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四O

「喂。」近侍手一伸一拉,輕易把貓咪捉到身邊:「爪裡的是甚麼?昨天才吃了一堆蛋糕,我還批准妳喝梳打特飲,現在又偷喝?」

貓咪回頭裝可愛:「唔~~喵~~~」

「咦?」看到貓咪現在的狀態,有刀想起今早有貓咪用貓爪(露爪mode on)死死抓(因為爪子,所以是抓不是捉)住門框不放,不願出門的畫面。

貓咪怕的東西很多,其中一個是牙醫。

「喲,拔牙了嗎?大將~~」短刀淘氣地戳戳貓咪眼神放空的臉(沒被口罩遮掩的部分,再揉一下頭:「小心下次又要拔,很快變無牙貓啊~~」

「沒有拔……」審神喵悶聲瞪了短刀一眼:「洗牙很痛,很麻……還被牙醫囉唆很久喵……不想說話……」

「沒收。」藥研藤四郎伸身要搶貓咪的飲品袋,被她閃過後不服氣道:「啊喂,又沒拔牙,小孩子拔牙後喝冷飲吃雪糕,我可以當成心理安慰,沒拔牙不准喝!!妳要經期時肚痛,還是想下次真的因為蛀牙而拔牙?」

「不要,貓心情不好,要喝甜,再吵貓連藥研那杯也喝光!」

「再喝會更圓啊喂!」有刀不知不覺間踩了地雷。

「喵……」審神喵深深吸一口氣:「加州……唔……唔唔!!」

短刀不管貓咪戴住口罩了,伸手攝到口罩裡掩住她的嘴巴。上次受過的教訓讓他記得不要給她機會,因為這種無聊的私事召喚她的好姊妹,甚至乾女兒。

那次,他被打得很慘。

「嘛,我好像聽到有人在欺負我的好姊妹。」

「吶呢,好像看到有個笨蛋哥哥在欺負主人呢~~」

就算「召喚」沒完全,他們吵鬧的情況仍看在部分刀劍的眼裡,眼見貓咪主人被壓制,自然會自動過去幫手。

這次下手算是客氣,藥研藤四郎只是頂着中傷標記(笑)。原因不是他們對他溫柔,而是有一個更好玩的「懲罰方式」。

「藥研哥哥肯定是不知道用最普通,最基本的洗牙儀器洗牙有多辛苦呢。」亂藤四郎知道事情前因後果後,提出「中肯」的建議:「吶,試過一次後,我寧願給雙倍小判去商店街的牙醫處用最新式的儀器,而且定期保養耶。試過就知道有多可怕~~」

「嘿,我說嘛,這個膽小的小鬼不可能敢試。」

「試就試!我立刻預約!!」

因為審神者大部分也擔心瘟疫,所以牙齒沒太大問題也不會去找牙醫,短刀自然輕易預約第二去看。

「今天大將回來,我就讓大將見識洗牙只是小事。」

藥研藤四郎原以為有機會向審神喵示威,但去到診所發現要被綁到躺椅上,原因是以前試過有刀劍男士因為太痛,掙扎下傷到牙醫、打破不少物品,令他之後的所有刀劍男士和特別品種的審神者都要先綁起才檢查和洗牙時,不由得胡思亂想起來。

吱……吱吱……

儀器的聲音很恐怖。

「你的牙很髒,刀劍男士誤會手入可以解決一切問題,但既然你們會經常洗澡,牙齒沒洗自然髒。」牙醫平靜得像已看慣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比在戰場面對遡行軍恐怖幾倍。

牙……很麻……痛!!痛痛痛痛痛!!

短刀後悔昨天誇下海口。要說嘛,如果要他選擇,既然手入不等同清潔,那不如一拳打掉牙齒再手入,總比去洗牙方便又乾脆。

那隻貓咪竟然再怕也去看牙齒……

這比牙醫更可怕。

是日,審神喵回本丸時,獲得一杯好味的特調梳打當獎勵和賠罪(笑)。

之後藥研藤四郎怎樣威迫其他兄弟去檢查牙齒和洗牙,令他們哀叫連連就是後話(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