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六六

「貓不要上班!貓還要過年!貓還想玩!!」不想出門上班的結果,當然是被抬被丟,那隻又懶又壞的貓咪在新一年的第一個上班日又是被飛高高的形式出門回現世。

新一年,似乎沒成長呢。看來接下來的這一年,仍然要在每個上班日做相同的「日課」。

呃,只要她平安,這種日課要他一直做也無妨。

短刀搖搖頭甩走腦裡的胡思亂想,關上門回頭望向大家的時候又是平日的自信的笑容,扳扳手腕,朝大家喊:「喲,大將吩咐的事準備妥當沒?」

「準備好了!」幾振刀劍隱約察覺短刀有一絲異樣,惟因為太輕微,或是顧及他的面子,所以沒有說出來,而是和大家一起回應。

嘿嘿,大部分新人必經之路呢。

總之嘛,吩咐下來的事就要做好!

辦公室內,有一振被綁在椅子上的刀,麻繩一圈又一圈地繞住他的身體、雙腳,將他固定在一張沉重的椅上,不留任何可以逃走的可能出現。

「為甚麼做出這種事?」被綁起來的新人不安地望向大家:「請問是否我做了甚麼失禮的事……這樣對我不好嘛,光忠救我!」

「你也是光忠,或可試試自救。」大家見識到燭台切光忠的無奈和「冷酷」。

「號醬!!幫我弄斷繩嘛。」

「再敢說一次,我立即壓切你!」回話的是壓切長谷部,他的手指已抵住刀鐔,眼神非常認真,嚇得太刀乖乖閉嘴。

「長谷部……你讓他咬緊牙關,我們一會兒很難做。」藥研藤四郎拍拍辦公桌上的道具:「到時很難塞進去。」

聽到這種話,會鬆口才奇怪,福島光忠用盡全力閉嘴,可惜力量及不上極短……呃,及不上大家合力撬時的力量,被「插入」一個大漏斗。

「喲,灌食的時間到呢。」近侍的眼鏡反射出詭異的光芒,看得福島光忠心寒:「就請不要客氣,福島大人。」

剛顯現不算很久的太刀,很快理解現世某種叫「鵝肝」的食物的製造方法。

福島光忠,99級。

「喲,只是吃一點兒就要哭嗎?」任務完成後,藥研藤四郎並沒放過玩弄對方的機會:「以前其他刀劍可是多吃幾倍也臉不改容。可惜,若不是已滿級,還想再塞多些……實在太好玩。」

「呃……近侍大人,既然已完成,我先失陪。」

「燭台切先生,你不領回你家兄弟嗎?」短刀指指仍綁在椅子上的太刀:「稍等一會就好,我現在去鬆綁。」

「啊!不用!!」黑色太刀立刻搖搖頭:「請讓我先回廚房工作,慢慢放他也可以。」

「嘿……呀,日本號先生……」

「哇!我有事……不……」日本號推出壓切長谷部庇護:「呀,我這位主人說過有事要我幫忙,失陪!!」

繼燭台切光忠後,日本號推着自己的伴侶一溜煙逃跑。

「竟然……算了,晚點再想。」藥研藤四郎望望仍然插着漏斗的太刀:「反正沒人要回收,我最近研究了一些新藥,順便找你試吧!」

因為嘴巴被插着漏斗而無法回嘴的太刀快嚇哭。

希望那隻貓咪主人快點回來,否則有刀可能性命不保。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