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五四‧五

「遠征和出陣辛苦了。」不動行光接過宗三左文字的隨身物品,本伸手想牽上對方,但見他迴避就主動收回手:「江雪先生說已泡上好茶等宗三回來,我們過去一起喝。」

「喔?」宗三左文字挑挑眉:「江雪哥哥叫上你嗎?」

「嗯,有啊。」不動行光點點頭,察覺到戀刀似乎有點不滿,所以很快補充:「是我們一起過去,我剛剛已把今天在遠征時買到的點心送去,不會讓宗三失禮呢!」

「我記得份點心是我說要吃。」宗三左文字扁起嘴,詐作不滿。

「是我那盒,因為知道宗三喜歡,所以你那份有收好。」

「剛從戰場回來,我先去梳洗,你去跟江雪哥哥說。」打刀眨眨眼,以不大明顯的笑容補充:「不准偷偷先吃。」

「遵命~~」不動行光以明亮的笑臉回應,先陪宗三左文字回房,再到江雪左文字的房間請他們再等一會。

宗三左文字一面梳洗更衣,一面思索哥哥突然邀請自己(以及戀人)的理由。

不會是……那天一起遠征時說的事?

多想無益,打刀簡單梳洗整理後,到自己以前的房間去,不動行光大概聽到腳步聲,所以早已站起來等候,並讓自己坐到他身邊。

宗三左文字悄悄打量江雪左文字身邊的刀。房間的「主人們」的位置,叫他感到意外,原以為爽朗的兄弟太閤左文字會坐在中間,然後哥哥和那振前公務員刀會坐在他身邊;沒料到坐在中間會是地藏行平。

說起來……平日吃飯時的座位都是這樣。

江雪左文字為大家倒茶,太閤左文字笑着說今天的茶是江雪哥哥泡,很想快點嚐嚐,可惜因為太熱的關係而差點燙到。小小的「意外」,令房間的氣氛變得輕鬆,大家忍不住輕笑至大笑,整個人感到自在起來。

「噗哧!」惟一問題,大概是被燙到的短刀吐舌頭抗議,但很快因為大家摸頭「安撫」而靜下來。

「記得地藏大人搬到江雪先生的房間已有一段日子。對了,習慣嗎?」不動行光很快帶起話題,並順道分發點心:「今早遠征時買回來,放心,是素食,大家都可以吃。」

「儂不客氣了,噗哧!」

「感謝。」地藏行平接過後,簡單回答不動行光的問題,表示自己得到受到他們照顧實在非常感激。

「能與江雪大人共同修行,是吾難得之因緣,定當珍惜。」

「地藏大人泡茶的手藝很好呢噗哧,而且,又樂意和儂一起玩,是很好的人!」太閤左文字開心地笑:「有時候,晚上他會說故事,有以前的事,也有佛經故事,很有趣噗哧。」

江雪左文字點頭,認同弟弟的話。

越看越有趣,宗三左文字對今天的聚會越來越感到興趣。只是,沒多久,話題到了自己身上。

「宗三哥哥。」太閤左文字望向他和不動行光,大大的眼睛盯住他們:「聽說你們已經定情一段時間噗哧,會像小夜那樣結緣嗎?」

被意外的人突襲,宗三左文字一時間不懂反應。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不會給他好臉色之餘,也會送上略為尖酸的嘲諷,但對象是自己兄弟,疼愛家人的打刀自然無法做出同樣的反應。

「宗三還是刀的時候發生過一些事。」不動行光很快回答:「所以不喜歡受到束縛,反正我們同在一個本丸,而且已經住在一起,已經很足夠呢!」

「所以,是不動先生的意思?」

「太閤。」江雪左文字叫停太閤左文字的追問,地藏行平淡淡補充因緣不應強求,順其自然反利雙方修行。小小的短刀低聲說不懂,坐在他身邊的打刀回以柔和的笑臉,摸摸短刀的頭,簡單說「一切隨緣,自有圓滿之日」。

「還是不懂,不過,宗三哥哥高興就可以噗哧。」

「當然是宗三高興最重要!」不動行光乘機附和,很快結束這個話題。

之後大家繼續一起聊天、喝茶,點心吃完後,太閤左文字自發拿出自己的「珍藏」和大家分享,茶聚比想像中花了更長時間,但感覺卻很快完結。

離開房間後,不動行光走在宗三左文字的身側,拍拍他的手肘讚美他們兄友弟恭等幾句後收回手,這次,宗三左文字主動伸手牽住他。

「咦?」

「偶爾是可以。」宗三左文字淡淡開口:「喜歡的事物不去爭取,那男人是這樣教育你嗎?」

「嘿嘿,宗三優先嘛。」不動行光笑起來:「令宗三不高興的事我絕不會做。」

「呵,認真?」

「當然啊,不然會假嗎?」短刀用力回握對方:「鳥兒的確比較適合在天空自在飛翔,再怎樣仰慕以前的主人,都會因為時代改變,而有新想法。學習新知識,都是他的教導。」

「哼。」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