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八九

「吶,很無聊呢……」亂藤四郎嘟起嘴在亂嚷,然後索性懶洋洋地癱在草地上。


「節分特別驅鬼活動剛結束,主人又說不用為一點小利去那個奇怪的新戰場,所以暫時不需要我們出陣。」浦島虎徹學着伴侶的動作一起躺,而且很細心地把龜吉先到兩人之間:「休息一下,可以更精神翼翼接受其他任務呢!」


「也要有任務才……咦??」亂藤四郎突然爬起來,往一個奇怪的方向看得目不轉睛,旁邊的浦島虎徹見狀很自然跟隨,發現山姥切X2似乎在吵架。


「吵架不好……不如去勸勸他們?」乖巧的脇差想直接過去,但被他的伴侶拉住。


「吶呢,不是吵架呢~~」


「怎可能不是吵架?」浦島虎徹用眼神示意兩刀的方向:「山姥切大人不斷嘲笑山姥切大人是偽物,怎……呃,我到底在說甚麼?」


「嘻,放心,我聽得懂呢!」亂藤四郎掩住嘴,盡力壓低笑聲:「可是,那個山姥切監察官『大人』,有哪一天沒有喊我們的山姥切先生是偽物耶?」


「這倒是呢。」可愛的脇差抓抓頭:「可是,這樣也不算沒有吵架,真的沒關……欸??」


「每次都是這樣呢,所以不算吵架耶。」看着有刀又一次用審神喵最「喜歡」的方式制止本歌的挑釁+並且收到「反擊」,亂藤四郎放棄忍笑,突然想起一事:「難怪每次都是他們贏呢!」


「贏??」話題跳得太快,浦島虎徹完全跟不上。


「是說兩次的特大份量版的御年玉呢!」亂藤四郎鼓起腮:「早知道平日多點練習……呀!現在開始應該趕得及呢,只要請主人在情人節那天舉辦比賽,勝出的一組可以……哇!」


「趁大將去現世上班就出奇怪的鬼主意,看來沒受點教訓不會乖。」


「藥研哥哥是笨蛋!等等……浦島呢??」正常情況下,他的脇差會替他擋下這種無聊的攻擊,或者在那個「笨蛋哥哥」出現前先告知,不可能會讓他有機會「受襲」。


「他?」藥研藤四郎指指被他綁起來+封住嘴巴的「受害刀」,不懷好意地笑了笑:「明知道大將愛看BL,但又會因此失血過多,竟有意向她提出那種意見,我自然需要事先戒備。」


「笨蛋哥哥!!剝奪主人的興趣,小心主人討厭你!!!」


「不可能,哈哈。」


「一個總是忘記重要節日,又反對,甚至阻止伴侶享受他的喜好、興趣,而且沒半點情趣的傢伙,很容易惹人討厭呢。」亂藤四郎毫不客氣地數藥研藤四郎的「惡行」:「今年嘛,我相信藥研哥哥『又』忘記買情人節禮物給主人呢。」


藥研藤四郎一頓,作賊心虛地答:「跟……跟你無關!」


「果然呢,每年都要我們提醒。」亂藤四郎推開擋路的「物體」,去解開浦島虎徹身上的繩和嘴巴的「封條」:「下次不用客氣,直接打飛藥研哥哥都沒問題。」


「可是……近侍大人是亂的哥哥。」


「也是浦島的哥哥,說過很多次呢,要、叫、藥、研、哥、哥!!」


「呃……」


「叫藥研哥哥,打他就不會還手喲~~」


「喂,亂,不要亂教!」


替浦島虎徹「解除封印」,亂藤四郎可以安心教訓越來越過份的哥哥,是名符其實的修理一番:「吶呢,如果自己今晚不誠實跟主人解釋受傷的原因,而且幫我轉告我的意見,我會請主人親自再懲罰一次呢。」


「可惡……」因為看在弟弟份上不會還手的短刀,所以只能摸摸被打傷的部位緩解不適:「太重手。」


「敢欺負我的浦島,只打成輕傷已是給藥研哥哥面子呢。」亂藤四郎哄前,營造壓迫感:「再有下次……絕不輕饒,呢!」


要當好哥哥、好近侍,藥研藤四郎就只有答應的一途。


「嘻,我現在要回房間和浦島練習,不阻藥研哥哥工作喲~~」


看着跑遠的弟弟和弟夫,藥研藤四郎深深明白弟弟是絕對不能惹的存在之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