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五五‧五

如藥研藤四郎猜測般,審神喵今天是在分公司幫忙,所以回本丸的時間比平日晚。


聽說她曾想過多走走再回來,晚飯在現世吃,但據聞在某刀的強烈建議下,願意乖乖回來。雖然略為過了平日的晚飯時間,但總算有趕上。


「喵喵喵……」剛回到本丸的貓咪對着自己的寶貝短刀傻笑,然後被用力揉頭:「喵!」


「快去梳洗更衣!」藥研藤四郎不只「下令」,直接扛她回房:「現世的瘟疫未完全消除,一定要加倍小心!不……為了本丸的健康着想,從現世回來梳洗更衣是基本。」


一隻乖巧的貓咪聽教聽話,難得飛快地梳洗,很快出現在等她回來一起吃飯的刀劍們的面前。只是,事情並不是如刀劍們所料,貓咪擔心大家久候,而是嘛……


「喵……喵!」看到藥研藤四郎隨後拿着一個小小的紙盒進門,貓咪雙眼立刻變得閃亮,對着短刀手裡的紙盒流口水。


「妳果然知道。」短刀偷偷瞪了燭台切光忠一眼,見他做了「請」的手勢,再望望今天故意減少了審神喵飯量(嗯,只減飯,魚魚有加沒減)的碗,作狀要拿走紙盒,令貓咪喵喵喵地悲鳴(?),逗得藥研藤四郎忍不住笑:「喲,再不說人話我沒收啊,大將。」


「不要!給貓!給貓!給貓呀喵!貓有留肚肚,沒在外面亂吃東西!」


為了吃好東西,貓咪可以立刻學懂說話(誤)。


「是燭台切『大人』告訴大將?」


「貓只是……貓只是……喵呀~~~不要沒收呀喵!貓只是有想過不趕回來吃飯,所以想請他分掉貓那份!!!」審神喵肉肉的貓爪伸出,努力想搶過紙盒:「給貓!給貓!給貓呀喵!!」


「藥研哥哥……雖然藥研哥哥肯定沒買我們那份,但是啊……」包丁藤四郎打岔:「用點心引誘別人,又要收回去,是罪大惡極的事呢!呀!欺負人妻,就算是貓咪也是!!」


有刀瞬間變成「壞刀」,想自辯幾句卻聽到大家紛紛同意弟弟的話:「知道了!我會給大將!!」


「喵~~~」看到短刀放下一個又大又冰涼的泡芙到自己的托盤內,審神喵若是刀劍男士肯定會出現櫻暴雪,不過,她沒漏聽短刀那句「原本今天可以出門約會」的話,立刻反擊(爪已放在泡芙上作保護):「貓有問過藥研,是藥研說要工作,沒空,喵!」


藥研藤四郎無法反駁,把剩下的泡芙分給孩子們和自己後,默默吃飯,思索如何在周末邀請她出門。


用好吃的甜品收買,應該……不會推辭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