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一七‧五

從近侍傳的訊息得知今早的事,審神喵一回到本丸,就立刻丟刀出陣。


因為有特別任務,所以也得先完成「預定事項」,但簡單「暴力」地解決,可說前所未有。


「不必多說,我們立即派人來!」


嗯,就這樣。


被「丟出門」的刀劍,包括小狐丸。


「大將聽到你說希望提升實力,會讓你在日間的地圖出陣。」近侍者輕描淡寫地帶過要他出陣的原因:「請加油,祝武運昌隆。」


小狐丸還來不及追問詳細原因,已被大家拉到傳送陣出發。



安頓一切後,審神喵和近侍刀看到三日月宗近就在不遠處朝他們輕笑。


「三日月。」仍是上班打扮的審神喵轉身:「請你到辦公室一趟。」


「了解。」


附近的刀劍多少感到氣氛有異,但看到近侍做了個噤聲和擺手的手勢,認為只是安撫對方的對話,所以沒再理會。


「主殿請走我家的小狐,未知有甚麼事?」


三日月宗近語調沒太大起伏,隱隱藏有一絲笑意,然而,看在貓咪和短刀的眼裡,是一種挑釁。


「聽說,自小狐丸回來後,三日月每天也以手合為名,狠狠修理他一頓。」審神喵的聲線裡,沒平日談及BL時的神采:「就算不談修行回來後,很大機會受到上面的結界限制,單談你們兩人的等級差距,小狐丸肯定難以反抗。再說,對手是你,三日月,他狠不下心反擊。」


「哈哈哈,如此看來,我的確深受小狐他關照和愛護。」


貓咪不為所動,沉下聲問:「是故意讓他受傷?」


「哈哈哈,並不並不。」三日月宗近笑得更輕柔:「不過是老爺爺想起童年往事,所以有此一舉而已。讓主殿誤會,罪過罪過。」


「童年往事令小狐丸懷疑自身,繼而懷疑修行的本意,三日月你的童年往事似乎不是簡單。」


「哈哈哈,只是孩童模仿成人的摔交、戰鬥,不外如是。」三日月宗近半瞇眼,細思片刻後笑着回:「小時候,我家的小狐已過度溫柔,即使平日偶有焦急而傷我,但,一旦兵刃相向,就只會防守,不忍砍向我。以刀劍而論,此份溫柔只會百害而無一利,不由得不擔心。」


貓咪沒回話,直直盯住對方看。


至放一旁的近侍,則悄悄作出「準備」。


「自己不過是深愛小狐,希望他深明此理,看來他無法領悟,可惜可惜。」


「出去。」審神喵盡最大努力說出這話:「小狐丸已出陣那個被放棄的世界,在他回來前,就請三日月在房間靜思夫夫相處之道。」


「哎呀,若主殿生氣呢,老爺爺就此告退。」


叩!


三日月宗近一出門,貓咪就趴到辦公桌上,短刀「撿」起貓頭,果然滿臉鼻血。


「BL最高!」


「……虧妳能忍耐這樣久,算了,這次放過妳。」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嘛,說的時候就是不錯。不過嘛……」加州清光戳戳他的耳環:「雖然我知道大變態一向會在聖誕節送點甚麼,但,現在送的話,外面大概又會瘋起來。」 「送的禮物似乎不易設計。」歌仙兼定點頭:「男性可用的飾品有太大差別,代表不同的心情。」 「吶,不用擔心耶。」亂藤四郎笑起來:「主人不是很會做小小的東西嗎?那個笨蛋哥哥沒少收過,質素,還有適合男性作飾物等,我絕對相信有一定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第二回合,是首飾,或者是任何可以用上那些玻璃珠、一大堆晶石的飾物。 導師當然不只一位,不過嘛,審神喵一秒「黏」過去就只有一位。 「喵,源也來了呢,教教貓嘛~~~~~」有貓撒嬌模式全開,輕搖着尾巴坐到源清麿旁邊。自一開始已坐在一旁的水心子正秀瞬間彈起來,惟片刻因為源清麿的笑容和微微點頭的動作而坐回梳化上,向源清麿點頭作回應。審神喵當然沒錯過這段小小的BL福利時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參加人數遠遠比想像中少這點,叫亂藤四郎感意外。 或者說,除了「參觀」布料時還多少混着看熱鬧、好奇的刀劍男士外,到正式報名參加「面試」時,很自然已只「剩下」不用「面試」都會知道是高手的幾個。 省很多時間呢。 同樣也代表要準備各種比賽、派對的另一邊,是各刀劍男士是自願到那邊幫忙準備,而且,在不知是誰的「宣傳」下,比平日更用心,好像說要為努力「清減」存貨,辛苦製作

Opmerkingen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