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八一‧五

一隻貓咪在辦公室裡愉快地吃小魚乾。

喵,一隻貓咪在辦公室裡偷懶不工作,愉快地吃着越來越多、各款口味的小魚乾。

燭台切光忠的調味、手工果真是一流喵!小小的魚經過不同方法調味、烤製後,會呈現不同的口味。喵,真是極品!!

甚麼?沒刀阻止??

對啊,說起來有刀說出去一下後,就沒回來呢喵。

審神喵樂得悠閒,吃着大家輪流送上,越吃會變得越多小魚乾。文件?管它們去死。

正當審神喵開開心心吃魚魚之際,「失蹤」的近侍刀正被「扣押」。

「現世情況有變,為甚麼不早告知大家?」書房內,壓切長谷部低聲責備道:「到底發生甚麼事?」

「嘿……」被「拐」來的短刀較笑,表現得不在意:「問問題直接找我就可以,叫你那位扛我上來,不像你的作風呢,長谷部。」

「不想驚動大家,還是你要大家知道?」

藥研藤四郎眨眨眼,然後綻放一個狡黠的笑容:「能傳到你那兒,想必大家都知道呢。大將今天差點『又』被其他人丟出門,下次我會替她掛兩塊木牌,一塊前面,一塊後面。」

「喂!」

「我知道長谷部要問甚麼,剛剛大家已問過。」短刀調整姿勢坐好:「這次是之前瘟疫的延續,以現時的資料看,病情會相對輕微,當然,仍然不能輕視。以大將的體質,現世的工作因為公司擔憂而減少出入現世肯定是好事,畢竟她身體太弱,即使是輕微的感冒也不易痊癒,新出現的病毒會有甚麼影響,我也不敢說準。」

「那更應該早點說!!」壓切長谷部非常生氣。

「我們所能做,就是照顧大將。」藥研藤四郎白了對方一眼:「現世的事,我們無法處理,只能在背後保護大將。請不要質疑我對大將的想法,大將是我的妻子,我膽敢說,本丸裡最擔心她的人是我。」

無法挑剔的回覆,壓切長谷部一下子洩氣,日本號笑着拍拍他的頭安慰,換來他作勢要打的反應。

「我說嘛,如果長谷部擔心大將,不如幫忙泡杯蘊含維他命C又好喝的檸檬蜜,或柚子蜜給她喝。」短刀抓抓頭:「小豆先生早陣子做了一批,去問他就可以……我得回去呢,否則沒刀看管,又有刀投餵下,大將一定只顧吃魚不工作,bye啦~」

丟下一刀一槍,藥研藤四郎很快回到辦公室,看到一隻快被魚魚埋住的貓咪在努力吃吃吃,兩邊臉頰已和倉鼠沒分別。

文件?

動過才怪(笑)。

「喲,大將。」藥研藤四郎勾起讓貓咪發抖的笑容:「不用工作嗎?再懶下去,妳真的會變成球喔。」

「喵!!」

之後審神喵怎樣被「勞役」就是後話,嗯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請問兄者剛才……」 「不過是偶遇,並無其他意思呢,弟弟在妒忌?」 「不敢。」 「還是說弟弟擔心我被欺負?」 「我相信兄者的實力,不敢有一絲懷疑。」 髭切雖然表情、眼神無改,但內心只覺無奈,心裡閃過一瞬要讓那位美人見識一下不通情趣可以到甚麼程度,從而察覺他身邊的一振已比很多人厲害,不過轉瞬打消那個念頭。源氏的名聲、尊嚴不值得因為那點不甘而被破壞。 不過,取「對手」的長處去學習是知己知彼下的計謀,絕

縱使心裡有所懷疑,但最愛的一振以最熱情、甜美的姿態求愛時,水心子正秀在源清麿再三誘惑下全面淪陷。 「……清麿……對不起,在清麿心思混亂時我卻乘人之危。」在兩人稍事休息的時間,水心子正秀突然換成正坐,一本正經地向源清麿道歉。即使剛結束激烈的「塗香水」,源清麿的腦袋仍然很清醒,嘴巴剛張開要說出平日相似安撫對方,甚至要比對方更鄭重地道歉前,髭切的話突然閃過他的腦海,心念一轉,源清麿的嘴角不自覺勾起:「所

「噯呀,這不是我們的小美人嗎?」軟糯甜美的的聲音在夜裡響起,源清麿輕吸一口氣,轉身向源氏太刀的哥哥打招呼:「髭切大人晚上好。」 「已是夜深,我們的小美人還在外面遊蕩,小心被鬼捉走啊。」髭切笑意盈盈的走過去,眼裡似有各種思緒,但沒有一絲輕意之意,接下來認真的語氣所說的話,證實了源清麿的觀察:「身體要緊,你需要多休息。」 「感謝髭切大人的關心,我的身體已大有改善,相信可以如常擔起本丸的工作。」見髭切搖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