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八五

休假的日子,當然是做懶貓,今天藥研藤四郎在大廣間輕易捕捉怠工不工作的審神喵。

「不要!不要!今天休息不工作呀喵!」和大家一面砌模型,一面循環重播周日表演的貓咪拼命掙扎:「放假!!放假就要不工作喵!!」

「藥研哥哥,你就放過主人耶。」亂藤四郎求情道:「慶祝節日的時間,藥研哥哥不要太過不懂情趣喲~」

被他這樣一說,近侍更想拖走貓,但卻被初始刀緊緊守護,或者說抱得緊緊。藥研藤四郎倒是沒吃醋的感覺,不過仍不忘怒瞪對方。

「連休息日都不給我的好姊妹,看來有個小子欠教訓。」

「對對對。」厚藤四郎難得搭訕:「大將正教我們做一些提高集中力和觀察力的訓練,藥研就請不要打擾。」

「砌模型怎可能算訓練?!」藥研藤四郎忍不住怪叫。

「哈,要完美製作一件成品,集中力、觀察力絕不可以缺少啦喳。」「導師」陸奧守吉行大笑:「就算最簡單嘞,一個分神也會出錯,的確可以成為訓練的方法呢喳。」

和一堆沉醉在模型中的傢伙討論,果然是自討苦吃的事,捉不到貓,坐在她附近「監視」總可以吧?

重看了兩天仍不厭,藥研藤四郎不由得佩服。

「越看越不懂,到底表演裡的事是真還是假。」厚藤四郎很自然地開口:「任務失敗直接變怪物?上面的高層真有這種能力封印時間嗎?」

「貓不知道呢喵……哇呀!!差點嵌錯喵!!」有貓爪忙腳亂,尾巴差點掃到別人,幸好藥研藤四郎眼明手快地撈住她的尾巴。

「厚哥哥,主人在砌模型時不要打擾好嗎?害主人弄錯你賠一份新的模型給主人!」

「對不起……」

「哈哈,俺來幫忙!」陸奧守吉行見貓咪越焦急越亂,帶笑接過她的模型,小心拆開卡錯的地方:「沒事!主人可以重新再來喳。」

「謝謝喵~~」貓咪繼續努力,其他刀劍則繼續聊天。

「說起來,厚哥哥的問題令我想起一事。」前田藤四郎把手上完成的動物迷你車的模型放到秋田藤四郎手中:「以前有看過另一個故事,那次同樣封鎖時間,好像沒說裡面的人發瘋。」

「吶呢,我會說喪屍化呢~~」

「喪屍是甚麼東西?」

「厚哥哥竟然沒看過?」亂藤四郎眨眨眼,不着痕跡地轉移話題:「是一種傳說裡染了奇怪的傳染的病的死人呢。那些電影全部都很可怕,以前和浦島去戲院看過幾次就不再看耶。」

「很可怕?」

「嗯,很可怕。」亂藤四郎點頭:「變成喪屍會追着人來咬,被咬的人會變喪屍,再去攻擊其他人,殺死喪屍的方法就只有打他們的頭呢~~因為他們是死人,不會感到痛,普通攻擊沒用。」

「亂說得對!」浦島虎徹用力點頭。

表演的重播正播至那部分。

「果然很像喪屍……突然想找喪屍片看。」

「不要!厚哥哥要看自己看!!」

「我沒說要你一起看,不要多想。看電影當然一個人享受最好!」

「因為沒人願意和厚哥哥約會喲~~」

「喂!」厚藤四郎差點跳起來,指住亂藤四郎的鼻子:「亂……你……」

「不准欺負亂!」浦島虎徹一手拍開厚藤四郎的手,狠狠的盯住對方。

「呃……對不起……」有刀秒投降。

「你們快停止,否則大將會失血過多。」藥研藤四郎指指因為在腦補而出現詭異表情的貓咪,順便拍拍她的貓頭:「三聲內不清醒,我拖妳回去工作。」

「喵!沒事!喵!清醒!!」

「工作是主人的剋星呢。」大家又繼續說說笑笑,任由投影螢幕的畫面繼續播放表演,偶爾看一眼,然後又回到模型和聊天上。

貓咪的尾巴輕輕在近侍的掌心上撩撥。

「準備軍議。」

短刀悄悄點頭,在她的肩膀暗暗寫上「OK」,一旁的加州清光目睹兩「人」的異常舉動,偷偷把早已準備好的紙推到「某小子」的手旁。

藥研藤四郎瞄了內容一眼,把紙推回去,在上面用指尖畫上一個圓圈。

趁着「休息日」儘快安排。

直接演出那些內容,上面的想法越來越令人想不透。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