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一九

「哎吔……果然是笨蛋哥哥呢~~」

「亂,不要取消自己哥哥比較好啊。」浦島虎徹望了一眼對方,然後再開口:「何況,他是近侍大人耶。」

「笨蛋哥哥就是笨蛋哥哥!」亂藤四郎大笑:「看看他的表情(笑),很得意呢!」

脇差回想剛才主人和近侍出門時的模樣,不由得點頭同意:「可是,去約會當然會這樣啊!我和亂去約會也會很高興呢!」

「好的好的~~」亂藤四郎忍不住戳戳對方的臉蛋:「就算不去約會,浦島都很會逗我高興呢!不過,既然浦島提到,我們一于今天出去約會好嘛?」

「可是,近侍大人說只會出門一會,很快回來。未得他或者主人批准就出去,似乎不是太好呢!」

「吶,主人不會反對呢!」亂藤四郎繞上浦島虎徹的手臂:「我們換過衣服就出發!」

至於出門吃早餐的一方嘛:

「大將……不,貓,我記得上次來過這兒,但那次很多食店也沒開門營業,今天會否?」

「放心喵。」審神者愉快地笑:「貓昨天跟店方確認過喲。因為今天可以晚一點過去交資料,絕對可以趕上!」

就像她保證般,他們只在店外稍等一會就被請入座。

「貓幫藥研點餐吧!是有趣的雞蛋煮法,電視上藥研應看過,但燭台切沒做過呢喵~~~」

付錢的是對方,藥研藤四郎自然也不便反對,況且,某刀沒做過的料理?好像挺有趣。

不消一會,侍應送上兩份份量不自多的早餐,平日不常吃的麵包上,放上火腿、很特別的雞蛋和醬汁,細心看,裡面還有一點椰菜。

「很特別的雞蛋?」看起來,只是蛋白較少,蛋黃大概一切會流出蛋汁而已,不就是溫泉蛋那類嘛,有甚麼特別?

「喵?那藥研認為是怎樣煮出來?」

「溫泉蛋?」

審神者努力抑止自己的笑聲,然後搖搖頭:「不是喲。藥研提起,貓才發現有點兒像呢。不過,做法完全不同啊。」

審神者戳戳電話,簡單地讓藥研藤四郎看一下上面那隻雞蛋的做法。

「直接打到熱水裡攪拌也能成形?」短刀瞪大眼:「很神奇!」

「大概是燭台切不大會做出來的東西呢~」

「他應該做不到。」短刀偷笑,好像發現對方的弱點一樣。

「藥研笑得很奸詐。」審神者半瞇眼:「肯定在想奇怪的事。」

「沒……嘻……沒有……」

沒有才怪!

簡單吃過眼前的餐點後,審神者因為擔心短刀沒吃飽,正想說加點時,卻被他制止。

「我有看過價錢,省點錢吧。」

審神者見狀不打算勉強,結帳離開後,把一個較小的錢包塞到短刀的手裡:「今早大家看着你出門,不買點現世的零食回去,小心被欺負啊。」

「我多少有一點錢,現世的錢。」

這一次,審神者沒理會他,強行把錢包塞過去:「藥研的錢留着,日後有甚麼事,貓就靠你努力儲、兌換的錢,和你在那邊生活時,留作買很喜歡的小玩意用。」

短刀臉色一沉,默默接受她的「好意」。

「貓先去交文件啊,就請藥研逛一會後自己回去啊。」

「請等等。」

「喵?」

藥研藤四郎拿過審神者的手袋,在裡面拿出她偶爾出門吃東西時會帶上的人偶,注入自己的神識:「今天請帶着。」

「嗯。」反正之後只是回公司工作,審神者雖然覺得短刀過慮,但同時認為沒太大關係,所以笑着收下:「今晚見喲。」

「嗯,今晚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