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八七

「討論會討論會!!」亂藤四郎一面佈置大廣間一面喊:「其他人找主人討論,應該辦一場盛大嘛~~趁要到下個月才有機會看到大千秋,不如我們先談談呢!」


「貓一直說大家隨意啊喵。」審神喵甩甩尾:「這種言論自由,在本丸是容許……喵,應該說以現世的標準,這是基本權利呢喵。當然,說話也得負責,像洩露客戶的私隱、公司的商業機密那些,那就是要背負相關責任,甚至賠償等等的事喵。只是嘛,看個表演聊聊天,不用擔心甚麼喵。」


「那請問主人要參加嗎?」亂藤四郎用閃閃發亮的眼神提出要求。


「大概不呢……」


「來嘛……」亂藤四郎撒嬌要求:「亂想研究怎樣可以在舞台上變裝呢。」


聽起來很吸引,但貓咪還是搖頭。


「難道有很多工作??」亂藤四郎眨眨眼:「丟給那個笨蛋哥哥就可以耶。」


「是丟給他呢喵。」貓咪壞笑,搖搖爪爪:「可是,貓終於有時間玩遊戲機呢!!之前說那個遊戲,已經有試玩版,趁周末有空,可以下載來……喵喵喵!!!」


有貓看到一堆刀往「遊戲室」跑去,嗯,極短機動等級。


「貓……貓的遊戲機……」有貓立刻失去色彩,無力坐在地上,要亂藤四郎撿起來,幾分鐘後,貓咪突然精神起來,說要去阻止他們亂玩「女兒」的遊戲機,可是嘛……


「妍小姐說大家輪流玩,所以我們沒搶妍小姐的遊戲機呢。」大家的回應令以為自己有機會搶到遊戲機來玩的貓咪變成灰色。


「主人,我們不如去討論劇情和舞台設計?」


會有心情才怪。審神喵最後只是兩眼放空聽大家對話,腦海只想着那個本丸的遊戲試玩版,就算近侍過去捉貓都沒用,因為他只會得到一隻只剩空殼的貓咪。


「似乎要讓大將玩一局,她才會『復活』。」這是藥研藤四郎的「處方」。


不過嘛,當這振短刀看到遊戲玩法和效果後,他成為搶貓咪遊戲機會的其中一個幫兇。


審神喵?現在在角落面壁蹲。


似乎要等大家都玩過最少一次,甚至正式版到手後,猫丸才會恢復正常。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