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五六‧五

審神喵滿臉狐疑地和近侍刀出門約會。

嗯,不是興奮,而是充滿懷疑的眼神。畢竟嘛,太可疑。

那振不懂風雅的短刀,竟然可以拿出那個在商業街連附近遊樂園的聖誕市集的特別門票出來。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那個市集本身是免費入場,按照他的性格,只去那邊已是「最有情趣」的邀請。門票呀!要另外花錢買,可以到遊樂園(因為疫情,遊樂設施除像旋轉木馬那類之外,大多沒開放,但裡面有華麗的裝飾和表演看)參觀的門票,絕對不是他的腦袋能想出來呀喵!

審神喵的懷疑絕對合理。藥研藤四郎當然察覺貓咪的想法,只是嘛,不方便說昨天的情況。

「吶,藥研哥哥。」亂藤四郎遞上門票:「是大家合資送給主人和哥哥兩個,希望你們明天去約會呢。」

「明天?大將一定想完成多一點那個古怪的挑戰。」當時藥研藤四郎記得自己仍是滿腦工作,但下秒被弟弟拍頭,聽到一堆抱怨的話後,乖乖點頭答應,但換他抱怨門票只有兩張:「我們一家有四個人。」

「小主人們今天是校外學習。」亂藤四郎那刻回答得理正氣壯:「我們現在出門,主人下班回來前會回來。」

「喂喂,到底那個校外……」

短刀只剩下帶貓咪出門散心,換取大家片刻「安寧」,也給予他們準備聖誕禮物的機會(因為連續出陣會忙至連網上購物也沒時間)。聖誕市集嗎?在短刀眼裡,其實是很有趣。

「那個是?」一個高大的人形木雕,看起來像是西洋將士,惟一「美中不足」的事,大概其中一個的衣服有點那個自稱某貓咪的好姊妹的某初始刀。

「那個是胡桃夾子喵。」看到短刀一臉愕然,貓咪戳戳電話找到資料再解釋:「以前是用來開胡桃的工具,後來做成人形……」

貓咪把電話轉向他,讓他看個清楚。

「說起來……貓未買聖誕禮物給大家,在這兒找似乎也可以喵。」

「大將,我認為現世的東西較好。」深怕會被大家誤會自己把約會變成公務,藥研藤四郎立刻勸止:「較有特色,至少對我們來說是這樣。」

審神喵毫不客氣回以不相信的眼神。

「真的,現世的東西對我們來說有特別意義。」

「要貓省現世的錢,不要亂買的藥研呢喵?」貓咪用力甩尾拍在短刀身上:「快交出來呀喵!你不是貓的藥研,喵!」

「不……我是大將的刀……」藥研藤四郎苦笑合掌:「不是要大將買貴的禮物,而是『從現世帶回來』的心意,對,是這一種。就算是卡片也可以。」

「那叫賀卡,喵。」貓咪又甩甩尾,不過這次沒拍上去:「會說錯這種事,果然是貓的藥研沒錯。」

「啊喂,大將……妳對我的認知怎麼會在這種奇怪的地方上。」

「因為藥研的確是笨得不像了解節日的人啊喵。」

「至少我已和妳過了幾次聖誕節。」

「連賀卡也忘記怎樣說的藥研說這句,好像沒有說服力呢喵。」

「……」被完全打敗的短刀買了一根糖塞進貓咪嘴巴叫她閉嘴。至於審神喵?有好吃的糖果,當然不再捉弄對方。

又看又吃又買(按照審神喵的理論,到了市集不買東西是對那個市集的侮辱),因為有門票,所以到裡面拍照、看表演,也看了有趣的聖誕巡遊(雖然審神喵不懂為甚麼會是現世主題公園風格的刀劍男士變裝巡遊,但看到一身聖誕打扮的表演用的刀劍男士們,自然甚麼也不計較),藥研藤四郎突然遞上一杯熱飲:「剛買,這兩天天氣突然轉冷,喝一點可以暖身,也可預防感冒。」

「熱紅酒?」貓咪瞪大眼:「會叫貓喝酒的藥研,不可能是正常的藥研!!」

「已煮過,沒甚麼酒精。」藥研藤四郎作狀要收回:「我記得有准妳喝過酒,但要限份量。」

「不要!給貓就是貓的酒酒!」審神喵立刻搶過來喝,喝了幾口再上下打量短刀:「越來越可疑呀喵!」

由於無法抵抗貓咪可怕的眼神,以及蠢蠢欲動的尾巴,藥研藤四郎終於舉手投降,和盤托出今天帶她出門的原因。

「所以……貓給大家太大壓力嗎?」

「不,沒這個意思……」藥研藤四郎不斷搖頭,他不希望回去後被極短圍毆:「是大家對那天的失禮的事的賠禮。」

「貓不是生氣啦喵,只是快點完成,下星期已是連隊戰,而且要儘快補回資源,新年很大機會有限時召喚呢喵。」

「我會努力。」

「藥研先做出輕步兵再跟貓說話。」審神喵佯裝生氣:「明明是極短隊,但你弄一堆輕騎兵出來。」

「對不起。」

「大家的賠禮貓算收下啊。」貓咪甩甩尾,然後指向短刀:「但藥研的,沒有。」

「欸?」

「今天貓買東西,藥研付錢,喵!」

「大將!」

「喵,叫貓大將,要罰!」

看來,就算是被揭穿也不是壞事……呀,對錢包來說是壞事。不過,算吧。

「任務成功」,而且過一個快樂的下午,也是不錯的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