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四九

「唔唔唔~~~喵喵~~」有隻貓咪一面指揮出陣一面哼唱,還在搖頭擺腦又甩尾,即使她身旁的近侍刀視而不見,呃,或者說聽而不聞比較符合,總會引人注意。尤其是,今天可能太陽很暖很舒服,審神喵選擇直接在傳送器旁指揮,方便隊伍一回來就立刻踹出門。

亂藤四郎已留意一段時間,好奇心+越來越熟悉的感覺戰勝忍耐力,決定直接過去問。

「喵喵喵喵喵喵~~喵?!」

「吶~~主人終於注意到亂呢~~~」亂藤四郎大大的臉被藥研藤四郎的手貼上,但仍近在貓咪面前:「主人在聽甚麼?」

如夢初醒的貓咪花了幾秒召回魂魄,當腦袋處理完亂藤四郎的問題後,綻放一個大大的笑容:「喵!是以前表演的歌呢!!雖然貓都有買CD,但懶去做那個叫playlist的東西,所以總要不斷按去下一組的歌來聽,多聽幾次就不沒心情弄。現在表演那邊丟了兩條超長的歌單,雖然沒付費要聽一下廣告,但不用理會就可以不斷聽實在太美好喵~~」

「大將,我事先聲明,不准升級至正式會員。」藥研藤四郎淡淡地提醒貓咪:「妳的三分鐘熱度,又會忘記中斷續約的能力,實在令我嘆為觀止,麻煩妳不要自找麻煩。」

審神喵和亂藤四郎同時白了藥研藤四郎一眼,可愛的短刀眼珠一轉,立刻拉住貓咪:「是不是我們也可以申請來聽呢?」

「當然可……喵呀!!你們不如用貓的帳號看!!」

「咦?」

「因為秘寶之里,貓沒空坐下來慢慢看,但貓之前買的可以無限重播跳舞唱歌部分的影片剛加到帳號裡呢喵~~~」貓咪戳出來讓亂藤四郎看:「如果請陸奧守他……喵?」

極短行動機動當然符合極短水準。審神喵很快看到陸奧守吉行笑着過去幫忙調整設備,還有一大堆刀劍抱一大堆抱枕、坐墊過去,轉眼就看到籠手切江、堀川國廣,不,整個堀川刀派抬着幾箱應援棒到大廣間,再回頭繼續搬下一輪應援棒。

那個……這次又幾百枝應援棒??貓咪努力工作的心情完全消失,壞壞貓腳悄悄邁開,沒走上兩步就被人拽住尾巴。

「喲,大將,不出陣了?」藥研藤四郎順勢拉貓咪到身邊,再拎住她的後頸皮:「離今天的目標還有一段距離喔。」

「不要!」貓咪拼命掙扎:「貓要玩!貓要看表演!貓要偷懶!!」

正在往大廣間方向走的兩個小刀靈看到這一幕,忍不住一起搖搖頭,妍更低聲說了句「懶mamá」,嚇得小藥急急掩住她的嘴巴,拉她離開現場。

「嗯,壞貓咪,女兒說得很好。」藥研藤四郎滿意地點頭,看起來很欣慰。

「喵!」有貓張嘴要咬刀,可惜被他輕鬆閃過:「喵喵喵!!」

又變成貓咪呢,最近好像「病發」得特別頻密。近侍看看電話上的時間,揉揉仍然想伸過來咬自己的貓頭,用一個很簡單的方法馴貓:「大將今天有乖乖早起床,反正快到點心時間,這回合出陣結束後,可以休息一小時。不過,請先回復到可以聽懂人話和說人話的程度。」

「遵命,喵……啊,是!」連那一聲喵也記得收回來呢,利誘手段很有效。

之後貓咪有沒有主動乖乖「工作」就是後話幸好利誘大家也懂,只要搬出他們要靜心研究表演,只要當乖貓,日後可以看真人表演時,再壞的貓咪也會聽話(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