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九四

因為貓咪的關係,山姥切X2的事很快傳遍整個本丸(連刀匠也知道那種),不過嘛,不需要,也不是審神喵主動和其他人說出去,大家看到有隻貓咪很明顯因為「探視」某兩刀後被扛走,然後哭着臉繼續安排出陣,但又帶着腐喵發作時的表情,大家都猜到他們兩刀一定「隱瞞」甚麼。

咳,沒隱瞞。

大概是被貓咪主人發現的關係,山姥切國廣之後索性牽起山姥切長義的手在庭院「散步」,有意無意地讓人看到他們手上的新飾物。即使不談這個「奇怪的」舉動,有短刀發現水池的小橋上有寫有「山姥切」的鎖,兩者相加後,就「推理」出有刀已訂婚的結論。

結果嗎?

沒幾天,兩個山姥切就被帶到燭台切光忠的房間。

起初,他們並有聯想到甚麼,因為請他們過去的刀劍是華麗又熱情的太鼓鐘貞宗,理由也是很「正常地」說小豆長光做了一些新甜品,希望找人試吃。嗯,理由充份得很日常,很長船家(加伊達組)。沒想到,他們去到房間後,發現裡面是另一副怪異又嚇人的氣氛。

不算很小的房間裡,強行塞上所有長船刀派的刀劍,再附加一振帶路的短刀,以及小豆長光的伴侶次郎太刀,讓房間變得非常擠擁。

「呵,來了嗎?」第一個開口的人出乎意料的是福島光忠,他手執一束玫瑰花遞給他們:「這種時間,這種氣氛,要有花的襯托才符合美學。」

「甚麼?」山姥切長義一臉茫然,而山姥切國義搖搖頭,請對方先收回玫瑰,福島光忠原打算改為硬塞到山姥切長義手上,不過因為另一邊的笑聲而收回。

「哈哈,太直接會嚇倒他們。」大般若長光輕笑,請「客人們」坐下,為他們斟酒:「要暢所欲言,先喝上幾杯般若湯放鬆心神較合。」

「工作時間不應該……嗯……不適合喝酒。」若然是「外人」,山姥切長義肯定已直接反斥對方失格,不過眼前人怎樣說也算是廣義的家族成員,而且看在為自己解圍的份上,語氣算是比較溫和。

「值得喝酒的事,一小杯相信夫人會容許。」聽到對方如此說,山姥切長義多少猶豫再度推卻會否失禮,但工作時間喝酒這種事又不符他個人操守,正在為難時聽到作為「外人」的山姥切國廣低聲開口問:「請問,是甚麼值得喝酒的事?主人這兩天有提過要我和長義輪流出陣,讓現時的第一部隊可以休息一會,怕因小事耽誤主人的進度。」

「還用說?自然是說……」

「大家不如先吃點心。」燭台切光忠打斷兩人的對話,緩和房間裡略為繃緊的氣氛:「小豆的試作品,請不用客氣。山姥切君,長義君,小豆說過希望聽聽你們的感想,所以兩位請。」

「啊……不客氣了……」兩振打刀輕輕嚐了一口,兩眼突然明亮起來:「很清甜,而且這是蔬菜的味道?可是,這個看來像……西洋甜品的東西,為甚麼?」

小豆長光點點頭,解釋本丸多少有「小孩子」和「大人」不大喜歡吃營養豐富的甜椒,飯桌上看到會悄悄塞給其他人吃,早陣子看到網上有廚師的菜譜說可以製成甜品,所以想挑戰試試,希望減少偏食問題。

「很甜……味道和幼滑的感覺完全和平日不同,不愧是小豆大人。」山姥切長義罕有露出讚嘆的眼神:「為本丸上下的健康着想是好事,加上精緻的造型和高雅的味道,評級是『優』。」

沒料到這個「評級」意見,反過來被人利用,大般若長光剛剛勸酒不成,現在再次發動「攻勢」:「長義君的評分一向以嚴謹見稱,相信長義君對山姥切先生的評級亦是『優』,否則不會答應婚事。」

剛吃了甜椒慕絲,正要呷一口茶的打刀立刻噴茶,噴滿「元兇」一臉。

「很抱歉!」

「我沒提出任何要求,所以長義沒答應任何事。」山姥切國廣放下甜品匙,抬頭「糾正」他們的想法:「反倒是我作為仿作,答應受長義監管,要隨他要求適時報告。」

「喂!不要扭曲我的意思!」山姥切長義捏了山姥切國廣的大腿一下:「當時我誤以為大家都要死守本丸,所以命令你要安全回來向我報告!」

「對,而且原因是你用手銬鎖起我。」

「不是手銬!我送你的是手環!」山姥切長義死死瞪着山姥切國廣:「不要我說甚麼就跟別人說甚麼,比喻不懂就不要學別人說,送你由正式工匠製作的訂製手環,說甚麼手銬?偽物就是偽物,不懂真品的價值……」

一口氣罵了一堆,山姥切長義感受到背後的眾多視線方發現自己說得太多,可惡,眼前的「偽物」那雙充滿笑意的眼神看了很想戳下去!

之後山姥切長義完全忘記自己如何被「救出」那個(刪除)長輩(/刪除)盤問地獄,回到房間後,把悶氣一口氣灌注在腳上,再往山姥切國廣的腳背上踩去。

可惜,被閃過。

「可惡呀!」

「被踩傷會無法向你報平安。」山姥切國廣戳戳本歌大人的鼻尖:「確定?」

「可惡!不准躲!反正上面那個狼來了的東西是虛擬訓練,踩傷你肯定有資源手入!!讓我踩一腳!!」

兩刀「和樂融融」地玩追逐戰,完全不會想到事件的後續,簡單說,晚飯除今天所試的甜品外,還有不知由誰傳出去,有關「手銬」的八卦。

「可惡可惡可惡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