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六三

叩!


日本號挑挑眉,但沒有立刻作聲。


「被當成小鬼很樂吧?」壓切長谷部的的語氣比平日尖酸刻薄,但聽在日本號的耳裡,那個「酸」是另一回事:「很親暱呢,嘿,號醬,請問是幾歲小鬼?」


「和主人相比,嘛……我這個幾百歲的傢伙應還算是小鬼。」日本號壞笑:「對嗎?可愛的長谷部大人。」


壓切長谷部眉尾一挑,斜眼看上去:「喔?看來被當成小鬼的感覺很爽。嘿,感情不錯喔。」


「不過是他太會纏……嘛,不說囉,說多就會被人說在背後說人壞話。」日本號深知伴侶吃醋,但刻意不提,而且避重就輕地迴避對方的話題。


「原來你這傢伙是有人纏就可以?」看來這句話戳中打刀的逆麟:「那種小把戲實在夠難看,就讓你見識纏的意思。」


雙手遞上一捉,壓切長谷部緊緊扯住日本號的衣領,用力拉他彎腰,自己則抬頭踮頭吻上去,在對方反應過來前推他到床舖,跨坐他身上:「要讓你記得應該回應的人,就只有我這個主人。」


果然呢,實在太易懂。


日本號心情愉快地看着在自己身上的打刀,露出下流的笑容:「被我幹得求饒的主人?」


幾秒前的霸氣迅即煙消雲散,壓切長谷部很想反嗆,可是,現在只能掩臉嘗試冷靜。


「嘿,很可愛。」日本號反客為主把對方甩到床上,拉開他掩臉的雙手:「說一個人太纏,是對方令我感厭煩的意思。長谷部不會希望我感到煩厭吧?」


「你……你只是我的東西……你的感覺與我無關!」腦袋終於運作,壓切長谷部如平日地沒甚麼好話,只是,聽到日本號耳裡,這句和撒嬌沒分別。


「怎可能與你無關?」日本號引導壓切長谷部的手撫摸自己跨下:「沒感覺不會有反應,抑或是你希望我對其他人都……痛!!」


壓切長谷部順勢捏了一下,厲眼瞪上去:「敢亂說我叫你的槍立刻報廢!」


原本打算多挑撥幾句,但就算可以手入修復,日本號也不希望再捱一次痛。再說嘛……


因為被捏爆蛋或者弄斷鳥而手入,能修復身體也無法挽救形象,惟有吃吃笑向對方道歉。


「這次放過你。」見伴侶沒反應,壓切長谷部又揪住他的衣領:「剛開始就停?連半途而廢也不是,要這樣無能嗎?」


「……那個……」日本號苦笑:「剛剛太用力……應該有一會兒無法抬頭……」


「嘖。」壓切長谷部別個頭:「自己想辦法,再不動我會出去。」


「呃……」


看來有槍面對大難題呢(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