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六六‧五

「中傷……嗎?」審神喵回到本丸後,看到依然在椅子上的太刀不禁驚訝。

順道說一下,今天的審神喵很乖很乖,回本丸後立刻回房間梳洗更衣,嗯,仔細那種,所以待她看到福島光忠時已是回來的一小時後。

嗯,所以,已鬆綁+拆除罪證(笑)。

「哈哈……」藥研藤四郎斜眼望向另一邊,顧左右而言他:「沒甚麼大事,只不過吃撐。」

「藥研。」說謊的近侍會有甚麼表情,審神喵非常清楚,何況……

「我被迫做實驗!!」嗯,拔走漏斗後,福島光忠恢復說話能力。

「亂說我繼續,那是為大將調的藥!」

「……所以,是為了那隻可愛的大貓咪?」福島光忠立刻換上帥氣的表情,親暱地說:「噯呀,既然是可愛的大貓咪身體不適,能為妳做到的事都是小事。合適的花有穩定心神,讓身體健康的……哇!」

喵,重傷。

審神喵默默看着自己的近侍揍刀。最近他好像比以前吃醋,不過,能制止那振囉唆又過度親切的太刀繼續說話,稍為使用暴力也無妨。

反正有資源手入。

到貓咪理解事情源由,已經是打爆+手入+晚飯後的事。審神喵愕然地望向道出今天的事的短刀反問:「他……沒人撿回?即使發生那些事喵?」

「嗯。」短刀點頭。

「日本號那邊,就算他願意,長谷部肯定不准。」審神喵一面甩尾一面想:「但是,燭台切也不救他出乎貓意料呢喵。」

「大概他一再要燭台切先生叫他『哥哥』的結果。」藥研藤四郎偷笑:「他儘量不想和他碰面呢。」

「藥研,你笑得很詐。」

「呵,有嗎?」

「有,絕對,喵。」

「那隨大將想像。」近侍拿過一疊文件:「這些是急件,先蓋印。」

「喵!」工作恐懼症發作,可惜「病發」也要工作。審神喵因此錯過一場好戲。

「嗨,光忠。」福島光忠又一次叫住燭台切光忠,今晚和之前不同,在他身邊有一振華麗閃亮的短刀,不過福島光忠並不在意,繼續開口:「想聽你喊一聲哥哥呢。」

「我還有事,剛剛聽到有同僚想吃消夜,我要去準備。」

「噯呀,那不如我加點花裝飾,晚上是個好時間,以花香伴隨入眠,保證能做到好夢。」

「呃……」

「喂。」在他們之間的短刀攔住準備跟上去的太刀:「小光不好意思直接拒絕,那就由我當壞人。福島先生,你再強逼小光(光醬)喊你做哥哥,我不會客氣!」

「喔?光醬?」福島光忠挑眉。

「這稱呼只有我能叫!」藍髮短刀─太鼓鐘貞宗維持攔在中間的姿勢:「沒得他和我准許,其他人,就算是主人也不可以這樣叫!」

「哎呀哎呀~~~」被明明白白地拒絕,福島光忠只能匆匆道別和退場。

「小光。」

「嗯?」

「雖然說小光兄弟的壞話不帥氣,但福島先生如果再胡來,一定要告訴我!」

「好。」

「吶~~~肚餓啦,我們去吃消夜!我想吃小光煮的烏冬。」

「哈哈,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