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OO

休息幾天的貓咪,今天總算正正常常地被丟出門,可以回現世上班。正正常常不代表精神奕奕,套用審神喵的話,上班族上班日不想上班,心情不好才是正常。


沒刀打算理會貓咪主君的邏輯,反正很多事要做。當中,以博多藤四郎最為期待。


「嘻嘻,趕及在主人出門前請她幫忙把這幾天找到的小判拿出來點算,很忙很忙。」嘴巴上說很忙,但短刀卻是笑容滿臉,步履輕盈地往前走,路上叫御手杵跟住自己,一面走一面開心地唸着「小判,小判,金光閃閃的小判~~~」


嗯,果然很適合他的工作。


「師父,請問有甚麼事可以幫上忙?」到小判房後,御手杵順手關門,隨即當他的好徒弟。


「呀!先鎖門!今天一定要鎖好!」


「咦?」雖然有點疑惑,但名槍仍乖乖聽話:「為甚麼要鎖門?平日我們在的時候也不會鎖。」


「以免有人亂進來啦!」博多藤四郎鼓起腮:「那個呀,最近主人又開始買輕裝,相信令大家又心生奇怪的希望,要以防萬一!」


能防多少很難說,至少無法防以「送交對帳表」為由而來的近侍哥哥。藥研藤四郎進門後,瞄瞄幾箱滿滿的小判,還有雙眼已變成小判模樣的弟弟,靜靜放下帳簿,簡單提醒最近要用錢的本丸活動。


「放心,小主人的回家日和主人要的直播欣賞會的小判我會批。」博多藤四郎頭也不抬:「藥研哥哥不准自己拿錢!若果發現小判有少,我一定在你的薪水裡扣!而且扣雙倍!!」


「我沒拿。」


「是來不及拿才對吧?」博多藤四郎沒跟他客氣:「總之,有缺小判就會扣!!我現在正在點數,你逃不掉喔!」


「竟然不信我。」藥研藤四郎為表「清白」,把所有衣服的內袋全部翻出來,為防有刀不信,還把上衣的衣襬從褲頭抽出,在原地跳幾下:「喲,滿意沒?不滿意可以脫清光讓你檢查。」


「等等!」財政大臣尷尬得往後退,臉頰紅透:「藥研哥哥何時學壞的呀?」


「沒學壞,為防被扣錢,這是必要。」藥研藤四郎拉開領帶壓低聲音:「即使無可奈何,也得證明自己清白。」


「哇!不用!不用啦!!我信藥研哥哥沒拿!!」博多藤四郎掩起雙耳,怕再受哥哥的聲音「攻擊」。藥研藤四郎聞言旋即整理衣服,之後揮揮手轉身離開。


「好可怕……」短刀親自過去鎖門,然後靠着門喘氣:「藥研哥哥變壞……呀!!糟了!!」


「師父,怎麼了?」御手杵擔心地問。


「剛剛我說相信藥研哥哥沒拿,之後若缺了小判,就無法從藥研哥哥那邊扣回呢!」


「或者,師父要相信近侍大人來不及拿。」


「你的意思,是認定我哥哥一定會偷小判嗎?」


「不敢!」御手杵立正站好。


「就算他沒拿,也是我們吃虧呢。」博多藤四郎扁起嘴:「如果沒少,我們也可以藏起幾個小判,然後說不見啊,反正到時候就是藥研哥哥賠。」


「……師父,你很詐。」


「做商人,就算不用來害人,也要防別人陷害!」博多藤四郎搖搖手指:「Basic concept!不,厚哥哥說過呀,上戰場時,兵不厭詐很重要!」


御手杵恍然大悟:「謝謝師父指教!」


P.S.1:小判沒少,藥研藤四郎暗暗痛恨自己機動不及弟弟,無法偷拿。

P.S.2:鎖門沒用,粟田口的短刀們不少輪流過去敲門,想打聽這次「收獲」結果,全部被御手杵請走。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