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八六

猫丸的軍議分一般軍議和秘密軍議,前者不定期舉行,甚至可以說很隨意,有重要事會在早會宣佈,或者在大廣間、庭園等擺下座位,讓大家暢所欲言,而且,若大家有事想討論,要擺下辯論擂台,辦一個討論會,甚至和審神喵直接商討亦是無任歡迎。後者比較微妙,因為猫丸上至貓咪,下至比例絕不少的刀劍對「時之政府」的不信任,所以會不定期舉行「秘密」軍議,以期找到上面操縱歷史等證據,為了不讓上面發現,出席者大多由審神喵或近侍親自挑選,縱然有部分是自薦,或由同伴引薦,但不會全部採納。然而,因為「家族」等等原因,不少「在外面的『人』」只是知情而不明言,暗暗協助會議可以順利舉行,以及嚴防不合適的人接近。

審神喵對近侍的要求舉行秘密軍議,但今天在茶室出現的刀劍卻有不在裡面的刀劍。

「聽到那騙子說今天有表演討論,我當然要到!」大包平死賴在裡面,就算鶯丸有勸他離開,他仍然不走:「主人的討論會一向歡迎所有刀劍,我不要鶯有機會和那騙子獨處。」

「大包平先生。」近侍刀淡淡地說:「你應該看到今天很多人在,鶯丸大人不可能有機會和三日月大人獨處。」

「我已準備離開,回房喝茶?」鶯丸試圖拉起大包平,但體形和力量的差距讓他無法如願,並摔到大包平身上。

「鶯,請不要委屈自己。既然想喝茶,那就不應因為其他人的無理要求而放棄自我。」

藥研藤四郎暗暗翻白眼,悄悄望向審神喵請她下指示。

再說,茶室不只是多了大包平和鶯丸,怎樣說也得注意。

貓咪甩甩尾,望望已BL化地抱着坐的大包平和鶯丸,一半是私心,另一半大概想看看另一位是怎麼一回事,她拍拍爪,露出愉快,而且肯定含有想看BL的笑容,喵一聲後說:「的確是談劇情呢喵~~既然有刀劍的橫綱在,當然想聽聽你的見解。至少喵,可以談談大包平對那個大包平的看法呢喵。」

鶯丸以眼神示意,暗示自己可以想辦法,但貓咪甩尾表示不用。

「哈哈哈,大包平君談大包平,有趣,有趣。」洩露「軍機」的三日月宗近滿不在乎地笑,想必是他故意為之。

「他簡直笨蛋!」大包平毫不客氣地批評自己的同體:「不懂報告主人,也應懂得想辦法離間那兩人的關係,信那個歷史會自己修正的『定律』是他白痴。」

「嘻。」鶯丸找到機會捉弄伴侶,希望令他感不高興而離席:「我記得大包平最愛說,說別人是笨蛋的人也是笨蛋,剛才大包平說誰是笨蛋?」

「我……」本丸裡,最有辦法「玩弄」大包平在掌心的「人」,就只有鶯丸。大包平立時臉紅耳熱,咆哮一聲「才不是」,害鶯丸說耳痛後,聲音即時柔和下來:「那個……只是以事論事。」

「老實說,也算有點笨呢。」貓咪此時已坐下,呷着近侍端給她的花茶:「可是,還不算失誤。說起來,貓好像從沒看過表演的本丸會聯絡他們的主君喵。會否他們的本丸一旦出門就無法聯絡,只能依靠自己判斷嘛,也是有可能喵。」

「這竟然不算失誤??」大包平瞪大眼。

「因為,成為朋友的人,反目成仇變相成就歷史也是有可能。」貓咪眨眨眼:「你們不是應該比貓清楚嗎??」

「……呃……也是。」大包平頓了頓後反駁:「可是,預防!預防是必須!!」

「貓不反對,喵。」審神喵簡單回應了大包平的想法,扭頭望向另一邊:「貓好像看到劇情討論會的稀客呢喵,好像只見你在直播時有看,沒想到今天有興趣來談呢喵。」

被盯住的刀默默回望審神喵沒作聲。

「來到這兒不喝茶,又不說話,會讓負責泡茶的人難堪啊。」審神喵頓了頓,喊出那振刀的名字:「山姥切國廣。」

「我不是來討論,無謂浪費茶水。」打刀站起,從口袋掏出一張摺起來的紙:「長義的想法在這兒。」

「喵?」

「長義有意找機會和主人說,但他不希望被主人誤會他對表演過度關心,所以託我拿過來交予主人。」山姥切國廣把紙放到審神喵的爪裡後就往門外走:「先走了。」

「山姥切,你只是為給貓而來?」

「不。」山姥切國廣搖搖頭:「是不希望長義過於關心此事,最後忍不住過來。我現在回去『照顧』他,請主人放心,長義不會有機會步出房間。」

「請容我說一句。」燭台切光忠叫住山姥切國廣:「我深信山姥切君對我家長義的心意,但有些事還請你要給長義一個交待。」

貓咪的尾巴彈起,聽出話裡的意思。

「長義拒絕了。」山姥切國廣沒回頭,但從側臉看到他多少感失落:「早陣子主人送上近侍曲時,他有擔心是逼婚之舉,即使當時向他表明心跡,但長義表示暫時無法接受。」

「既然山姥切君有此想法,那就請你照顧我們家的長義。」

「我會。」山姥切國廣轉身微微點頭致意:「必須儘回去以免他久等。主人,請妳注意,長義對妳的工作有很高要求,請不要久留,以免他誤會主人耽於玩樂而過度留意主人的行為。」

打刀快步離去,審神喵幾秒後弄懂對方的話後回望近侍,短刀點點頭,想必他同樣猜到山姥切國廣話裡的意思,以及他急於回去的原因。

鶯丸趁山姥切國廣離開時站起來,輕拉大包平的手:「大包平已說了自己的看法,不如我們先回去好嘛。」

「討論會要討論才有意思!」

「可是,我累了。」鶯丸刻意打了個呵欠:「沒大包平在身邊,我會無法熟睡的事……」

「我立刻回去!!」大包平立刻從座位彈起來,一手抱起鶯丸:「睏就早說,我只是怕鶯被欺負,想喝茶又被趕走才留下!」

「太大聲呢。」

「啊……對不起……」

太刀晚間的機動不是說笑喲,有刀可以在抱着另一刀的情況下,以讓所有「人」同時感受到風壓方式離開。

審神喵故意瞪了又在喝茶的三日月宗近一眼,然後開口:「軍議正式開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