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九九‧五

山姥切s把紙箱s一口氣搬回房間,經過前幾天的收拾、打掃,重新搬動位置,房間的設計有「些微」變化。

「直接舖上去確認尺寸沒問題?」山姥切長義望向緊緊相貼的兩張單人床,開始懷疑他們的決定有沒有錯:「好像直接換掉床架較適合。」

「早幾天說試一陣子,不適合回復分床睡的人好像是本歌大人。」山姥切國廣故意在「本歌」兩字上加強語氣:「若長義真心要換,我很樂意。」

「你很吵!」山姥切長義作狀要踢對方一腳:「快弄好放上去,尺寸不準確,晚上我掉下床惟你是問。」

「好。」山姥切國廣漫不經心地應聲,心忖萬能又邪惡的万屋只怕大家買不夠,所以尺寸異常齊全,無論是現世的常見尺寸,還是為刀劍男士們的體形特製的尺寸,以至嘛,單純因為政府配備而「改良」的組合尺寸,通通也有,最多,部分比較特殊的尺寸要預訂而已。

他們直接訂購的尺寸是以政府分配的基本形床舖X2闊度的款式,以現世而已,已接近Queen Size(只是長度不同),但似乎是為了方便刀劍們排排睡用,所以在固定長度(以標準單人床計)下,闊度由X2至X5都有現貨,再多一點嗎?沒關係,給個數字就可以,正常一星期內送貨。山姥切s在看介紹前很自然地吐槽有誰要用這樣闊的床,但想想自己的情況,再望望粟田口的房間……嗯,沒事。

床墊買了薄款,因為下面仍會放原本的正常厚度床墊,加起來不會太過份,而且價錢比較便宜,即使日後發現這張特大號的床果然不適合他們,放棄這床墊,送給其他人做貓床或者老虎床也不會太心痛。

放上床墊,包上新的床單,枕頭順便換上兩個同款,和床單配成一套。經過簡單的整理,兩個人的「新床」算是完成。山姥切長義很習慣地挖苦對方一句「不知道是否好用」,讓另一振山姥切露出淡淡,但足夠嚇得他後退的笑容。

「想知道?直接試吧。」

「喂喂……現在是白天!不要亂來!」

「請問本歌大人,『亂來』的是意思是甚麼?」山姥切國廣的笑意更濃:「請賜教。」

明知卻故作不知的笑臉,惹惱了本歌,反正結局都是一樣,那不如自己先開頭,至少拿到主動權。山姥切長義拉過「偽物」,故作挑釁地輕笑,再深深吻過去:「嘿,要試當然是盡全力。」

「不會讓你失望。」有人先挑起「戰火」,自然要奉陪到底,山姥切國廣回以深吻,並輕咬對方的唇。作為本歌當然不會任由「偽物」擺佈,伸手去解對方內番服上裝飾用「破布」,順便挖苦幾句說對方的布很破爛,符合「偽物」的身份,不過,之後被人扒個清光後,聽到有人說「脫光後一樣,沒關係」時,立刻不知因為難為情,還是生氣而整塊臉紅透。

床墊的「試用」得到「優」的評價,同時,某刀的體貼等級,嗯,不及格。

「偽物果然笨……」山姥切長義用整張特大雙人被捲起自己,雖然沒「計時」,但他肯定他們兩個因為沉迷「試用」,所以錯過午飯時間。再者,因為過度「實驗」,本歌連爬起床也差點不夠氣力:「很餓,偽物快點找點吃回來。」

「嗯。」房間雖然沒浴室,但最初也請審神喵在裡面加了簡單的洗臉盆,並且劃出一個梳洗專用的間隔在一角,以免剛起床到澡堂梳洗時被看到不整齊,讓人不專業的感覺。山姥切國廣簡單用梳洗間那邊整理儀容,開門準備到廚房隨便煮點東西吃的一刻呆住。

房門旁邊放了一張不知哪兒抬過來的小茶几(打刀心忖那尺寸,用來作茶几似乎太小,但椅子來說又太矮),上面有一個放上兩份三文治和甜品的餐盤,而且上面夾了字條說吃完可以放回此處,自然會有人收拾。

山姥切國廣很自然四周張望,不難發現他其中一個隱蔽能力完全不夠高的兄弟,很明顯地「藏」在草叢後。以他的位置、動作,旁邊一定有人,相信……嗯,絕對是隱蔽極高的另一個兄弟,因為相隔一個人的位置,有另一振隱蔽普通,但至少比他那個兄弟好,屬於另一個兄弟的打刀伴侶。

當作沒看到吧。

山姥切國廣把兩人的「午餐」拿回房間,外面「躲起來」的刀劍們立刻吵鬧起來。

「咔咔咔,相親相愛也是很棒的修行!」

「兄弟看來已經和他的本歌相處融洽呢,以後不用擔心他們。啊……剛剛麻煩兼先生幫忙準備呢。」

「國廣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兄弟需要幫忙,自然要出手相助。」

「兼先生果然是最帥最好!」

「咔咔咔,兩人一起修行果然是樂事,咔咔咔。」

「嘻,兄弟這樣說,不如你試試找個伴試試二人修行?」堀川國廣以「純真」的笑容,直接讓山伏國廣只剩下咔咔咔的笑聲,無法回話。

「你們這樣吵,小心裡面聽到。」高高坐在樹枝上,全場隱蔽最高的短刀低聲制止,順便說出感想:「看來小光猜對呢,既然長義先生已接受山姥切大人,以後小光不用再為他擔心太多。我要回去通知小光喔,bye-bye。」

希望山姥切長義沒發現外面如此熱鬧(笑)。

(刪)愛看BL的貓咪完全錯過這事。(/刪)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