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四六

「浦島,怎樣看?」


「唔……實在想不到呢……」浦島虎徹搖搖頭:「抱歉,我只是感覺到有人接近,但看不到是誰。」


「不用道歉呢。」亂藤四郎揉揉伴侶的頭:「已經做得很好,至少沒讓他接近。」


浦島虎徹趁機伏到亂藤四郎的肩上蹭了蹭,然後不安地抬頭:「到底是誰?要去偷聽亂和主人的話,怎樣看都不正常。」


「那個……不是哥哥?我是指藥研哥哥。」亂藤四郎心存僥倖,希望只是自己之前多疑。


「不。」浦島虎徹用力搖頭:「肯定不是近侍大人。亂要我幫忙擋過他很多次,所以我已經認得他的氣息呢。雖然啊,其他人的感覺我完全認不出來,但近侍大人的氣憩我絕對絕不會認錯!而且耶,我親眼看到他去了大廣間後沒有再出來,絕對不是他呢!」


呀呀……亂藤四郎察覺另一件事,很自然地再次伸出雙手去抱住對方:「對不起呢,經常麻煩浦島。」


「唔,不會啦!」乖巧的脇差拼命搖頭:「只要能幫上亂我就會很開心呢!不過,真的很古怪……因為肯定不是近侍大人,所以整件事很可疑。我們刀劍男士啊,正常不會刻意去偷聽主人的話吧?」


「之後的話不用說出口呢。」亂藤四郎以指尖按住浦島虎徹的嘴巴,再輕拍他的胸膛:「留在這兒,知道嗎?」


脇差愣了一下,想了想,後知後覺點點頭:「越來越讓人擔心……如果是和主人……」


「浦島。」亂藤四郎又摸上浦島虎徹的胸口,他立刻乖乖閉嘴,但很快又開口:


「有點擔心哥哥們……」


「的確呢。」亂藤四郎苦笑:「我們的哥哥們,都讓人不得不擔心呢。」


浦島虎徹張開手讓亂藤四郎枕到身上再摟住他,兩振刀的頭互相倚靠,靜靜休息片刻待心情平靜下來。


「亂,要告訴近侍大人嗎?」


「嗯?」


「看似小事,但不合理,所以有機會是嚴重的事。」浦島虎徹頓了頓:「比起我,亂比較適合呢。」


亂藤四郎忍不住輕笑:「吶,浦島怕藥研哥哥?他不敢欺負你耶,他敢亂來,亂一定打趴他。」


「不要為我兄弟吵架嘛……」浦島虎徹苦笑,他最討厭的事,大概是兄弟爭執:「我沒有近侍大人會欺負我的意思啦。」


亂藤四郎大笑,很快笑至要擦淚:「不要這樣怕嘛,藥研哥哥一直有欺負浦島,只是浦島太乖,而且那個笨蛋哥哥怕被我揍,所以從來沒事呢。」


「欸?」


「沒事沒事,浦島當沒聽過,嘻~~」亂藤四郎笑笑後轉身撲倒浦島虎徹,脇差手腳亂揮地掙扎:「先……先去告訴近侍大人呀~~~」


「不~~~~要~~~」亂藤四郎愉快地替浦島虎徹扒皮:「難得氣氛很好,先跟我亂一下嘛~~~」


「但……但是……」


「明天再找那個笨蛋哥哥,難道浦島要主人現在知道,然後因為太擔心而影響身體嗎?」


「呃……」除了因為伴侶的問題而語塞,被扒了大半衣服又被「亂」,腦海開始迷糊,喉頭發生嗚咽的聲音:「嗚……至少……先洗澡才舒服……亂,等等……」


「不要~~~浦島是大木頭~~不明白少女心呢~~」


「呃~~~」


正事完全無法談下去呢,或者說,談另一種正事比較重要(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你們先去洗個熱水澡。」一踏出傳送陣,加州清光立刻對天保組說出他的「要求」,並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押送」他們回房間拿替換衣物。長曾禰虎徹有意跟上去,但被蜂須賀虎徹制止。 「那個,請問可以請蜂須賀先生幫忙在小茶室準備茶和點心嗎?」負責「押送」源清麿的大和守安定馬上代加州清光說出他未出口的想法,長曾禰虎徹立刻拍拍胸膛說交給他也可以,可惜加州清光搖搖頭:「嘛……大哥,不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