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六八‧五

「喵喵喵,今天藥研『又』怎樣得兄弟們呢喵?」還在大門外的審神喵,看到幫忙開門的短刀頭上頂着的輕傷標誌,忍不住偷笑。


短刀不服氣地瞪了她一眼,喃喃說:「又不一定是他們。」


「喵~~除了兄弟們嘛,其他刀劍不可能傷到藥研呢。」貓咪開心地在門外甩一下尾,再用尾巴指向自己小鬼般的短刀:「只有他們才會令藥研不願防範太多呢喵~~」


「看來我還是關門,反正大將沒打算進來。」


「喵!不要呀!!」貓咪立刻乖乖進門:「貓馬上幫藥研手入!」


近侍短刀搖搖頭:「請大將先梳洗。現世瘟疫死灰復燃,要小心為上。」


「可是,藥研受傷呢喵。」


「哈哈,不過是小傷,無問題無問題。」藥研藤四郎遞上手,示意樂意牽她上樓:「我還有話希望和大將談。」


「藥研不怕大家取笑嗎?」審神喵覆上爪,上下打量短刀:「雖然是輕傷喵。」


「喲,反正已被取笑了一天,沒差。」見貓咪不大想走,短刀索性一手牽貓一手推:「上去再說。」


猜測有刀想撒嬌、「投訴」被欺負,審神喵自然乖乖往樓上走。


「咦?」洗香香,換上家居服就聽到短刀的要求是減慢連隊戰的進度省小判後,審神喵雙眼睜大又圓又大(以她而言),驚訝地反問:「不是要投訴他們欺負你嗎?」


「不。」藥研藤四郎苦笑,聳聳肩:「我相信妳不會理,反而當作看戲。」


被說中心事的貓咪乖乖閉嘴幾秒,旋即追問:「可是,不是早點完成,之後可以安心玩較好嗎?」


「呃……」


「藥、研!」


藥研藤四郎合掌懇求:「請大將批准。」


貓咪的耳朵動了動,眼睛瞇成一線:「喵,很少看到藥研如此誠心誠意地懇求呢~~~」


「哈哈。」


「藥研今天得罪被打的原因跟博多有關?」


「請大將不要追問。」藥研藤四郎笑容越來越尷尬:「家事,是家事。」


「可是嘛,出陣是公事呢喵。」審神喵甩一下尾壞笑:「作決定是貓啊喵~~~」


「拜託嘛~~~好嘛~~~我的好貓咪~~~」有刀的尾音越來越長,審神喵則越來越得意,再讓他撒嬌賣萌一會,貓咪就決定照他意思。喵,反正工作日不想多出陣,之後周末再想,連隊戰的報告又不是要多,到目標就夠。


有刀不願說「受傷原因」,以為貓咪不會找刀問嗎?到知道事情來龍去脈後,審神喵笑着回覆「通風報信」的刀劍一句:「活該,喵!」


敢阻攔兄弟們的感情發展,甚至用折刀威脅?連累貓沒BL看可是大罪。


甚麼?折同伴不算??


沒BL比折刀嚴重好嗎?反正諒他也不敢折(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