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九三

不想來的一天還是來到。


二月十五日。


時之政府預告各本丸會被入侵的日子。


所有刀劍在本嚴陣以待,審神喵為了防止自己會被「召喚」回現世幫忙,所以索性找了個無聊的理由申請一天假期,藥研藤四郎雖然擔心一天是否足夠,但為免惹他人懷疑,或至少不希望過幾天她會因為工作堆積得太可怕而連晚飯時間都要放棄,只好不多作評論。


「之前用掉的刀裝補滿了嗎?」


「補滿了。」


「全金色?」


「妳這兩天捉着我問一堆無聊問題,妳自己說呢,大將。」


「貓是認真的。」


「是,全金色,滿意沒?」


「比例不夠平均,但算了喵,反正大家都能用輕步兵,有需要將就用。」貓咪轉移打量身邊的刀劍們:「之前出陣的傷全部修復了沒?」


「回禀主人(/主上etc.),大家全部都在最佳狀態。」


「好。」


提心吊膽、戰戰兢兢地等待,政府提過,結界維護結束後就自有分曉,待到結界維護完成的一刻,一隻平日不敢在本丸出現的狐之助跳出來:「為了防範敵人入侵,政府舉辦一連串演習,現在開始第一階……哇!」


平日愛摸狐狸毛的貓咪,今天一反常態,一尾巴直接甩狐之助:「所以,害貓在昨天情人節差點被丟掉的『大侵寇』,其實只是和平日活動沒甚麼分別的預告嗎?」


有狐狸本想上前卻褪後:「……可以這樣說,審神者大人。」


「竟敢說謊……」看到貓咪握拳,已簡單講解政府要求的狐之助瞬間逃得無影無蹤。


「嘿,可以不參加,從來沒強逼。」有一把聲音在挑釁貓咪,審神喵回頭看,喔,監察官大人嗎?由你的口中說出那番話,真是很諷刺呢。


甚麼沒強逼?嘿,用來評分的東西,不參加沒評分也叫沒強逼,果然是政府那套騙人是小鬼的說辭。


「想叛變可以試試……」山姥切長廣說出差點令他被圍攻的話後頓了半秒,拍拍手邊刀,再頂住刀鐔:「若主人有此意願,請記得帶上我。竟然連我也被騙,若知道是這種演習,昨天就不會……」


「喵?」審神喵呆住,尾巴微微甩了一下。


「上面那些人似乎已僵化得連《狼來了》的故事也忘掉。」山姥切長的臉突然泛紅,甩甩頭驅走「怪異的」表情後,再次張開的雙眼裡浮現怒意:「為了推出新演習騙人,尤其竟敢騙我,實在有侮辱政府人員的名聲,若要殺過去教訓他們,我樂意奉陪。」


「喵……呃……先按要求出陣,看看是否值得花氣力殺過去打人。」審神喵被前公務員嚇一跳,急急轉移話題:「甚麼?四隊也要安排??呀……要計積分……不管了,先出陣試試!各位,準備出陣!!」


「是!!」


狼來了的事,請不要多做!!


按:看來有貓還未發現山姥切長義生氣的原因(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被「搜掠」御年玉的貓咪,是再沒作用的貓咪……等等,這次好像不是。 「吶呢……主人喔,我們的攤位還可以再開一段時間嗎?」亂藤四郎用盡全力撒嬌,拉着她的爪子不斷搖:「現世的攤檔不會一到換日便關吧?」 「喵,貓沒待到那樣晚耶……貓可是乖貓咪。」審神喵趁機讚自己幾句,不過不忘為乾女兒釋疑:「有聽說過不是立即收攤,至少會多賣一、兩個小時,那時候大多會清貨,價錢會便宜一點……

bottom of page