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四八‧五

「喂,偽物。」第二天早上,山姥切長義剛起床就輕輕踢了山姥切國廣一腳:「昨天你沒騙我?」

「昨天甚麼?」山姥切國廣一愣,一時間沒理解對方的問題。

「可惡,竟然裝傻。」山姥切長義踩了山姥切國廣一腳,指住他教訓:「若非裝傻,就是你平日謊話連篇,所以無法立刻回應。」

「咦?」無端被教訓的山姥切國廣感錯愕,但很快因為對方越來越紅的臉蛋而猜到他所提的事是甚麼,笑容也隨之變得佻皮:「長義有決定?」

「你你你你……你這個偽物亂說甚麼?我只是在試探你有沒有假借她的名義亂說話!!」一如預料般,山姥切長義立刻炸毛,指住山姥切國廣邊罵邊跺腳。

山姥切國廣心裡暗叫對方很可愛,惟表情沒太大變化,只淡淡地笑:「不相信請直接去問主人。」

「這……這種事……怎可能問她!」審神喵的腐喵程度,山姥切長義相信自己過多久也無法適應,叫他問那種問題,不就等同自己送上門讓她逼婚嗎?不不不,搞不好她以已送出賀禮為由,直接指定自己要在某個日子完婚……好的,這兒叫結緣。這種違反公務員專業工作態度,也有違上下主從的界線(他當然明白「主君」要干涉,做她的「家臣」自然要聽令,可是,她不是主君,只是「時之政府」下的一名小小的外派人員,他才是正式的(前)公務員)的事情,絕對不可以發生。

山姥切國廣欣賞本歌大人因腦裡精彩的對話而浮現出千變萬化的表情,到見他快要頭頂冒煙,才輕喚一聲叫他回到現實。

「偽物。」

「要說多少次仿作不是偽物,你才會記住?」猜想對方有話要說,山姥切國廣沒計較,只是輕笑反擊。

「我說偽作就偽作,你奈我何?」

「呀……的確。」山姥切國廣的表情多了幾分陰森:「說句實話,你是惟一這樣喊而還活的人,其他取笑我的敵刀,全被我斬殺。」

山姥切長義的臉立時發青。

「長義本來想問甚麼?」見對方未入主題,極化打刀好心提醒。

「……那個……主人不會是……『命令』吧?那份禮物。」山姥切長義不安地開口。

「總會叫錯我作偽作,你應該先擔心我會否答應。」

「喂!!我甚麼也沒說!!」

「哦。」

「你這是甚麼意思?」見對方反應平淡,原想刺激對方的山姥切長義越想越不服氣:「我才沒當偽物一族的意思!!要當也是你當我這個本歌的附屬品!!」

「主人不可能答應你的想法。」山姥切國廣神色自若地回答:「不過,『附屬品』此說,也不算全作。我畢竟是你的仿作,要說類似的比喻也難以反對,但要記住,我是國廣的傑作,不是甚麼偽物。」

山姥切長義後半句顯然沒聽進去,因為已被前半的話撩撥得臉紅耳熱。

很好玩。

山姥切國廣暗忖,在提醒對方本丸已有所有已推出的近侍曲,並且全部交到相關刀劍手上前,讓他苦惱一會相信會很有趣。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