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二四‧五

要審神喵一整天努力工作絕不可能。有時候,不完全是她在偷懶,而是一隻懶貓肯定會出現的問題:體力不足。


藥研藤四郎認命用自己的手拿起貓爪去蓋爪印,嗯,就是把審神喵的貓爪當印章用。


至於貓咪嗎?她累得半死,趴在辦公桌上,眼盯着螢幕看,一面用口指揮他們的前進和作戰方式。順便說,因為體力值已歸零(審神喵自稱),所以接送出陣部隊的工作交給壓切長谷部,如果有刀劍需要手入嘛,則藥研藤四郎會出去接應和幫忙治療,而壓切長谷部過去「指揮」審神喵繼續蓋爪印(藥研藤四郎明令不斷牽貓爪)。


如是者到了下午(呀……那隻貓咪的體力值超低,和短刀鬥力已用了大半,所以午飯前已是上面的狀態),審神喵繼續當只剩下嘴巴有用的貓咪,近侍繼續用貓爪蓋章。沒料到,會有刀劍「不知好歹」來打擾。


「主人主人~~~」包丁藤四郎突然跑進辦公室,藥研藤四郎有請他出去,等審神喵批准才進門,可是他就是不理會。小小的短刀眨着大眼睛,用充滿期盼的眼神望向貓咪主人:「噢,主人喔……下星期就是我期待已久的糖果日呢。主人請問準備了嗎?」


「甚麼鬼糖果日?」藥研藤四郎嘖了一聲,心忖亂吃糖果小心被長兄教訓,沒想到原來已接近「死」在辦公桌的貓咪聞聲彈起。


「下星期?!甚麼?!下星期已是十月底嗎??」呀……還跳起來呢。幾秒前已懂趴桌的貓咪現在在亂轉亂跳又亂叫,貓爪也到處亂甩:「喵呀!貓完全忘記時間呀喵!怎麼辦?!」


「甚麼怎麼辦……啊喂!!大將,爪不要亂抹亂摸!要先抹爪!!」藥研藤四郎飛撲上前捉住貓爪,拿一塊毛巾替她抹乾淨:「剛剛說自己累得半死,包丁一句話就讓妳會跳會動,看來我以後不用幫忙蓋印,大將自己請包丁來就好。」


「藥研在吃醋?喵,當着弟弟面前很少呢喵。」「清醒」起來的審神喵,反應也特別快:「包丁是提我們買糖果過萬聖節喵!」


「……藥研哥哥若不是虐待主人,主人要趴下不動嗎?」無辜成為箭靶的短刀扁扁嘴:「難怪亂哥哥常常看不過眼要打你呢,藥研哥哥。」


「我們的事不到你管……喂!大將,妳在做甚麼?」藥研藤四郎轉頭看到審神喵已揹起手袋,一副準備出門的樣子。


「喵,還用問?當然是出去買糖果等下星期用呀喵~~~」審神喵開心地轉圈:「去街街,去街街,去街街呀喵~」


今天的貓咪肯定是一隻只想偷懶的貓咪。


「不准出去!」藥研藤四郎把貓咪塞回座位上,把電腦螢幕「分割」成一半:「大將不是很會上網買東西嗎?一面指揮出陣,一面蓋印,然後再一面下單!」


「……就算主人不是人妻,看到主人被虐待,我也不可能不理耶,藥研哥哥。」


「打贏我再說話。」藥研藤四郎捲起衣袖:「既然有等級差距,我讓你先攻三招。」


審神喵默默戳電話,沒幾秒。


「吶呢,藥研哥哥,我好像聽到有人在欺負弟弟呢。」比試還沒開始,辦公室有另一振刀闖進:「等級差一大截只讓三招,而且嘛,好像說有人在虐待我們的主人呢~~對嘛,我們的好主人。」


「等等,我沒欺負大將或者包丁。」藥研藤四郎倒退幾步,悄悄瞄向審神喵,貓咪冷冷回他一眼。


「藥研哥哥的意思不會是主人說謊嘛?」可愛的短刀鬆鬆拳頭:「單單是這句足以教訓你呢!」


藥研藤四郎被打扁,成為手入室下一個「病人」。審神喵因為要照顧他,而且擔心自己不在場,自己的寶貝短刀會再被打爆,所以最後仍決定在網上看看有沒有適合的糖果。


反正,看不上眼還可以回現世買,而且……


似乎安排當日的事更重要。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丙子椒林劍最初聽到審神喵「警告」其他刀劍不准灌酒時,有一絲對方過度保護的念頭,不過由於對方是主人,所以沒有反駁。 只是喝幾杯,不需要做到那地步。 應該……沒關係吧? 呃……應該……呃……呃…… 丙子椒林劍看着眼前「屍橫遍野」的情景,總算理解他們的主人剛剛的說辭十分恰當,並沒有半分誇大。 「嘻嘻,沒事嘛?丙子……丙子椒林劍大人?」眼前少年臉貌的脇差以清爽的笑容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喵……夜光貝byebye。」有貓揮揮爪上的手帕,下秒表情驟變:「喵,新人!!」 爪尾並用地介紹新人後,繼續笑容滿臉,爪尾同時往另一個方向指:「夜光貝,喵!好吃的夜光貝!!」 沒錯,只要遞交給時之政府點算數目領新人後,其中一部分的夜光貝是可以自留。而時之政府怎樣標記那些夜光貝令審神者們無法二次,甚至三次遞交就不關他們的事。嘛,在這個本丸,夜光貝是食物,一道每年只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