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O五

雖然今天是小望月,不,即使明天是十五夜,審神喵仍要回去工作,聽說是因為那段時間工作較多,所以要回去完成,但因為十六夜那天可以休假,所以反而十五夜的當晚可以安心慶祝。

「貓……哇呀……出門了喵!」嗯,一如既往,又是被丟出門。被丟的理由依然是自找,不過今次不是因為遲起床,而且因為有貓只顧問小豆長光有關今晚甜品而忘記時間,所以被越看越不爽的近侍一手扛起再日常地飛出大門。

就跟那邊正在飛出來的明石國行一樣,嗯,因為貓咪要上班,所以螢丸很有空,要找事做。

噗通。

今天又是掉進水嗎?反正天氣還算熱,洗洗也不會感冒……等等!

「喂!快來撈明石先生!他今天連翻身也懶!!」一番混亂後,總算從水池裡撈出臉朝下的明石國行。

「呿。」愛染國俊語帶不屑,而且一臉鄙視:「再有下次,就讓國行溺水一次,反正最壞不過是一血保命,死不了。」

被撈起來的太刀朝短刀的方向挑起一邊眼,然後又佯裝入睡。

「阿螢,再丟!」

「是!」螢丸愉快地捲起衣袖,答應不再丟去危險的地方(e.g.:水裡、火裡)後,開始甩太刀遊戲。近侍刀相信那振太刀今天內應死不了,所以不再理會,轉身向因為來派日課而聚集的刀劍「預告」道:「今晚是小望月,因為明天會有小型的宴會,所以我今晚會盡量拖住大將,讓你們可以可以安靜地月見。」

可能見大家神情古怪,近侍刀惟有補充:「沒特別意思,簡單說,明晚我不想她在宴會裡看到太多那個叫『BL』的東西。」

眾刀大笑,的確是一個非常合理的理由,某隻貓咪因為BL失血過多的事,對大家來說司空見慣,只是自上年後,所有刀劍也怕再次影響她健康,既然近侍開口提出解決方法,他們自然樂意跟從。

「啊,對了。」藥研藤四郎收回正要離開的腳步:「大將有請小豆先生準備西洋點心,方便大家月見時吃,請記得留一份給她和孩子們。」

「哈哈,請放心,我們會連近侍大人那份也會預留好呢。」次郎太刀笑得很艷麗:「主人的吩咐,人家的小豆一定會做好。」

藥研藤四郎毫不客氣地翻個白眼,心忖愛吃BL糧的是貓咪不是他,在他面前賣弄不會有甚麼好處:「啊喂,剛剛才說不要讓她看到BL,次郎先生不會打算明天跟大將說吧?你和你家小豆先生的事,在她面前請收斂。」

「哎喲,反正主人已經出門,沒關係。」次郎太刀笑得花枝亂顫,緩過氣後戳戳短刀的頭,可惜被對方嫌棄,只是他不為所動:「噯呀,近侍大人說錯一事呢。人家是屬於小豆,而不是小豆屬於人家呢。人家算是嫁入長船家,因為這樣可以說是真正的入世唷。」

「我沒興趣聽。」

「嘻嘻,相信主人會很有興趣……」

「Ok,請不要和大將說。」藥研藤四郎立刻投降:「我批錢給你買酒,請你不要在大將面前多嘴。」

「謝謝喔~~」次郎太刀開心地捧住臉地笑,然後以大步走的方式離開,走了幾步,回頭一笑:「噯呀,別說人家不提醒啊。雖然人家的本體夠長,可以幫忙勾某人回來,但掛太高嘛,人家就沒辦法呢~~」

甚麼掛太高?

藥研藤四郎順着大太刀的指尖方向望過去,禁不住扶額嘆氣,叫住怕會被搶小判而準備溜走弟弟:「喂,博多,去叫你的徒弟來戳明石先生下來。」

螢丸因為丟得太高興,把明石國行掛到樹上,因為位置不好爬,所以他們在想以疊羅漢的方式,再用螢丸的本體戳下來,可惜不夠高。

「不要,藥研哥哥肯肯定會乘機偷小判!」

「……」藥研藤四郎覺得自己在弟弟眼裡的形象有需要澄清,不,現在救刀要緊:「我不拿,我這次私下給次郎先生。」

「好啊,我跟主人說藥研哥哥有私房錢~~」

博多藤四郎的話令藥研藤四郎感無奈,但他也只能維持公事中的表情,繼續指向被高高掛的明石國行:「大將知道我有藏錢,但請不要跟她說。」

「我撥一些小判給次郎先生,但要藥研哥哥請主人從現世買一點零食回來當應節,減輕這邊要花的小判數目一些。」

「喂!不准要她……」藥研藤四郎舉起手又放下,心裡清楚那隻貓咪就算「命令」她不可以買回來也會抱一堆回來,所以揚揚手請他快去找御手杵,當是答應他要求。

現在去通知她吧,反正就結果而言都是一樣。

思索片刻,短刀想起一起,朝自己弟弟已跑遠的方向喊:「呀,記得請御手杵先生先上槍套去戳!」

會聽到嗎?算了,就算聽不到應該也會做,大概不必擔心。

後記:審神喵回來後看到一個躺在手入室,肚子被戳了幾個洞的明石國行。

「喵,請問有人可以解釋一下嗎?」

「螢丸君丟他上樹,御手杵先生忘記套回槍套就去戳的結果。」

「傷勢不重,應該可以做簡單治療啊喵。」

「明石先生說,治療後要去幫忙廚房的工作,所以寧願不治療躺在這兒休息。」

「……」

「大將,請下指示。」

「讓他就這樣休息一晚,明天才理他。請幫忙傳話,因為明石肚子開洞,所以不適合進食。」

「是。」

明石國行如願以償,善哉善哉(合爪)。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