他新力量」的名義,要他打上自己兩拳。看來,大家都真心喜歡他呢。

「嘻嘻,很有愛呢喵……」

叩!

「喵!好痛!藥研又打貓!!」

「我是要妳住腦。」近侍刀作狀再輕敲一下:「妳的BL腦請在辦公時間暫時關上。」

「……」本來打算「哦」一聲就算,但審神喵的腦袋在有關「自己幸福」的事上特別敏捷:「藥研,貓的『辦公時間』是指甚麼?」

「那當然是在本丸裡的所有時間。」近侍刀理所當然地回答:「大將,作為主君,可沒有私人時間。」

近侍被暴打,不,狂咬中,宴會要稍為延遲,請見諒。

喵,短刀被他的兄弟暴打中,宴會會繼續舉行,請放心。

「你們太寵大將……」被打至趴在地上的藥研藤四郎爬起來,不忿地「投訴」:「平日又嫌她偷看你們,現在又為她的興趣打我。」

亂藤四郎一手叉腰,一手指向笨蛋哥哥的鼻尖:「無論是主人還是一般女性,扼殺對方的興趣就是壞人!」

「沒錯,是壞刀呢喵!」

藥研藤四郎決定趴回去,不跟他們爭論。

可是,近侍能趴的時間有限,沒趴上幾分鐘,因為慘叫聲而彈起來,衝到「案發現場」,看到小狐丸拿着半件稻荷壽司淚流滿臉。

「喵……是芥末呢喵。」

「好慘……」不需要高偵察,只要視力正常,又有過去看到「證物」的「人」,都知道小狐丸淚丸滿臉的原因:那件壽司裡面是滿滿的芥末。

「噯呀,竟然是小狐吃下呢。」三日月宗近掩嘴輕笑:「是我親自特製,聽鶴丸大人說,現世人類喜歡在宴會中以此法增加氣氛。哈哈哈,有趣,有趣。」

一期一振的臉立刻黑起來,在他伸手準備拖走鶴丸國永「家法處置」時,被按下手。

「一期先生。」臉色比一期一振可怕不知多少倍的燭台切光忠,勉強勾起一抹笑容,可惜表情仍叫人心寒:「此時請交給我,教他人浪費食材的傢伙,我會認真指導。」

「等等……光坊……這事不是我做……」鶴丸國永的自辯得不到接納,即使慘叫亦被拖走,然後大家聽到廚房裡傳出他的悲鳴。

其他刀劍+審神喵+小刀靈們同時決定不理會那些淒厲的叫聲。

「喵,有蛋糕啊,要吃嗎?」

「要!」小刀靈們一起舉手。

「哈哈哈,今天的茶不錯,小狐要一杯嗎?」

「吶,毛利,快點來吃東西嘛~~」

「啊……是!」

之後宴會,總算和平地進行,至於那隻被「埋」在廚房深處的鶴丸國永發生甚麼事,就沒人追究。

善哉善哉。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