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六三

叩!

日本號挑挑眉,但沒有立刻作聲。

「被當成小鬼很樂吧?」壓切長谷部的的語氣比平日尖酸刻薄,但聽在日本號的耳裡,那個「酸」是另一回事:「很親暱呢,嘿,號醬,請問是幾歲小鬼?」

「和主人相比,嘛……我這個幾百歲的傢伙應還算是小鬼。」日本號壞笑:「對嗎?可愛的長谷部大人。」

壓切長谷部眉尾一挑,斜眼看上去:「喔?看來被當成小鬼的感覺很爽。嘿,感情不錯喔。」

「不過是他太會纏……嘛,不說囉,說多就會被人說在背後說人壞話。」日本號深知伴侶吃醋,但刻意不提,而且避重就輕地迴避對方的話題。

「原來你這傢伙是有人纏就可以?」看來這句話戳中打刀的逆麟:「那種小把戲實在夠難看,就讓你見識纏的意思。」

雙手遞上一捉,壓切長谷部緊緊扯住日本號的衣領,用力拉他彎腰,自己則抬頭踮頭吻上去,在對方反應過來前推他到床舖,跨坐他身上:「要讓你記得應該回應的人,就只有我這個主人。」

果然呢,實在太易懂。

日本號心情愉快地看着在自己身上的打刀,露出下流的笑容:「被我幹得求饒的主人?」

幾秒前的霸氣迅即煙消雲散,壓切長谷部很想反嗆,可是,現在只能掩臉嘗試冷靜。

「嘿,很可愛。」日本號反客為主把對方甩到床上,拉開他掩臉的雙手:「說一個人太纏,是對方令我感厭煩的意思。長谷部不會希望我感到煩厭吧?」

「你……你只是我的東西……你的感覺與我無關!」腦袋終於運作,壓切長谷部如平日地沒甚麼好話,只是,聽到日本號耳裡,這句和撒嬌沒分別。

「怎可能與你無關?」日本號引導壓切長谷部的手撫摸自己跨下:「沒感覺不會有反應,抑或是你希望我對其他人都……痛!!」

壓切長谷部順勢捏了一下,厲眼瞪上去:「敢亂說我叫你的槍立刻報廢!」

原本打算多挑撥幾句,但就算可以手入修復,日本號也不希望再捱一次痛。再說嘛……

因為被捏爆蛋或者弄斷鳥而手入,能修復身體也無法挽救形象,惟有吃吃笑向對方道歉。

「這次放過你。」見伴侶沒反應,壓切長谷部又揪住他的衣領:「剛開始就停?連半途而廢也不是,要這樣無能嗎?」

「……那個……」日本號苦笑:「剛剛太用力……應該有一會兒無法抬頭……」

「嘖。」壓切長谷部別個頭:「自己想辦法,再不動我會出去。」

「呃……」

看來有槍面對大難題呢(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