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四五

「吶呢,主人~~可以和大家聊心得嗎?」亂藤四郎的問題,令審神喵感錯愕。

「貓從沒限制你們的私人活動和言論自由呢喵。」

短刀搖搖頭,用眼神示意茶室的方向,貓咪立即會意過來,伸爪揉揉細心短刀的頭:「可以呢,用亂的名義舉行也可以,內容隨亂喜歡。要談內容,或者研究燈光、舞台設計也可以喵。」

「是,謝謝主人。」

「這是你們應有的權利,不用道謝喵。」貓咪本想着短刀離開,但轉念拉住他補充:「要記住啊,如果真正是你的權利,你不用為別人給你應份的東西而特別道謝。貓知道很多時只是客氣,但也請記住,這一點自由不是貓特別給予你們;以現世的標準來說,只要你們具有人身,在不中傷、誹謗等等的情況下,想談論甚麼是你們的自由。當然,現世也會因為種種原因而限制這些自由,到時候,你有權問理由,合理就去接受,例如像軍事、商業機密等等,保護自己和大家的情況下,在正常範圍裡遵守,否則,有時候也要抗命,或者趁機叛亂啊喵。」

「主人,小心說太多呢。」亂藤四郎明白審神喵的意思:「我們是刀劍,有聽令的天性,這種事啊,對我說還好,但有時候請主人小心一點,不要讓藥研哥哥擔心呢。」

「貓會的,只是,貓也不希望亂因為過度在意他人,或者太於聽話,日後會受罪喵。」

「『日後』這字,請主人不要讓藥研哥哥聽到,相信主人明白亂的意思呢。」

「嗯。」審神喵點頭,再次伸爪拍拍短刀的頭後,放他去做他想做的事。

這個「乾女兒」真的很乖巧,很聰明,不愧是活了很多很多年的刀劍。

周末白天其中兩場(大廣場在重播期間全日輪流播放全景和鏡頭切換版本,直至他們全部願意睡覺)加了附註:「討論會」,方便大家分辨。不選晚上的原因,除了美容問題外,也是美食問題。

今天早上,燭台切光忠在大家的艷羨目光下,推了一大車火雞髀和火雞翼回來(雖然有其他食材,但已被完全無視),而且當眾宣佈今晚將實現大家早兩天沒實現的心願:大口吃火雞髀。

既然今晚要做瘋狂的吃火雞骰看表演之夜,討論會自然要在白天舉行。

討論會那邊,雖然沉迷表演的貓咪很想很想去看(只為看重播),但是,對亂藤四郎多次偷溜出來的邀請卻全部推辭。

「主人想看可以去啊!不參加討論也可以呢。」

「不,貓怕他們看到貓在場,說話要瞻前顧後喵。」

「怎會?」亂藤四郎第二次過去拉貓咪時,審神喵揉揉乖巧的「乾女兒」的頭,輕聲說出原因:「喵,之前不是試過不同的討論會嗎?貓知道他們大多不會客氣,在貓面前也敢說救前主、改變歷史等等的事。可是嘛,那邊應該有前監察官在,和以前不同呢,一不小心,貓在場不阻止大概會落一個『同謀叛逆』的罪名。若只是你們的私下討論嘛,至少,事後可以說成只是討論,或者是戲言喵。」

明知是推託之詞,但亂藤四郎體貼地不揭穿,答應事後會告知她大家大致上的想法就離開。

因此,星期六晚對貓咪來說,最重要的事是晚飯時間。

一爪拿巨型雞髀,一爪拿應援棒來搖是怎樣子?看看審神喵,不,看看猫丸大部分「人」就可以。就算不吃肉(或不大愛大口吃肉)的刀劍,都有他們的專屬可食用應援棒……嗯,是原條粟米(笑)。主意聽說是地藏行平出,因為「與所有人一起感受相若的事也是一種修行」,粟米不但有一定長度,而且要像雞髀一樣,要一口一口轉着咬,最後會剩下中間的部分,相信是最接近氣氛的要求。

結果當晚粟米應援棒亦成為受歡迎的食物,至於有沒有刀劍誤咬真應援棒嘛……哈哈哈……幸好應援棒有燈光,否則受害者或者會更多。呃,甚麼也沒說,受害者是誰這種事請不要追究,總之被受害者的受害者,知道那枝應援棒沒被咬斷就可以(笑)。

聽說這種特製的應援棒加入了燭台切光忠的特別菜單內,看來日後很多機會吃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