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八O

「喵喵喵喵喵喵喵~~~」哼着可愛的童謠準備回本丸的貓咪,如她所料地在大門被近侍「截獲」。

「喲,大將。」短刀奸笑:「很大膽呢,今天竟然叫我幫忙收包裹,看來很久沒受教訓。」

「車車!車車!!」審神喵似乎沒當「恐嚇」是一回事:「貓的車車!!」

有貓乖乖自己上樓洗白白,有貓乖乖自己換上家居服,有貓乖乖自己吹乾毛毛。之後?當然是開開心心拆箱箱,用利利的爪爪拆箱箱,可是貓咪的快樂事呢~~

「喵?」

一隻呆貓。

一隻目瞪口呆地望着內容物的呆貓。

一隻目瞪口呆地望着內容物,被身邊短刀怎樣戳也沒反應的呆貓。

「喵?!為甚麼是清光不是車車??」大喊了一句奇怪的話後,審神喵立刻跳起找電話:「喵!找清光!!」

「喂!」一直被放置一則的藥研藤四郎終於按捺不住壓制貓咪:「為甚麼買那小子的人偶?!」

貓尾巴用力拍打短刀:「放貓!否則清光上來看到藥研欺負貓時打爆你,不要說貓沒預告,喵!」

側門探出兩顆頭。

「呆了。」

「Mamá ganó 。」妍輕聲道出結論,因為他們都看到「爸爸」因為「媽媽」的「恐嚇」而默默放開她,靜靜坐到一角,所以兩顆頭縮回去,再悄悄關上側門。

加州清光很快因為貓咪的「召喚」而出現,和他同行的刀是他的伴侶大和守安定,兩刀是邊吵嘴邊上樓,所以未到房間門前貓咪已知道他們來到。

「給。」貓咪很爽快地給了一隻人偶予加州清光:「不便宜的東西啊喵,送給清光,不過,玩壞不准再問貓買,要自己想辦法修理,喵!」

「嘛……」有禮物收當然值得高興,但怎樣聽都像在恐嚇,不過,自己有,另一半沒,令加州清光得意起來:「大變態果然很愛我呢~~~連安定也沒有……哇呀!」

有刀被貓尾和兩刀的本體(連刀鞘)毆打。

「是未推出安定的款式喵!」貓咪指向自己的初始刀:「如果有,絕對不會少安定那份,喵!!」

「好痛呀……」加州清光揉揉頭:「大變態很兇……這樣會不可愛……哇!!又來?!」

打刀再被打了一頓(笑)。

「對主人無禮,實在有辱新選組的名聲!」

「喲,我還沒打夠呢~~~還敢說我可以繼續。」

「貓送東西給清光,竟然還喊貓做大變態,貓就變態給你看,喵!」

總之,等他們打夠收手(爪)後,貓咪解釋這份「禮物」的由來。嗯,沒特別原因,只是反正要買,順道買一份給他。

「我只是順道??」

「反正運費不會加,多買一件好像較省錢。」

「大將,妳忘記算這東西的價錢。」

「……總比清光之後看到撒嬌要拿走貓那隻好嘛……」貓咪心虛地轉移話題:「來,一起開箱看看~~~」

打開外盒,看到……

「似乎是裸體呢喵。」

「大變態就是大變態,竟然想看我的裸體。」

「人偶要換衣服,總有裸體時候,清光亂想小心被安定打啊喵。」貓咪小心拆出自己的一隻:「提醒一下,小東西以你們的力量的來說比較脆弱,太用力弄壞貓會打你。」

「吓?」

「還有,想要其他衣服請自己買。」貓咪慢慢嘗試拆緊緊貼在旁邊的衣服不果,亮出貓爪:「直接用爪……喵?!」

貓爪被打刀拉住。

「大變態……我剛剛已想說,有剪刀不用用爪??弄崩指甲會不可愛。」

「安定,管管你家那個好嘛喵?」

「雖然我不認同,也不喜歡清光那個可不可愛的理由。」大和守安定抱歉地說:「但是,顧念主人的安全,這次贊成清光使用剪刀的意見。不好意思呢,主人。」

貓咪乖乖去拿剪刀,順便遞給加州清光用。

「請問……」這次初始刀大人變乖了,語氣和用詞像換一振刀:「主人,衣服要怎樣穿上去?」

一開始要拿人偶出來,已令他心驚膽跳,生怕會不小心弄壞。現在看清楚那小東西的關節、幼細的身體,很擔心會一下用錯力、轉錯方向而導致「折刀」。

「就像人穿衣服一樣喵,小心力度就好。」貓咪示範,可是,她小心翼翼的「爪」法,反而令加州清光不敢隨便下手。最後,在貓咪的「耐心」(嗯,就是不斷用尾巴戳戳戳)的教導,以及大和守安定的「循循善誘」(咳……一直在旁邊取笑)下,加州清光終於成功為自己的人偶穿上戰衣和更換配件。

「比打遡行軍辛苦……」

「再吵,趁那個新地域還在時,丟你去試試哪邊較辛苦喵。」

「不敢。」加州清光立刻耍手搖頭:「嘛……不要緊呢,反正已穿上去,以後就這樣!」

「啊……貓忘記說呢。」貓咪壞笑:「衣服的顏色太深,長時間穿在人偶身上,會讓顏色染上去很難,甚至無法弄掉喵。請記得定時更換,或者至少脫光呢。」

「……沒有淺色又可愛的衣服嗎?」

「請自己買,順便買一份給貓。」

「……果然是大變態。」

「安定,貓准你幫貓打他。」

「哈哈~~那我就不客氣~~~嗬啦嗬啦~~~」

「哇!!」

看來,加州清光的不幸,仍未終結呢(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