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八八‧五

今天是貓咪的上班日,例行踹走貓咪後,近侍刀開始他的日常工作。

不過,意料之外,今天有稀客。

「大將今天要回現世上班。」藥研藤四郎以公事用語氣對面前的刀劍說道:「就算工作日看到大將仍屬於現世職務待機狀態,需隨時回應上級和同僚的指示或提問,有需要更會即時被召回現世。如有公事希望和大將商談,提前預約時間較為妥當。」

「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聞言的刀劍不禁皺眉:「感覺是故意。」

近侍刀放下筆,身體往後靠上椅背,肆無忌憚地露出不屑的眼神:「依照昨日的情況,相信這種應對模式符合規條。我有說錯嗎?監察官大人。」

山姥切長義輕聲「嘖」了聲,深吸一口氣,回復「正常表情」:「突然前來打擾,深感抱歉,既然主人已暫回現世,事情日後再訂時間詳談。」

「嘿,連再見也不說呢。」藥研藤四郎望着轉眼已無人的位置,準備重新拿起筆抄寫文件時卻見另一人進門:「喔,今天似乎有不少稀客呢,可惜大將已被我丟出門,無法和你聊天呢,山姥切先生。」

「沒事。」山姥切國廣一臉不在意:「剛剛長義的事很抱歉,我日後會注意不讓他亂闖。」

又一次聽到關鍵句,藥研藤四郎的眉輕輕挑起,很快換上狡黠的眼神:「注意嗎?說得像監護人,不,是監視者似的,山姥切大人不妨開心見誠地說個明白。」

山姥切國廣搖搖頭:「沒事,長義只是過度在意自己的評價是否屬實,自己有沒有鑑定主君和本丸的眼光而已,這對重視真品名聲的他而言是名譽攸關的事。若因此有任何失禮之處,就請近侍大人原諒我家教不周。」

「家教嗎?嘿,相信那位監察官大人不會承認山姥切先生此番說話。」

「那只是作為本丸的先顯現者的比喻,幸好主人在現世,否則會惹來她的誤會。」

「所以你是故意現在過來?」

「我只希望請近侍大人向主人轉告一聲,不要為長義對我的稱謂動氣。我明白在別人背後用着那稱謂會惹來他人議論,但既然我默許長義用那稱呼,至少不希望他在本丸裡和他人談論時受無謂的指摘。在外面,或在外人面前,長義懂得分寸,所以請主人不必過慮。」

「明白,我會轉告。」

「謝謝。」

山姥切國廣點頭致意後起身準備離開,但被短刀叫住:「山姥切先生,若有任何難以理解的狀況,請立刻告訴我。」

「我會,畢竟保護主人是我們最重要的工作。」山姥切國廣點頭,然後大步離開。

至於審神喵回來後聽到轉告的話,怎樣BL腦發作,令她受到「懲罰」就是另一個故事(並沒有)。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