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四一

周末清早,近侍刀非常非常忙碌。


「啊,這邊的裝飾請掛高一點!」


「那邊啊,麻煩多掛一些!」


「食物食物……請問食物準備得如何?要人手幫忙嗎?」


「餐碟、茶杯……」短刀不斷數要用的餐具:「叉的數量夠嗎?不想混不同的款,如果同款的不夠,我現在去買!」


「吶,商店街未開門好嗎?笨蛋哥哥。」亂藤四郎終於忍不住出聲:「如果真的沒辦法,可以改一下餐具的裝飾呢,可是,這次我不幫忙喲,因為一會兒要幫小主人打扮,現在要先去再次確認禮服的情況呢!」


「對對對,禮服!我應該現在可以看吧?」藥研藤四郎馬上被浦島虎徹地咚:「喂!不要以為自己是我的弟夫,我會不敢打!!」


「藥研哥哥敢打浦島,我會打回來。」亂藤四郎邊走邊笑說:「雙倍奉還,已經很客氣呢~~」


「嘖。」藥研藤四郎回亂藤四郎一個白眼,順道甩下浦島虎徹:「我去看看有甚麼東西要準備。」


「勸藥研哥哥先整理一下文件耶,聽其他本丸說,昨天發生大事呢。見主人和你好像沒發現,我認為先去看看有沒有重要文件要緊急處理,等主人醒來可以先完成,以免宴會時會掛心較好呢。」


低聲回一句「多事」,亂藤四郎並沒惱怒,反而笑笑再往房間走。


被他這樣一說,藥研藤四郎開始在意由昨天下午丟下不理的工作(嗯,牙醫實在太可怕,早知道不要取笑大將和逞強),提醒自己要去工作不是那個好管閒事的弟弟喜歡做的事,他會說那種話想必情況有異。


場地和食物嘛,有其他刀劍在老實說不用擔心,但工作是自己的責任,去看一下較適合。


咔叩……拉開辦公室的障子門後,近侍刀望見那堆積如山的文件,禁不住嘆一口氣。突然,一個巨型的長方形箱吸引他的視線。


昨天發生大事?和昨天送來的東西有關??


弟弟的話在腦內迴旋,短刀深信「大事」的起因是來自它。


「痛……」伸手摸,拿近自己沒特別反應,但一旦生氣「打開」的念頭就被咒語「攻擊」。雖然不至於讓他受傷的「力量」,但警告的意思很明顯,腦海剎那閃過那是只有本丸之主才能打開的「意念」。深知這東西要儘快「處理」,藥研藤四郎馬上決定抱住長盒衝上房間,就算要捱打也要叫醒那隻貓咪。


「喂!大事!快起來,大將!!」


推了好幾下,審神喵勉強翻一下身,雙眼依然緊閉,繼續「喵喵咕咕」地說着夢話。


「喂,大將!!起床呀!!」藥研藤四郎把長盒放到旁邊,由輕至重地搖貓:「起來!」


「貓要睡覺覺!喵!」沒睜開眼的貓咪張嘴亂咬,所以沒咬中,既然還未睜開眼,自然未睡醒。藥研藤四郎見狀決定「痛下殺手」,直接拉審神喵起床。


「有大事,大將快起床!」


咬!


為讓貓咪醒來,這次藥研藤四郎不但不避開,而且遞上手方便她咬。不是說洗牙後牙齒會麻痺嗎?咬人很用力好嘛。


貓咪睜開眼的眼神,似乎是想折吵醒她的刀,非常兇狠。


「看來是上面送來的東西,但這箱被咒術鎖上,大概只有妳能開,我只是『想』打開已被咒術攻擊。」


聽到這話的審神喵鬆口,連忙從床頭拿過眼鏡戴上,打開面前包上和紙,寫上要審神者親啟的木箱。


一眨眼,四周變得昏暗,巨大的月亮,以新月之姿出現……不,更像是被強制帶到庭園,抬頭只有一片掛有「三日月」的夜空。


「主殿。」一振三日月宗近忽然在審神喵的眼前出現:「您對月有甚麼想法?」


話音剛落,四周瞬間回復正常,此時,出現在審神喵和近侍前面的是狐之助的投影。


「三日月宗近把三日月宗近送到所有本丸,請查收。」一如他所說,木箱裡就是一振三日月宗近。


「哦喔……看來發現呢,哈哈哈。」在本丸的某處,猫丸的三日月宗近呷一口茶,淡淡地笑起來。


「大將,剛才到底?」藥研藤四郎非常緊張,原來他只覺得眼前一黑,之後發現貓咪呆住,幾秒後才回復正常。審神喵低聲剛才所見,短刀立時明白亂藤四郎說的「大事」是甚麼。


果然,是大事。


實在太不正常,連帶剛剛狐之助投影的話,裡面似乎隱藏甚麼不可告人之事。


「大將,請給指示。」


「今天是女兒的重要日子,我們先假裝無事……實際上,亦無真正的傷害我們的事發生。刀先拿到下面收好,之後請藥研和他們說明。」


「應。」


「想辦法不讓三日月參與,這一次。」


「有點困難,但我會盡力。」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