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八一‧五

一隻貓咪在辦公室裡愉快地吃小魚乾。


喵,一隻貓咪在辦公室裡偷懶不工作,愉快地吃着越來越多、各款口味的小魚乾。


燭台切光忠的調味、手工果真是一流喵!小小的魚經過不同方法調味、烤製後,會呈現不同的口味。喵,真是極品!!


甚麼?沒刀阻止??


對啊,說起來有刀說出去一下後,就沒回來呢喵。


審神喵樂得悠閒,吃着大家輪流送上,越吃會變得越多小魚乾。文件?管它們去死。


正當審神喵開開心心吃魚魚之際,「失蹤」的近侍刀正被「扣押」。


「現世情況有變,為甚麼不早告知大家?」書房內,壓切長谷部低聲責備道:「到底發生甚麼事?」


「嘿……」被「拐」來的短刀較笑,表現得不在意:「問問題直接找我就可以,叫你那位扛我上來,不像你的作風呢,長谷部。」


「不想驚動大家,還是你要大家知道?」


藥研藤四郎眨眨眼,然後綻放一個狡黠的笑容:「能傳到你那兒,想必大家都知道呢。大將今天差點『又』被其他人丟出門,下次我會替她掛兩塊木牌,一塊前面,一塊後面。」


「喂!」


「我知道長谷部要問甚麼,剛剛大家已問過。」短刀調整姿勢坐好:「這次是之前瘟疫的延續,以現時的資料看,病情會相對輕微,當然,仍然不能輕視。以大將的體質,現世的工作因為公司擔憂而減少出入現世肯定是好事,畢竟她身體太弱,即使是輕微的感冒也不易痊癒,新出現的病毒會有甚麼影響,我也不敢說準。」


「那更應該早點說!!」壓切長谷部非常生氣。


「我們所能做,就是照顧大將。」藥研藤四郎白了對方一眼:「現世的事,我們無法處理,只能在背後保護大將。請不要質疑我對大將的想法,大將是我的妻子,我膽敢說,本丸裡最擔心她的人是我。」


無法挑剔的回覆,壓切長谷部一下子洩氣,日本號笑着拍拍他的頭安慰,換來他作勢要打的反應。


「我說嘛,如果長谷部擔心大將,不如幫忙泡杯蘊含維他命C又好喝的檸檬蜜,或柚子蜜給她喝。」短刀抓抓頭:「小豆先生早陣子做了一批,去問他就可以……我得回去呢,否則沒刀看管,又有刀投餵下,大將一定只顧吃魚不工作,bye啦~」


丟下一刀一槍,藥研藤四郎很快回到辦公室,看到一隻快被魚魚埋住的貓咪在努力吃吃吃,兩邊臉頰已和倉鼠沒分別。


文件?


動過才怪(笑)。


「喲,大將。」藥研藤四郎勾起讓貓咪發抖的笑容:「不用工作嗎?再懶下去,妳真的會變成球喔。」


「喵!!」


之後審神喵怎樣被「勞役」就是後話,嗯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大除夕那天審神喵被扛回來被「掩飾」着的紙箱,一直是刀劍們想打聽的事,仗着和審神喵要好的亂藤四郎,還有加州清光等刀有試過打聽,但貓咪一直以要保持神秘為由,所以一直沒有透露。 他們倒是沒太在意,畢竟當晚太精彩,之後大家也因為多少有食材等東西剩下,在大家本身不是非常在意賺錢(或者說,那天沒攤檔虧本,只有不少刀劍忍不住花了不少錢而已)的情況下,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倒是在忙着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