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六六

「貓不要上班!貓還要過年!貓還想玩!!」不想出門上班的結果,當然是被抬被丟,那隻又懶又壞的貓咪在新一年的第一個上班日又是被飛高高的形式出門回現世。

新一年,似乎沒成長呢。看來接下來的這一年,仍然要在每個上班日做相同的「日課」。

呃,只要她平安,這種日課要他一直做也無妨。

短刀搖搖頭甩走腦裡的胡思亂想,關上門回頭望向大家的時候又是平日的自信的笑容,扳扳手腕,朝大家喊:「喲,大將吩咐的事準備妥當沒?」

「準備好了!」幾振刀劍隱約察覺短刀有一絲異樣,惟因為太輕微,或是顧及他的面子,所以沒有說出來,而是和大家一起回應。

嘿嘿,大部分新人必經之路呢。

總之嘛,吩咐下來的事就要做好!

辦公室內,有一振被綁在椅子上的刀,麻繩一圈又一圈地繞住他的身體、雙腳,將他固定在一張沉重的椅上,不留任何可以逃走的可能出現。

「為甚麼做出這種事?」被綁起來的新人不安地望向大家:「請問是否我做了甚麼失禮的事……這樣對我不好嘛,光忠救我!」

「你也是光忠,或可試試自救。」大家見識到燭台切光忠的無奈和「冷酷」。

「號醬!!幫我弄斷繩嘛。」

「再敢說一次,我立即壓切你!」回話的是壓切長谷部,他的手指已抵住刀鐔,眼神非常認真,嚇得太刀乖乖閉嘴。

「長谷部……你讓他咬緊牙關,我們一會兒很難做。」藥研藤四郎拍拍辦公桌上的道具:「到時很難塞進去。」

聽到這種話,會鬆口才奇怪,福島光忠用盡全力閉嘴,可惜力量及不上極短……呃,及不上大家合力撬時的力量,被「插入」一個大漏斗。

「喲,灌食的時間到呢。」近侍的眼鏡反射出詭異的光芒,看得福島光忠心寒:「就請不要客氣,福島大人。」

剛顯現不算很久的太刀,很快理解現世某種叫「鵝肝」的食物的製造方法。

福島光忠,99級。

「喲,只是吃一點兒就要哭嗎?」任務完成後,藥研藤四郎並沒放過玩弄對方的機會:「以前其他刀劍可是多吃幾倍也臉不改容。可惜,若不是已滿級,還想再塞多些……實在太好玩。」

「呃……近侍大人,既然已完成,我先失陪。」

「燭台切先生,你不領回你家兄弟嗎?」短刀指指仍綁在椅子上的太刀:「稍等一會就好,我現在去鬆綁。」

「啊!不用!!」黑色太刀立刻搖搖頭:「請讓我先回廚房工作,慢慢放他也可以。」

「嘿……呀,日本號先生……」

「哇!我有事……不……」日本號推出壓切長谷部庇護:「呀,我這位主人說過有事要我幫忙,失陪!!」

繼燭台切光忠後,日本號推着自己的伴侶一溜煙逃跑。

「竟然……算了,晚點再想。」藥研藤四郎望望仍然插着漏斗的太刀:「反正沒人要回收,我最近研究了一些新藥,順便找你試吧!」

因為嘴巴被插着漏斗而無法回嘴的太刀快嚇哭。

希望那隻貓咪主人快點回來,否則有刀可能性命不保。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