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八九‧五

「喵,貓的藥研今天『又』得罪啊喵?」因為沒人幫忙手入,所以某短刀今天只能硬着頭皮開門接審神喵回本丸,可是嘛,看着頭上頂着「輕傷」標記的護身刀,貓咪並沒有慰問情況,反而是揶揄他活該:「只有輕傷,大概不會得罪太多人呢喵,而且,對方有手下留情,貓要好好感謝他呢~~」

「喂!」亂說也有一個限度好嗎?不計較就算,還要稱讚?藥研藤四郎瞪大眼,不甘心地反駁:「大將此說也太過份!」

「喵?過份嗎?」貓咪輕笑:「那就請藥研說說發生甚麼事,詳細一點喔。」

有刀一愣,眼珠轉了轉,勉強說出只是很小的小事,有刀提出一些無聊的情人節活動的建議而已。

貓咪再三追問,近侍才慢慢吐出有刀想再辦一次除夕時的比賽以收服失地。

不過嘛,那刀同時強調不要讓其他刀劍有一種徇私,或者性騷擾他們的印象。

「到底是誰建議喵?」審神喵繞起爪爪:「而且,藥研還未說自己為甚麼被兄弟打呢喵。」

短刀又一次瞪大眼,奇怪怎麼會被猜中。

「不用瞞貓!如果是其他人,藥研早就打飛他們呢喵!!」審神喵搖頭甩尾地「推理」,指指不遠處的手入室:「可是,手入室沒人!!那代表除藥研外沒刀受傷要手入,藥研不說貓就由得藥研放着傷勢~~~~」

「這種小傷,舔舔就好。」

「若貓知道有刀亂教孩子們,貓一定不會放過呢!」審神喵踹了短刀一腳:「快說發生甚麼事!」

藥研藤四郎只好簡略說出受弟弟所託,想辦情人節活動的事,受傷只是因為小事,不要計較。

看到有刀似乎死活也不肯多說,既然是提出要求的刀是亂藤四郎,貓咪自然懶得理自己家的那振,直接找當事刀來問,當她聽到前因後果後,忍不住大笑拍爪:「打得好!打得好呀喵!!亂太仁慈,打太少呢喵!」

「貓……」有刀低聲「撒嬌」:「被打成輕傷也算少嗎?」

也有刀偷笑,結果被「受害刀」白了一眼。

「竟敢欺負浦島這個乖孩子?!打成輕傷已是天大的面子呢!!」審神喵叉起腰:「連貓寶貝的亂的乖巧老公都敢欺負,下次貓批准亂以外,找虎徹家和新選組的刀打扁你!!」

「不敢。」藥研藤四郎知道,有某刀在,肯定會把自己打成重傷。

「亂的建議貓很喜歡,禮物沒關係啊,只要大家不嫌不及那份御年玉,一些現世的小禮物、節日甜品,或者這邊貓能負擔的禮物,不是不能考慮呢喵。」貓咪說着說着就洩了氣:「可是……貓那天要上班……」

「提早舉行?」

「喵?」

「就算主人不用上班,節日那天也應該和那個笨蛋哥哥慶祝呢!!說起來,主人不打算請假嗎?」

「現世因為瘟疫的關係,大家要輪流回去工作,要回去的日子,除非是那種家裡死了人的事外,大概不能請假,就算想放假,也得和另一組同事對調。這種日子大家都想和另一半渡過,不可能要求別人對調呢喵。」

「……的確呢,大家都想慶祝的日子,不可能要別人遷就耶。」亂藤四郎眨眨眼:「好!就周末周日,連續兩天舉行盛大又可愛的活動!吶呢,主人耶,可以批准之後那天,讓本丸都放假嗎?」

「喂!本丸要維持基本運作,不可能全員放假!!」藥研藤四郎馬上阻止。

「讓想放假的刀劍放假,工作狂工作也是可以呢……」貓咪甩甩尾算是答應:「反正本丸不乏工作狂,要他們不工作反而覺得痛苦,就這樣啦喵!」

「嘻,那就請主人期待這個周末喲~~」

「是!」貓咪舉爪爪,心情非常愉快,忙碌一整天後也立刻精神煥發起來。

BL,果然很重要!!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