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六一

在拆禮物日的日子,也是本丸其中一個興奮到爆時間。

嗯,會興奮得出「意外」那種。

「喵呀!」審神喵的怪叫打斷庭院裡圍坐在一起拆禮物的刀劍們的動作,接下來,一大堆枕頭呀,抱枕呀,各種奇奇怪怪的物品「從天而降」,完美被砸中頭,全部都在摸頭喊痛。

「說過很多次……」「兇手」不用說也知道是近侍刀,他「行兇」後悠然坐在窗框輕笑:「我的貓咪被吵醒會很兇,你們要慶幸只是我出手。」

「你是故意要主上難堪嗎?」本來想出去阻止大家吵鬧,但因為訓話同樣大聲(但目標刀劍全不理會他),所以一樣被砸的壓切長谷部指向短刀:「穿好衣服再說話!」

「喲,只是大將的被窩對我來說太熱,所以惟有用此法讓自己清涼一點。」藥研藤四郎不避諱,甚至可以說在炫耀:「貓咪的毛很暖和,這氣溫用來暖窩會有點熱。」

壓切長谷部現在似乎想壓切某短刀。

「呵,不說了。我要準備一下今天的工作呢……啊喂,現在警告在前,斗膽吵醒大將,我有權新年請大將沒收他那份御年玉。」

「吶呢,藥研哥哥,每年相同的威脅你不會悶嗎?」

「我反認為每年教而不善的各位,似乎無懼處罰……哇!」現在換藥研藤四郎被「攻擊」,「武器」隨之飛出窗外朝庭院落下,亂藤四郎迅速上前接住,safe~~~

「藥研很吵呀喵!」大家從咆哮聲中知道他們的主君現在真的在生氣,大家各自抱住自己的禮物溜走。在他們離開後,一頭亂毛的貓咪終於爬起來,從窗邊拉下藥研藤四郎來咬,令他忍不住喊救命。

「要阻止媽媽嗎?」早已在樓下和大家玩和拆禮物的小藥擔心地問,但妍拉住他,搖搖頭表示不用,而且在老虎和狐狸的「攻勢」下,很快沉醉在毛茸茸的世界裡。救「爸爸」??那是甚麼??

咬+揍短刀個夠後,審神喵終於「睡醒」,瞄瞄計數版的數字,喵了一聲:「既然已醒來,藥研準備請大家出陣,爭取今天內接新人回來,喵!」

「是!」

「順道請燭台切準備歡迎宴會。」

「咦?」

「不准咦,而且要請大家幫忙,知道嗎?」

「是!」

「現在……遞手給貓。」

「手??」遞出手後,短刀又被咬一口:「痛……」

「誰叫藥研吵醒貓,一定要受教訓!」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