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六三

叩!

日本號挑挑眉,但沒有立刻作聲。

「被當成小鬼很樂吧?」壓切長谷部的的語氣比平日尖酸刻薄,但聽在日本號的耳裡,那個「酸」是另一回事:「很親暱呢,嘿,號醬,請問是幾歲小鬼?」

「和主人相比,嘛……我這個幾百歲的傢伙應還算是小鬼。」日本號壞笑:「對嗎?可愛的長谷部大人。」

壓切長谷部眉尾一挑,斜眼看上去:「喔?看來被當成小鬼的感覺很爽。嘿,感情不錯喔。」

「不過是他太會纏……嘛,不說囉,說多就會被人說在背後說人壞話。」日本號深知伴侶吃醋,但刻意不提,而且避重就輕地迴避對方的話題。

「原來你這傢伙是有人纏就可以?」看來這句話戳中打刀的逆麟:「那種小把戲實在夠難看,就讓你見識纏的意思。」

雙手遞上一捉,壓切長谷部緊緊扯住日本號的衣領,用力拉他彎腰,自己則抬頭踮頭吻上去,在對方反應過來前推他到床舖,跨坐他身上:「要讓你記得應該回應的人,就只有我這個主人。」

果然呢,實在太易懂。

日本號心情愉快地看着在自己身上的打刀,露出下流的笑容:「被我幹得求饒的主人?」

幾秒前的霸氣迅即煙消雲散,壓切長谷部很想反嗆,可是,現在只能掩臉嘗試冷靜。

「嘿,很可愛。」日本號反客為主把對方甩到床上,拉開他掩臉的雙手:「說一個人太纏,是對方令我感厭煩的意思。長谷部不會希望我感到煩厭吧?」

「你……你只是我的東西……你的感覺與我無關!」腦袋終於運作,壓切長谷部如平日地沒甚麼好話,只是,聽到日本號耳裡,這句和撒嬌沒分別。

「怎可能與你無關?」日本號引導壓切長谷部的手撫摸自己跨下:「沒感覺不會有反應,抑或是你希望我對其他人都……痛!!」

壓切長谷部順勢捏了一下,厲眼瞪上去:「敢亂說我叫你的槍立刻報廢!」

原本打算多挑撥幾句,但就算可以手入修復,日本號也不希望再捱一次痛。再說嘛……

因為被捏爆蛋或者弄斷鳥而手入,能修復身體也無法挽救形象,惟有吃吃笑向對方道歉。

「這次放過你。」見伴侶沒反應,壓切長谷部又揪住他的衣領:「剛開始就停?連半途而廢也不是,要這樣無能嗎?」

「……那個……」日本號苦笑:「剛剛太用力……應該有一會兒無法抬頭……」

「嘖。」壓切長谷部別個頭:「自己想辦法,再不動我會出去。」

「呃……」

看來有槍面對大難題呢(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