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五二‧五

回來後一堆刀劍重傷,自然要手入,審神喵這次突發奇想。

「喵,白山,這次拜託你啊。」

「理解。出陣指示,接受。」白山吉光抱起狐狸,輕輕點頭。

「大將……」藥研藤四郎不解地望向貓咪:「請問大將的意思是甚麼?」

「重傷的刀劍,輪流和白山出陣去治療,記得換上輕步兵。」審神喵很快下達下一個命令:「白山的治療能力在戰場會發揮得較好,出陣地點是函館喵,御守請記得帶上。」

「直接出陣?」近侍刀傻眼。

「只要帶上御守和刀裝,那邊的小嘍囉連你們的頭髮也沒機會碰到呢。」審神喵搖搖爪:「今早在審神者論壇看回來的省資源的方法,貓實在太笨呢喵。」

眾刀劍很想吐槽,但不知從何吐起,例如到底要吐主君忘記劍的能力,還是該吐把原在戰場上實用的力量,強行變成「製造」一個非緊急的戰場去用較合適。

總之,為省資源要去函館出陣的戰術就開始。白山吉光默默用神力逐個治療,所有剛才重傷的刀劍很快回復至中傷,至少算是非緊急狀況。

大概,不滿的只有一振刀:「啊喂,明明近侍的位置是我的啊,大將。」

「暫時,暫時呢喵。」審神喵搖搖爪:「隊長重傷不能出陣,所以只能請白山暫時當隊長呢~~~」對貓咪來說,請白山吉光暫待位置的最大福利,就是可以趁他回來的一刻摸狐狸「通訊器」。

「平日不大喜歡和貓說話的白山,今天他的狐狸可以任貓摸,喵。」

「那是,通訊器。」

「通訊器不也是狐狸嗎?」審神喵瘋狂揉狐狸,某劍口中的通訊器不斷扭動,看來連「它」也無法忍受貓咪的「虐待」。為了保護狐狸的「安全」,白山吉光迅速捉回狐狸,帶下一振受傷的刀劍出門進行加速治療的工作,可惜大概是剛才的事在記憶體裡突然重現的關係,戰意很快喪失。

呀,只是稍為而已,沒事沒事,單騎出門殺殺敵就好。

資源嘛?其實省得不算很多,但卻有意外收獲。

「白山君來本丸時,我們已很少出陣。嘿嘿,實力很強呢!」平日較少機會接觸白山吉光的愛染國俊回本丸後,撐着中傷的身體不斷拍他的背:「厲害!以後有甚麼盛大祭典要找他啦!」

粟田口家的短刀們更不用說,難得一起出陣,接受對方的照顧的同時不忘聊天,回來後親切地摟住他撒嬌:「白山哥哥果然是好哥哥。」

「……我是劍……不是刀。」白山吉光罕有地出現難為情的反應,他自己也對自己的感覺感怪異:「沒資料……不懂。」

「不用管懂不懂,大將做了好安排呢!」沒出陣的信濃藤四郎伸手勾住劍就走:「大家也累了,回去休息吧!大將剛剛拿了一些零食過來慰勞大家!」

「是!」

收獲,有時候會出乎意料(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請問兄者剛才……」 「不過是偶遇,並無其他意思呢,弟弟在妒忌?」 「不敢。」 「還是說弟弟擔心我被欺負?」 「我相信兄者的實力,不敢有一絲懷疑。」 髭切雖然表情、眼神無改,但內心只覺無奈,心裡閃過一瞬要讓那位美人見識一下不通情趣可以到甚麼程度,從而察覺他身邊的一振已比很多人厲害,不過轉瞬打消那個念頭。源氏的名聲、尊嚴不值得因為那點不甘而被破壞。 不過,取「對手」的長處去學習是知己知彼下的計謀,絕

縱使心裡有所懷疑,但最愛的一振以最熱情、甜美的姿態求愛時,水心子正秀在源清麿再三誘惑下全面淪陷。 「……清麿……對不起,在清麿心思混亂時我卻乘人之危。」在兩人稍事休息的時間,水心子正秀突然換成正坐,一本正經地向源清麿道歉。即使剛結束激烈的「塗香水」,源清麿的腦袋仍然很清醒,嘴巴剛張開要說出平日相似安撫對方,甚至要比對方更鄭重地道歉前,髭切的話突然閃過他的腦海,心念一轉,源清麿的嘴角不自覺勾起:「所

「噯呀,這不是我們的小美人嗎?」軟糯甜美的的聲音在夜裡響起,源清麿輕吸一口氣,轉身向源氏太刀的哥哥打招呼:「髭切大人晚上好。」 「已是夜深,我們的小美人還在外面遊蕩,小心被鬼捉走啊。」髭切笑意盈盈的走過去,眼裡似有各種思緒,但沒有一絲輕意之意,接下來認真的語氣所說的話,證實了源清麿的觀察:「身體要緊,你需要多休息。」 「感謝髭切大人的關心,我的身體已大有改善,相信可以如常擔起本丸的工作。」見髭切搖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