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四一

周末清早,近侍刀非常非常忙碌。

「啊,這邊的裝飾請掛高一點!」

「那邊啊,麻煩多掛一些!」

「食物食物……請問食物準備得如何?要人手幫忙嗎?」

「餐碟、茶杯……」短刀不斷數要用的餐具:「叉的數量夠嗎?不想混不同的款,如果同款的不夠,我現在去買!」

「吶,商店街未開門好嗎?笨蛋哥哥。」亂藤四郎終於忍不住出聲:「如果真的沒辦法,可以改一下餐具的裝飾呢,可是,這次我不幫忙喲,因為一會兒要幫小主人打扮,現在要先去再次確認禮服的情況呢!」

「對對對,禮服!我應該現在可以看吧?」藥研藤四郎馬上被浦島虎徹地咚:「喂!不要以為自己是我的弟夫,我會不敢打!!」

「藥研哥哥敢打浦島,我會打回來。」亂藤四郎邊走邊笑說:「雙倍奉還,已經很客氣呢~~」

「嘖。」藥研藤四郎回亂藤四郎一個白眼,順道甩下浦島虎徹:「我去看看有甚麼東西要準備。」

「勸藥研哥哥先整理一下文件耶,聽其他本丸說,昨天發生大事呢。見主人和你好像沒發現,我認為先去看看有沒有重要文件要緊急處理,等主人醒來可以先完成,以免宴會時會掛心較好呢。」

低聲回一句「多事」,亂藤四郎並沒惱怒,反而笑笑再往房間走。

被他這樣一說,藥研藤四郎開始在意由昨天下午丟下不理的工作(嗯,牙醫實在太可怕,早知道不要取笑大將和逞強),提醒自己要去工作不是那個好管閒事的弟弟喜歡做的事,他會說那種話想必情況有異。

場地和食物嘛,有其他刀劍在老實說不用擔心,但工作是自己的責任,去看一下較適合。

咔叩……拉開辦公室的障子門後,近侍刀望見那堆積如山的文件,禁不住嘆一口氣。突然,一個巨型的長方形箱吸引他的視線。

昨天發生大事?和昨天送來的東西有關??

弟弟的話在腦內迴旋,短刀深信「大事」的起因是來自它。

「痛……」伸手摸,拿近自己沒特別反應,但一旦生氣「打開」的念頭就被咒語「攻擊」。雖然不至於讓他受傷的「力量」,但警告的意思很明顯,腦海剎那閃過那是只有本丸之主才能打開的「意念」。深知這東西要儘快「處理」,藥研藤四郎馬上決定抱住長盒衝上房間,就算要捱打也要叫醒那隻貓咪。

「喂!大事!快起來,大將!!」

推了好幾下,審神喵勉強翻一下身,雙眼依然緊閉,繼續「喵喵咕咕」地說着夢話。

「喂,大將!!起床呀!!」藥研藤四郎把長盒放到旁邊,由輕至重地搖貓:「起來!」

「貓要睡覺覺!喵!」沒睜開眼的貓咪張嘴亂咬,所以沒咬中,既然還未睜開眼,自然未睡醒。藥研藤四郎見狀決定「痛下殺手」,直接拉審神喵起床。

「有大事,大將快起床!」

咬!

為讓貓咪醒來,這次藥研藤四郎不但不避開,而且遞上手方便她咬。不是說洗牙後牙齒會麻痺嗎?咬人很用力好嘛。

貓咪睜開眼的眼神,似乎是想折吵醒她的刀,非常兇狠。

「看來是上面送來的東西,但這箱被咒術鎖上,大概只有妳能開,我只是『想』打開已被咒術攻擊。」

聽到這話的審神喵鬆口,連忙從床頭拿過眼鏡戴上,打開面前包上和紙,寫上要審神者親啟的木箱。

一眨眼,四周變得昏暗,巨大的月亮,以新月之姿出現……不,更像是被強制帶到庭園,抬頭只有一片掛有「三日月」的夜空。

「主殿。」一振三日月宗近忽然在審神喵的眼前出現:「您對月有甚麼想法?」

話音剛落,四周瞬間回復正常,此時,出現在審神喵和近侍前面的是狐之助的投影。

「三日月宗近把三日月宗近送到所有本丸,請查收。」一如他所說,木箱裡就是一振三日月宗近。

「哦喔……看來發現呢,哈哈哈。」在本丸的某處,猫丸的三日月宗近呷一口茶,淡淡地笑起來。

「大將,剛才到底?」藥研藤四郎非常緊張,原來他只覺得眼前一黑,之後發現貓咪呆住,幾秒後才回復正常。審神喵低聲剛才所見,短刀立時明白亂藤四郎說的「大事」是甚麼。

果然,是大事。

實在太不正常,連帶剛剛狐之助投影的話,裡面似乎隱藏甚麼不可告人之事。

「大將,請給指示。」

「今天是女兒的重要日子,我們先假裝無事……實際上,亦無真正的傷害我們的事發生。刀先拿到下面收好,之後請藥研和他們說明。」

「應。」

「想辦法不讓三日月參與,這一次。」

「有點困難,但我會盡力。」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