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九三‧五

「呀~~~~地圖是隨機呀喵!!」

「到底支援機制是怎樣呀喵??」因為上面的麻煩傢伙的要求,審神喵在傳送陣前亂跳亂叫,對新的「任務」不大了解,仗着刀劍等級還算不賴+只會有虛擬傷害,所以直接丟出去一面應付上面的「工作」,一面找出相關的「竅門」。

「喵呀!!不是只出陣沒幾次嗎?怎麼大家都失去戰意喵?!」貓咪的跳跳叫叫其實挺有趣,所以有「人」偷看不足為奇,只是這次偷看的刀劍比較特別。

「可惡……剛剛一副想揍上面的老頭一頓的樣子,現在卻聽教聽話『接受命令』。」縱然聽令上級是一件重要的事,但懂得適時以恰當的方式點出上級愚昧之處,也是作為下屬的操守。不不不,不是下屬,那些老頭輕視付喪神的意志、真品的尊嚴,受一些教訓是符合天理。山姥切長義越想越氣,加上太在意審神喵的事的結果,就是渾然不知有刀接近自己。

啾。

「喂!」頭頂被親了一下,本來蹲下的山姥切長義差點跳起來,幸好他及時以強大的意志力壓下這衝動,因為會做出這種事的「人」,全本丸就只有一個:「想被我撞至斷刀可以直說,我可以幫你一下。」

差點被「撞斷」的打刀似乎不當對方的警告是一回事,反正以嚴肅的眼神緊緊盯住他的本歌:「我說過,再偷看主人會向她報告。」

「你敢?」

「至少給我理由。」山姥切國廣頓了頓:「說服我不告訴她的理由。」

「只是想看看她是不是想揍上面的人。」山姥切長義別過臉:「竟然虛構敵方來襲,害我做了一堆多餘事……」

「多餘事?」語尾微微上揚,想必是有刀明知故問。

「明知故問。」被問的一位冷冷地回,刻意不回答。既然對方忽視自己的問題,山姥切國廣就故意當作理解對方心情,嘆一口氣後遞起戴有手環的手:「被說成多餘事,看來長義並未作好準備,這東西相信要先還給你,不過也請退回我昨天……」

「喂!不准脫下來!!」被逼急的打刀立刻站起來按住對方的手:「昨夜已說清楚,我給你這偽物的是手銬,被銬上的人沒自行脫下的自由!」

「哦。」

吵鬧聲引來了貓咪,一隻被新「活動」、「任務」搞到頭昏腦脹的貓咪,為了「喚起」精神,BL雷達立刻發揮作用帶她到最接近她的BL「案發現場」。不過,因為某程度遠看像是爭吵,所以她上前第一句話是要他們不要吵架。

「不是吵架。」山姥切國廣偷偷笑了笑,貓咪立刻理解眼前狀況。

「不是吵架就沒……啊,也不算沒事呢喵。」審神喵望望仍然鼓着腮的山姥切長義,尾巴甩了一甩:「喵,剛剛監察官大人不是說想打爆上面嗎?貓詳細看過公告,上面重新計算像你們這種滿級刀劍的『經驗』,你們由今天開始所得到經驗值,可以累積至修行回來再換算呢。上面這次很可惡說謊騙我們,先打爆裡面的『敵人』發洩,又可以賺一下經驗,總比生悶氣好喵。」

「不用。」前政府公務員心忖,打那些訓練用的物體,根本和直接打負責人無法比。

「貓可以請山姥切和你一起出陣啊喵。」

「甚麼山姥切,我才是山姥切!」山姥切長義條件反射地回了一句,逗得貓咪大笑:「就知會這樣回呢~~要出去發洩一下嗎?」

「沒興趣,那傢伙想去就他自己去。」為配合自己的話,山姥切長義搖搖手,沒想到會成為「敗筆」。

「等等……好像看到閃閃發亮的東西……」有貓差點想撲上去,幸好早就待在她身旁的近侍刀及時擋下,只是,能擋住她圓圓的身體,擋不住長長的尾巴,貓咪以尾巴代爪指向山姥切長義:「他手指有東西!貓沒看錯!!絕對沒看錯呀喵!!」

「喔,是長義說昨天被騙了去做的多餘事。」山姥切國廣甩甩戴手環的手代答:「所以他現在生氣得想打上面的人一頓。」

「一頓不夠……不……」山姥切長義立刻制止對方亂說:「我沒准你說!」

「老實交待呀喵。」審神喵奸笑:「到底發生甚麼事?」

「甚麼事都沒發生。」山姥切長義很快回到平日公事口吻:「偽物……不,那傢伙沒問過甚麼,我沒答應過任何事,所以沒事發生。」

「確認這樣回答嗎?」有刀不玩,有BL不吃的不是審神喵。

「總之,由於上面散播恐慌,至應對方法有誤的事,因為是屬於不涉及影響本丸運作的私人事務,我們有權不回答。」

貓咪愉快地甩尾:「喵,好啊,所以貓看到『長義』戴了戒指,山姥切手上多了一隻手環的事,只是貓看錯?」

「……呃……」被反駁的打刀一愣,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主人剛剛叫我做……」

「戒指也戴了,喵,對呢,監察官大人沒承認過甚麼,剛剛的話當沒聽到就算了。」玩得很開心的貓咪整根尾巴已彈起來,尾巴的尖端不自覺地指向「獵物」:「還在想,有人收了戒指,又有人收了定情手環,再用職稱好像對我們的山姥切失禮,看來只是自己各自買的裝飾品,所以不算,不算啊喵。」

有刀臉紅到接近爆炸。

「請主人不要欺負長義。」山姥切國廣制止貓咪:「他確實沒正式答應。」

「可是……喵!藥研,不要拉住貓……哇!!先待貓問完,問完呀喵!!」

「喲,大將,再問下去,我一個人擋不了兩振刀。」藥研藤四郎熟練地扛走貓咪:「兩位很抱歉,家教不周,我回去會跟她說,先走啦。」

之後審神喵被「綁」在傳送器前努力工作,可憐的貓咪惟有先暫時放下追問山姥切s的事。

本丸依舊和平,好事好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