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八三‧五

拖走貓咪不代表她會工作。

尤其嘛,這次的問題不完全出在她身上。

起初她真的有乖乖工作,但四周奇奇怪怪的雜音,很快叫本身已不大願意工作的貓咪分心起來。

呃,其實近侍也有分心,因為聽到一點也不正常的碰撞聲、東西摔破的聲音。

「……我去看一下,不要亂跑,大將。」藥研藤四郎覺得有人在拆本丸,再不阻止,說不定今天會令那隻愛看劇的貓咪大將沒戲看,況且,他很在意那些越來越嘈吵的聲音。

夾雜着不滿的話,不趕快過去怕有事。

不到五分鐘,一臉黑線的短刀回來:「大將,請過去那邊制止他。」

「喵?」

「哇!!」一到大廣間,審神喵差點嚇得眼珠也掉出來,亂藤四郎看到「救星」出現,立刻衝過去請她幫忙制止越來越瘋狂的南海太郎朝尊。呃,很難怪亂藤四郎+大家呢,行走型應援棒基地這種事……怎樣做出來??把自己當成應援要塞,到時候能投入為表演打氣嗎??

過百支應援棒,以文字難以說明,圖像也無法仔細展示的方式,全部,是全部「展示」在南海太郎朝尊的背後。若要比喻,大概是森巴舞女郎的羽毛裝飾的超級加強版,而且會發光、可以隨「操縱者」的控制甩的那種。

「收起來,喵。」審神喵指着那應援棒移動要塞:「會妨礙人看劇,你不收起來,貓收起你。」

「呵呵,有點好奇主人要如何收起我。」南海太郎朝尊輕笑,似乎在挑戰貓咪。

「陸奧守,準備鏡像投射到平板電腦。」審神喵不是好惹的貓咪,立刻下令沒有商量的餘地:「亂,請大家幫忙,用圍板圍起他,不用客氣,裡面給他小螢幕看就夠,椅子不用給他,喵。」

「得令!」亂藤四郎開心地傳達貓咪的意思,極短機動高,全員極短vs打刀的情況,就是在打刀意識到自身情況時,已被圍板重重封好,上方還蓋上厚實的黑布,以防光線從裡面透出。

南海太郎朝尊被封印,相信要到表演結束才有望解除。

「還有誰敢打擾貓或其他人看表演……」審神喵爪尾並用指指「封印」:「下場和南海老師相同。」

「這……糟了……」堀川國廣拿着手裡的一堆應援扇不知如何是好,應援棒倒是很乖,就只有四根,合乎現世的「習慣」。

「那些紙扇不大,不會發光,只要旁邊的人不投訴,貓不會理。」貓咪很快下判決,反正坐在他身邊就是新選組的刀劍,放着不管沒關係。

說起來,愛「兼先生」深切的堀川國廣,沒忘記兄弟的應援扇,果然是好孩子呢。

至於另一邊……反正拿應援物的就只有大包平,由他。不過,鶯丸淡然處之的反應,希望沒傷到大包平……啊,沒事……原來是大包平怕鶯丸無法專心看表演,主動說代他應援自己。

用布蓋着應援棒和扇的山姥切長義,嗯,絕對可以放心不會干擾他人。

至於小龍景光的應援隊……可以頒一個「譽」給他們嗎?是小龍景光印象套餐!!各種點心、甜品,以至特飲全部,是全部都以他們的「代表」:小龍景光作為設計主題!!到底要多有才華和能力,才可以在短時間內做出這道「小龍景光主題料理」??

審神喵暗暗記下,心忖要找一個機會獎勵他們。

至於另一隻貓咪……正在被應援棒型逗貓棒引誘中,既然那應援棒只會干擾那隻貓,他又樂在其中,沒事沒事。

希望表演順利,然後……

這邊也順利地安頓大家看表演!!

找人多釘幾塊板封住南海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