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五三

經過幾天的「實驗」,審神喵總算下定決心嘗試努力「解決」上面丟下來的難題。簡單來說,就是出陣那個臨時開啟,仍在調查、處理中的時間點一百次那個恐怖要求。

久未出陣的極短們,因為審神喵改變出陣策略而變成可以天天出陣,雖然戰場不是一般的可怕,但他們不但毫無怨言,而且非常珍惜難得的機會。他們很清楚,為了讓本丸的戰力可以有一個平衡,如現在般的出陣機會是可遇不可求。況且,他們已經知道,審神喵正在訓練更合適在那個戰場推進的部隊,以備日後出陣,一旦訓練完畢,他們又要回到「休息」的日子。

「遠征隊,回來後請繼續出門。」審神喵「無情地」一再丟刀遠征,最多讓他們回來歇歇,或者去函館那類簡單的戰場「逛逛」,重燃一下戰意。不過,對大家而言,遠征是方便旅行購物的好「工作」,所以沒刀推卻,甚至不少刀劍舉手自薦(笑)。

有沒有不滿?呃,總會有。

「大變態。」加州清光鼓起腮:「為甚麼那個和泉守的等級高我幾級?秘寶之里不一定要他出陣耶。」

嗯,因為先前的經驗雙倍和秘寶之里的佈陣情況,令和泉守兼定的等級不斷提升,早已超過身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

「因為和泉守可以多帶一個刀裝喵。」望望已接近完成的進度,審神喵側起頭想了想,很快答應放他和大和守安定進隊。

「喵喵喵……玉鋼消耗得太快……藥研,不要做輕騎嘛,求求你。」貓咪合爪:「做乖刀刀弄一堆輕步兵出來好嘛。」

藥研藤四郎扁扁嘴,又甩一個輕騎兵出來。

「藥研……你不會是要出陣嘛……這次不擔心嚇怕孩子們嗎喵?」

「前天命令我出陣的時候,大將好像並未考慮到他們的心情。」藥研藤四郎白了貓咪一眼:「確認戰力要求後換下我,相信並非因為擔心嚇怕他們。」

兩個小刀靈悄悄在刀裝室外探頭。

「爸爸出陣受傷很可怕。」

「但,很帥。」

明顯聽到這段對話的短刀開始櫻吹雪。審神喵嘆氣,重新編排出陣成員,這次終於得到她想要的輕步兵刀裝。

接二連三的「投訴事件」,令審神喵明白到,相比上面恐怖工作要求,有時候,這些吃醋事件更難應付。

一百次,真的可以順利完成嗎?

很難,真的很難。

很想要玉鋼!!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