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一二

「大家準備……喵呀!到底發生甚麼事?!」本來打算出門前提醒大家要為準備修行的刀劍預備好出門用的物品的審神喵,看到眼前的情況大吃一驚:「你們傻了嗎?」


「只是為毛利出門作萬全準備。」一期一振欠身:「以防萬一。」


「喵喵……」審神喵指指比自己高幾倍的行李箱:「可是啊喵,毛利一個人能拿得動嗎?」


「呃……」粟田口上下一起愣住。


「貓還沒說行裝太多太突出,到時會惹人懷疑喲喵~~」


粟田口家「完敗」。


「快去重新收拾,否則貓下班回來不會批准毛利出發。」


「是……」


「精神一點喵!」


「是!」


極短們立刻發揮最高機動把數箱行李裡的東西全部拿出來,然後開始辯論甚麼要重要、必需品。


「換這邊……」貓咪上下打量小狐丸的行李,眼神裡的懷疑越來越明顯,最後,緩緩開口:「裡面不會是稻荷壽司吧?這麼多,是打算找狐狸們開宴會?」


「小狐要遠行,身為夫人自要為他準備路上的糧食。」三日月宗近掩嘴輕笑,如果是平日,貓咪肯定早已因為這番BL的話而流鼻血,但現在只看到她冷冷白了三日月宗近一眼。


「豆製品易壞,吃壞肚子會無法修行。」


「哈哈哈,說的是。」三日月宗近輕笑:「可是,沒聽過付喪神會肚子痛呢。沒問題,沒問題,哈哈。」


因為本丸有燭台切光忠好嗎?食材只會用新鮮材料,即使是倉庫裡的儲糧,也會在質素稍遜前換出來食用,自然不可能讓人肚痛。


貓咪想吐槽,但她已無力反駁那個故意裝不知道的臉容。


「三日月大人,付喪神體質雖比人類強壯,但同樣會生病。」藥研藤四郎代為解釋和補充:「我們的身體由審神者賦予,然後會有較接近『付喪神』,還是『人類』特質的差異。越是接近人類的刀劍男士,越容易像人類般受季節、食物等等影響而出現不適。只是,在『生病』前,不是所有刀劍有辦法得知自己的類型。還請別讓小狐丸大人帶上太多容易腐敗的食物。」


「哈哈,近侍大人實在見多識廣。」三日月宗近壞笑,一貓一刀立時警戒。可惜,制止他已太遲:「未知有甚麼方法可以檢查自己的屬性?相信兩位多少有所耳聞吧?能否指教我這位老爺爺?」


審神喵馬上臉紅至頭頂噴出水蒸汽,藥研藤四郎見貓咪頭頂噴煙後才會意,臉一瞬間紅透。


「哈哈哈,young guys果然知識豐富,難道是那個叫甚麼web site的東西,可以找到答案?」三日月宗近字正腔圓地說出異國文字,令一貓一刀的臉更紅,藥研藤四郎咬咬牙,扛起貓咪就跑到大門再往外「丟」,以從這條他們眼裡尷尬的門題逃跑。


粟田口家的刀劍打量進退失據的兄弟,猜想裡面大有文章。


「快去準備出門修行用的物品,馬上!」


哎呀呀,用權力去催逼呢,那肯定有「有趣的事」耶。


粟田口的刀劍們心照不宣地交換個眼神,決定先應付修行的事後,再找他「算帳」。


至於三日月宗近嗎?似乎沒把貓咪或近侍的話放在眼內,又去準備稻荷壽司了。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你們先去洗個熱水澡。」一踏出傳送陣,加州清光立刻對天保組說出他的「要求」,並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押送」他們回房間拿替換衣物。長曾禰虎徹有意跟上去,但被蜂須賀虎徹制止。 「那個,請問可以請蜂須賀先生幫忙在小茶室準備茶和點心嗎?」負責「押送」源清麿的大和守安定馬上代加州清光說出他未出口的想法,長曾禰虎徹立刻拍拍胸膛說交給他也可以,可惜加州清光搖搖頭:「嘛……大哥,不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