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一一‧五

既然已告知粟田口家,不和三条家的兩位說一聲似乎於禮不合。審神喵思前想後,隔了一天就趁上班前去找肯定已起床的「老爺爺」。


「喵,明天小狐丸很大機會可以出門修行。」審神喵直接說出重點:「到時會用道具召喚他回來。」


「哈哈哈,甚好甚好。」三日月宗近回以一貫的笑聲和平靜的臉容:「那就麻煩小姑娘,如此一來,老爺爺可以省下幫忙準備的時間,哈哈哈。」


「貓讓小狐丸立刻回來,不代表他不用修行呀喵!」有貓想翻白眼:「那隻小傢伙不會省下出門修行的刀劍的修行時間,只是消除我們等候時間喵!」


「喔,原來如此。」三日月宗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不過看在貓咪眼裡,他只是在裝模作樣。然而,天下最美的太刀下一句話,差點令貓咪「爆炸」:「哈哈,多得小姑娘提醒,作為他的夫人,理當盡責為其備妥所需一切。」


前幾秒仍一本正經的貓咪主君,現在只是一隻捏住鼻子以防流鼻血的腐喵:「喵……雖然你們攻受很易……喵,但親耳聽……哇呀!」


「喲,不出門工作留在這兒聊天嗎?大將。」藥研藤四郎駕輕就熟扛起貓咪,跟三日月宗近簡單點頭致意後就擄貓去丟。「完成日課」後,近侍走向跟上他們的三日月宗近面前:「大將的話,相信三日月大人已明瞭。雖然上面未有正式公佈,但以『預告』來看,明天是小狐丸大人出門修行的日子,為免耽誤大家的工作,請三日月大人注意。」


「主殿和近侍大人特意來提醒,而且為小狐準備歸來的信物……」原先維持溫和笑臉的太刀,眼神瞬間變得銳利,渾身散發意圖壓制他人的氣勢:「莫非是擔心如上周所見的畫面,懷疑我這位老爺爺在背後進行禍害本丸之事?」


早已習慣對方的個性,連貓咪都能應付的場面,自然不會難倒藥研藤四郎。以同樣的氣勢回應,短刀臉帶笑容說:「三日月大人誤會,大將只為她個人興趣。正如方才她的反應,已說明她只希望仍算新婚的兩位,不會因為小事要分隔多天。」


「啊?看來是老爺爺多疑。」三日月宗近未有收回殺氣:「哈哈哈,有此番心思,難得難得。」


「既然明白,就請三日月大人儘快去準備。」近侍刀未有放鬆戒備:「大將已交待,若三日月大人和小狐丸大人今日需要出門購買用品,不必通報,直接出門購物就可以。」


「感謝。」三日月宗近收回凌人的氣勢,以營業用的笑容向短刀道謝。


簡單再交代幾句後,近侍就以工作繁忙為由告辭。


果然需要注意。不是說無端用BL誘貓的事,而是他的想法。


藥研藤四郎思索當日「邀請」他「入隊」,是否正確的決定。雖說當時的情況不容排斥他在外,而且決定的人是作為主君的她,但今日見他所做的事,似乎不亞於某些本丸的三日月宗近。


重視伙伴的心,他們都是一樣,但,會讓自身陷於危機之中。


或者,要依靠那隻貓咪沉迷的「BL」作為「解決方法」,讓另一「人」成為他的冷靜的關鍵,並時刻留在他的身邊作為另類的警報器。


現在先寄望明天的修行一切順利。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