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O三

「喵……」從被窩中探頭的審神者充滿怨念地瞪着心情愉快的近侍。

「呵,醒來了?嘿嘿。」語調輕快,笑容燦爛,和昨天生氣得頭頂要冒煙,或者鼓起腮喊不服氣的短刀判若兩刀。

「……笨蛋……」現在換審神者深深不忿:「貓今天要看劇……要和小藥慶祝回家日……現在爬不起來,壞刀,喵!」

「變回人就不用喵喵叫。」藥研藤四郎輕笑,然後側起頭:「喲,不過嘛,反正大將很快會變回貓,隨便。」

「喵?」審神者條件反射地喵一聲,「噗」,如短刀所說,變回審神喵,貓咪瞪大眼,用貓爪不斷拍短刀:「你是故意的,喵!」

「哈哈。」短刀很開心地大笑,向貓咪做了個鬼臉:「昨天只是收一點利息,之後那筆帳我再慢慢和妳算,大將。」

「吃醋怪!」審神喵隨爪撿起一個枕頭丟過去,被妥妥接下。

藥研藤四郎現在可以用眉開眼笑去形笑,手一甩拋出枕頭,讓它回到原來位置後,對着貓咪露出一個孩子氣的笑容:「喲,大將。手滑,喔,爪滑不好呢,弄髒枕頭,今晚沒辦法好好睡覺喔~~既然已如我的『指示』般,因為睡飽飽,變清醒而當回貓咪,剛才大將擔心的情況相信不會出現。」

貓咪死死瞪着短刀,最後仍是乖乖去梳洗更衣。

因為是「回家日」而非「生日」,所以大家依審神喵的要求,把「慶祝會」留待黃昏時舉行,之後直接開始看直播,所以,今天是如常的上學日,小刀靈們早上已和剪刀靈妹妹一起去茶室上課。

其他刀劍開始佈置大廣間,除了預備下午開始的「茶」會(因為小孩子不可以喝酒,所以不可以叫酒會)外,也要幫助架好直播要用的器材和安排可以同時適合觀劇和享用食物、飲品的桌椅。即使已舉辦過多次的欣賞會,但要令大家仍然保持新鮮感就非易事。加上,又要不搶「回家日慶祝會」的特色,設計上要花更多心思。

「氣球……這兒再掛一個,對!」

「呀!第二個字貼歪啦!不不不,不是第一個,第二個呀!」

「是!師父!」

「還是我來嘞!蹲下讓我騎上去!」

來偷看進度的審神喵馬上進入腦補模式,幸好身邊的短刀眼明手快,敲了一下貓頭,令她「重新開機」,回到「正常」狀態。

「喲,大家還有甚麼事要幫忙?可以讓大將幫上一點。」近侍刀的建議當然沒被大家接納,要一隻圓滾滾又矮小的貓咪幫忙,不是說擔心不敬或失禮,而是她不適合(無誤)。不過,不少短刀很快圍上來,追問她今天表演的劇目的事。

「那個……今天是初日,所以貓也不肯定呢喵。」審神喵搖頭甩尾:「只知道是以前一本漫畫的相關故事,那漫畫的內容很有趣,充滿神秘感呢喵。」

「吶呢,裡面會有男人穿女裝,打扮成女孩子是真的嗎?」

「嗯!」貓咪用力點頭,然後一愣:「以前不是很常見嗎?」

「因為覺得現世會有不同的表演方式呢!而且,如果適合,我也想用來設計我們AWT48的新表演!」

「我覺得我要不斷催眠自己,令自己記住自己沒妹妹。」

「藥研哥哥太古板!」

吵吵鬧鬧過後,大家又回去佈置場地,審神喵則去找燭台切光忠、小豆長光等人,希望打聽一會兒有甚麼好吃的食物,以及有沒有要幫忙購買的材料。

等一切準備就緒,下午開始就是大家的快樂時光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