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五六

「反正你們不想貓在本丸,貓順你們意去上班,喵!!」嗯,今天的貓咪也是難得會自己出門的貓咪,可是……這種出門方式實在讓大家害怕。

可是,沒刀劍男士敢抱怨,或者打算教訓她。原因並不完全是那些「身為家臣不應對主上有微言」那些古老的「規範」(他們好像從沒少在貓咪的背後說她閒話),而是很理解她會發脾氣的原因。

事情要從前天,不,大前天說起。

藥研藤四郎拒絕審神喵的約會邀請,加上燭台切光忠的「勸誘」(雖然甜品是藥研藤四郎買),令貓咪趁聖誕佳節前約會半天(是指直至晚上)的計劃全部泡湯,幸好,那天有短刀的「心意」,所以還算心情不錯。問題出在第二天。

嗯,原計劃不是約會半天至晚上嗎?貓咪為了給短刀驚喜約會,特意在第二天請假休息,以便那天下班後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去玩去約會去吃好東西,但偏偏有一振不解風情,又不知風雅的工作狂短刀,令「驚喜約會」消失……OK,審神喵那時還未正式開始生氣,反正已請假,那就睡飽飽,之後努力出陣希望提早完成那個恐怖的100次任務。

原訂確是這樣。

可是……大半天的出陣,成果是0,沒錯,是「0」。

審神喵從早上到下午(嗯,因為沒去玩+身體仍有「上班」的想法,所以中午前一段時間已起床),出陣部隊不是轉進小路,就是在「最後」據點前受重傷不得不撤退。如果只是實力問題(咳,但這也太極端),審神喵可能也不至於太生氣,但!是!她在他們回來時,聽到不少「怪論」。

「主上大人是不是蹺班?對不起……竟然懷疑主上大人……」

「祭典是有趣,但影響正事就是大麻煩呀!」

「聽說現世不上班會被裁,到時主上大人是不是可以和我們在一起?」

「吶呢,可是,到時候主人會沒收入,我們無法再請主人買禮物或者零食呢~~」

「呀~~不可以呀!岩融很喜歡現世的零食!」

審神喵多番解釋今天是休假日也沒用,他們似乎堅持「只要敗北,主人(下刪)會回去工作」,所以大半天也毫無寸進。

況且,他們「怠工」的原因不只一個:

「吶……我原本打算今天和浦島約會呢。」

「岩融本來提過今天出門買聖誕節的東西啦……」

「那,那個……老虎的聖誕禮物未買……」

那隻貓咪有多生氣?由「普通」至幫忙神癒的白山吉光會提醒「能量不合理地增加,分析是生氣」,到石切丸因為同樣想「勸諫」,不只一次被打成重傷後,直接請白山吉光治療至「中傷」就被丟去連續遠征(放心,有附上笑面青江照顧他)等「可怕」反應可見一斑。

如果只是一件事,大概也不會惹審神喵生氣至第二天仍未消。藥研藤四郎多次的「會心一擊」,相信是讓那隻貓咪大暴走的重要因素。

審神喵由於很懶,所以主力部隊大概就只有極短第一部隊符合挑戰新地域要求,可以用的刀裝嘛,為了節省資源,只能用輕步兵。

但……

有刀主力做出一大堆輕騎兵。

審神喵起初還哄「喵,貓愛藥研,給貓輕步好嘛」、「你的兄弟要用呢喵」、「乖嘛……」、「貓只看着藥研就好」……好話說盡也沒用,結果都是輕騎輕騎輕騎,然後才是輕步,但接下來大多是弄壞1-2個刀裝。審神喵曾試過換刀,但很快感受到那吃醋短刀的不滿,可惜換回來結果仍一樣(而且換其他刀劍也好不了多少)。之後大家先看到貓咪踹刀踩刀,最後還大腳踢趴近侍,再以她那又圓又重的貓咪身體,在他的身上狂跳狂踩(沒重傷折刀是萬幸)。

短刀之後勉強做出符合審神喵要求的數量(而且為了省空間,有貓氣得解除一堆特上的輕騎兵,以換取放主要是並輕步的空間……

「怒氣指數已至頂點,請注意。」白山吉光有告誡大家小心,大部分涉及其中的刀劍男士以為貓咪主君第二天會沒事,沒料到今天出現如此一幕。

「主上大人生氣了……對不起……昨天沒做好主上大人的要求……」

「吶呢,看來要想辦法哄回主人呢。」

「呀……這種事我不大懂啦!或者,辦一場祭典?」

「有點困難呢……」亂藤四郎低頭苦思:「怎麼辦……呀!叫藥研哥哥幫忙!昨天他最惹主人生氣呢!」

「旨望近侍大人,不大可能有好結果……」不只愛染國俊下此評價,其他短刀都用力點頭同意。

「我、有、辦、法~~」亂藤四郎敲敲下巴想了想,然後狡黠地笑。

哄貓咪主君高興大作戰正式開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