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六九‧五

第二天早上,當一貓一刀起床時,心情已平靜下來。藥研藤四郎難得賴床,維持趴在貓咪肚肚位置往前伸手摸摸貓咪的下巴:「今天可以繼續見到妳,很高興。」

「抱歉,似乎嚇壞藥研喵。」

藥研藤四郎搖搖頭,又一次撫摸貓咪的頭:「喲,要早點起床嗎?反正已醒來。」

「喵……」有貓重新合上眼:「星期日……呼……」

有貓不知裝睡還是真的睡着,立刻出現打呼聲。

藥研藤四郎沒有勉強她,但亦不大放心,所以簡單梳洗更衣後就請弟弟替自己拿早飯和部分文件到房間裡,靜靜在一旁工作等她起床。昨晚的對話雖然讓她「答應」接受他拉回來,但要擔心的事始終會擔心,昨天凌晨的夢囈,仍然讓他感到心驚膽跳。

比面對遡行軍難太多,遡行軍只要斬下去就了事,一擊不行就補刀,受傷就手入,對手太強可以找弱點,了解對方的一切再進行反擊。

了解?

果然,要等她醒來。

當審神喵睡飽飽,戴回眼鏡就看到自己的近侍就如近侍般站在她身邊,再坐到她身旁的床舖上。

「午飯已準備好,梳洗後我們一起吃好嗎?」

「但,孩子們。」

「已經被狐狸和老虎擄走。」

「哦。」兩個小刀靈只要有毛茸茸的小動……咳,總之有粟田口家的動物們可揉可摸可吸,就會「忘記」「爸爸媽媽」。既然有人照顧,貓咪自己樂得暫時可以繼續躲懶,並未想到有刀打算藉午飯時間關心自己的情況。

聽到他問現世的情況,貓咪簡單地回覆瘟疫,還有最近那個叫政府的東西的各種令人反感、厭惡的舉動,好幾家報導新聞,或者以她來說,是「說故事」的公司因為受到政府的恫嚇而結束,日後會越來越少說出不同人、觀點的「故事」的「公認」機構。歷史上的「故事」在回顧時,很容易取用政府,以及當時較重要的人物,或者現在的媒體的資料,能保存、傳播的「人物」越少,「故事」自然會慢慢只剩下某一方的言論和「記載」,真相亦會永遠被埋在時間洪流之下。

藥研藤四郎開始理解她會在意識清醒下作那個決定的理由。

之後談到工作等事,聽她說到高層逐漸採用強硬的手法,中止犯以前最多作出訓示的職員,自己作為傳信人,心情不可能不受影響。

「大將。」藥研藤四郎放下碗,認真地問:「比起妳那個選擇,留在這邊也是一個選項,在下決定前我希望請教」

「妳是希望逃離那邊的狀態,還是深愛這邊,所以寧願斷絕一切?」

貓咪含着一口飯,呆呆地望去對方。

「乖,先吞下。」可愛但危險的反應逗得短刀的笑聲和擔心:「無論想事情還是要回答,也請先吞下嘴巴裡的食物。」

骨碌。

思索片刻,貓咪搖搖頭:「很抱歉喵,是前者。這邊很美好,可是,不足以讓貓切斷所有牽掛,尤其當自己仍是活着。」

另一個決定會較「容易」,是因為不必再生存,自然不需要管「現世」的事。

「等妳真心愛上這一邊後,我會答應協助妳留下來。」

「喵?」

「單純因為恐懼、擔憂而逃跑,日後會為此後悔。」藥研藤四郎淡淡開口:「回去的話一旦被截斷,到時會比現在痛苦。」

「藥研會幫貓更喜歡更喜歡這裡嗎喵?」

「咦?」

「像昨天的BL大放送。」有貓雙眼閃閃發亮:「多點,多點,再多點!!!」

短刀有點後悔昨天太縱容……嘛……不過能讓她改變心情,已算成功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