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九四‧五

「喵喵喵,很想下去直接打聽呢喵。」

「就知道大將會做那種事,所以不准下樓。」藥研藤四郎塞了一部平板電腦到貓咪爪裡:「今天用這個遙控大家出陣。」

呃,其實意思不過是向大家傳送訊息公佈出陣部隊的安排,順便提醒大家要去內番甚麼之類。新景趣要用的種子剛送來,又到了新一輪播種和到不同時空蒐集材料的時間。

「哼!」貓咪甩甩尾:「反正下去可能壞事喵,貓就偷偷看,然後等他們來提親呢喵。」

「我不認為他們會在短期內有這決定。」藥研藤四郎平靜地應道:「那位監察官大人,不可能會有出有損他自尊的事。」

「這也對呢喵……不過,『家人們』似乎比他們緊張得多呢。」從二樓的窗往外眺望,看到山姥切國廣哄走圍到他們身邊的堀川刀派的刀劍,可是,救得第一次,救不了第二次,因為山姥切長義很快被長船家的刀劍「虜走」,但山姥切國廣因為被兄弟們拉住,所以無法制止。

可以看到堀川國廣對他說了一大堆話,內容因為太遠無法聽到,不過,因為有山伏國廣的存在,在咔咔咔的笑聲下,配以「結緣是兩個人的共同修行」之類的「高見」,不難猜到他們兩個在追問山姥切國廣有關求婚、結婚等等的事。

誰叫有刀自爆花心思訂造定情信物給他眼中「只是偽物」的戀人?當然,另一位的情況也差不多,送上戒指、準備鎖定緣份的鎖,而且故意讓大家看到,其他「人」自然會聯想到兩人打算結緣的事上。

在貓咪看不到的地方,山姥切長義同樣受到「家人們」的親切問候,像對另一位的感覺、想法,在考慮甚麼等等。燭台切光忠雖然感到逼問他人感情事是失禮又毫不帥氣,所以多番制止,但亦無阻大家,尤其送上大量嬌艷欲滴的紅玫瑰的福島光忠的決心,到山姥切長義因為山姥切國廣成功「逃脫」去找他時,已完全進入脫力的狀態。

「我一定要找機會揍想出以誇大的方式威嚇審神者們的主事人一頓。」有刀似乎已經被折磨得連換氣也忘記,只記得想打人:「害我做了多餘事而招致那些奇怪又無法拒絕的關心。」

「不用換氣?」

「差點被閃瞎的人心肺功能會得到強化。」山姥切長義憶起方才某振大太刀溫婉地枕上其中一振太刀的肩上,甜絲絲地說結緣的幸福,就覺得頭很痛:「還以為逼婚的人是主人。」

「主人從來不會強逼。」山姥切國廣伸手想揉揉對方的頭但被閃過,忍不住輕笑:「家人遠遠比主人難纏,只要他們認真起來。」

「認真?」山姥切長義一愣:「那叫八卦、好管閒事。」

「以關心之名。」山姥切國廣接下他的話題:「過幾天就會忘,沒關係。」

「怎可以沒關係?」本歌大人瞪大眼:「他們怎樣想我不管,你這個偽物一副愛理不理是甚麼態度?我實在不懂自己為甚麼會喜歡上你這個偽物。」

山姥切國廣瞪大眼,幾秒後換上淡淡的笑容:「終於聽到長義主動說喜歡。」

「笨蛋!」山姥切長義反罵:「你這偽物以為本歌是甚麼人,若沒那個意思,怎可能……怎可能和偽物在一起?」

本歌心裡吶喊,甚麼事都做過,在意那個無聊的詞語甚麼!

「因為本歌大人從不肯說。」

「我為甚麼會喜歡上這種蠢材……」本歌因為自己的話而勾起剛剛在房間裡被逼供時的相同問題,意識到自己從來沒想過此事。要說嘛,自己亦不知道何時開始被那振偽物吸引,起初只懂譏諷他,但他卻每每輕描淡寫地帶過,取笑他是「偽物」幾次,甚至惹來他人的微言後,他打斷自己的嘲笑是直接親上自己。

算是……這樣開始?

自己不會是甚麼抖M吧?

不,最重要的事是,他的意思呢?

山姥切長義突然想到一個重要問題,那個偽物君,不比自己好上多少,那些戀人之間的甜言蜜語,他從來沒說過。

「喂。」

「嗯?」

「嗯,偽物。」

「是。」

「你到底喜歡我甚麼?只是喜歡耍着我來玩嗎?」

「不知道。」山姥切國廣回答得很乾脆,山姥切長義只覺心往下沉,然而,仿作的下句話讓他呆住:「沒有長義,我不可能成為這個我。名號是屬於誰沒關係,山姥切國廣是國廣的名刀,但也是因為長義才會存在,眼裡只有長義是自然的事。」

山姥切長義的臉,以極短的機動紅透:「果然是蠢材……沒有我,你也是一振好刀。」

「但絕不會是山姥切國廣。」

「竟然有人的興趣是當本歌的附屬品……不過,請給我時間考慮。」兩個人的名字,兩個人的故事,因為真仿問題而難以釐清,對本歌真打來說,名字、故事,是個人的尊嚴,在找到答案前,不能給另一個人答案。

「嗯。」

「說多一點話會死嗎?」

「長義不怕煩就沒關係,數小時?絕對可以。」

「……你還是閉嘴。」

「嘿。」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